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解讀 > 正文

違法成本低取證難 農村成建筑垃圾違法傾倒“重災區”

時(shí)間:2022-05-18 10:19:44    來(lái)源:青島日報    

改善農村人居環(huán)境,建設美麗宜居鄉村,是新農村建設的重要目標之一,而隨意向農村地區傾倒建筑垃圾問(wèn)題長(cháng)期存在,嚴重影響村居環(huán)境。由于小型工地處于監管盲區、違法事實(shí)取證難等原因,地處農村的部分空地、溝渠、河道等區域成為建筑垃圾違法傾倒的“重災區”。

大貨摸黑偷倒垃圾

農村成為“重災區”

2021年9月,本報陸續刊發(fā)了中央第二生態(tài)環(huán)境保護督察組轉辦信訪(fǎng)舉報件辦理情況涉及我市的情況公示。記者統計發(fā)現,其中有關(guān)農村地區垃圾傾倒、填埋的投訴有94件,占總投訴量一成以上。此外,我市各投訴平臺也陸續接到村民反映的農村違法傾倒垃圾問(wèn)題。垃圾亂傾倒問(wèn)題已經(jīng)成為影響部分村莊村居環(huán)境的罪魁禍首。

此前,家住西海岸新區膠南街道李家洼子村的王先生(化名)反映,2019年起,就有大貨車(chē)往該村土地上傾倒建筑垃圾。2020年4月,執法部門(mén)查明,有人私設垃圾消納場(chǎng),向傾倒建筑垃圾等廢棄物的車(chē)輛收費。王先生告訴記者,執法部門(mén)對違法當事人和傾倒垃圾單位進(jìn)行了罰款,并責令當事人用土將垃圾覆蓋,但現場(chǎng)依然能看到大量暴露著(zhù)的建筑垃圾。

5月5日,記者在李家洼子村看到,村北靠近大盧河近萬(wàn)平方米的土地上堆放了大量垃圾,地面上有大貨車(chē)往返軋出的車(chē)轍痕跡。記者留意到,現場(chǎng)明顯能看出這些垃圾堆是整車(chē)傾倒到這里的,其中主要是混凝土塊、碎磚石、石膏板等建筑垃圾,也混雜著(zhù)各種廢棄保溫材料和塑料雜物。在緊鄰大盧河的一處水洼處,記者也發(fā)現了大體量垃圾傾倒過(guò)的痕跡,這些被黃土覆蓋的垃圾堆包圍著(zhù)附近葉青苗壯的莊稼地,遠看非常扎眼。

“這片堆滿(mǎn)垃圾的區域是我們村的土地,近幾年不斷有違法車(chē)輛趁著(zhù)黑夜來(lái)此傾倒垃圾,雖然執法部門(mén)對個(gè)別在現場(chǎng)抓獲的違法大貨車(chē)做了處罰,還設置了圍擋阻擋違法車(chē)輛進(jìn)入,但村莊周邊的垃圾還是有增無(wú)減,只能用土簡(jiǎn)單覆蓋。”王先生說(shuō),大盧河是周邊村民用于灌溉的重要水源之一,大量填埋的垃圾會(huì )對土壤和水體造成嚴重污染,村民很心疼。

被垃圾圍村,李家洼子村絕非個(gè)例。家住膠州市九龍街道東營(yíng)村的村民沈先生(化名)此前也向記者反映,該村兩年前征收搬遷,原來(lái)的房子已被拆除清理了。之后就有許多大貨車(chē)駛入村里偷倒各種垃圾,連村民種的莊稼都被掩埋。記者在現場(chǎng)看到,村西堆積的垃圾延伸100多米,高兩三米;村北水塘則被近萬(wàn)平方米的淤泥和建筑垃圾包圍著(zhù)。

智慧監管存在盲區

違法成本低取證難

2021年10月,市生態(tài)環(huán)境局發(fā)布青島市2020年固體廢物污染環(huán)境防治信息公告,披露了我市固體廢物產(chǎn)生與處置利用狀況。公告顯示,全市共有建筑廢棄物資源化利用企業(yè)43家,建筑垃圾綜合利用處理能力為6685萬(wàn)噸/年。2020年,全市產(chǎn)生建筑垃圾4936萬(wàn)噸,資源化利用3507萬(wàn)噸,資源化利用率達到71%。

據市城管局相關(guān)工作人員介紹,目前,我市有100多處資源化利用企業(yè)及建筑垃圾消納點(diǎn),消納能力富余。同時(shí),市城管局通過(guò)智慧建筑垃圾監管平臺對250多處工地和5000多輛建筑垃圾運輸車(chē)輛實(shí)施智能監管。“但這些管理手段和技術(shù)應用只適用于市內三區,監管網(wǎng)絡(luò )還沒(méi)有輻射到鄉鎮、農村。”市城管局工作人員說(shuō),市內三區以外的建筑垃圾處置均由各區市實(shí)行屬地化管理。

記者了解到,目前,我市規模以上建筑工地都已納入了監管范圍,但區市未列入審批及規模以下的小工地還處于監管盲區。

采訪(fǎng)中,有業(yè)內人士透露,雖然這些項目規模小,但產(chǎn)生的建筑垃圾總量卻比較大,個(gè)別村莊存在以收費形式默許傾倒垃圾情況,也是農村成為建筑垃圾“重災區”的一個(gè)重要原因。

“綜合執法中隊的執法人員安排了專(zhuān)人巡邏,但偷倒現象仍時(shí)有發(fā)生。”一名基層工作人員說(shuō),街道綜合執法中隊的人員有限,再加上村莊周邊地域開(kāi)闊,道路四通八達,夜晚沒(méi)有燈光照明,很難杜絕趁黑夜偷倒垃圾的行為。

膠州市基層綜合行政執法人員接受采訪(fǎng)時(shí)表示,偷倒垃圾的大貨車(chē)通常在深夜出動(dòng),在地域開(kāi)闊的農村采取人防手段顯然不現實(shí),而鄉鎮村莊道路縱橫交錯,目前還無(wú)法采用安裝攝像頭監控的技防措施,這讓執法部門(mén)處于心有余而力不足的尷尬境地。

“即便抓到現行違法車(chē)輛,除了給予行政處罰外,還可責令其將傾倒的垃圾運走。但違法人員通常只承認被抓到時(shí)傾倒的一車(chē)垃圾,執法部門(mén)很難對周?chē)渌臍w屬進(jìn)行取證認定。”一位執法人員告訴記者,村莊周?chē)嬗械拇罅繜o(wú)主垃圾最終只能由所屬街道自行處理。由于清運成本太高,通常的處理方式是用土簡(jiǎn)單地覆蓋掩埋。

打通智慧監管壁壘

追究刑責以儆效尤

就如何破解建筑垃圾“圍村”問(wèn)題,采訪(fǎng)中,多位鄉鎮基層執法人員提議,應充分利用已有的智慧城市建筑垃圾監管平臺,打通技術(shù)應用的區域壁壘,延伸平臺網(wǎng)絡(luò )觸角,擴展應用場(chǎng)景,以最優(yōu)化方案將無(wú)手續和規模以下建筑工地納入有效管控,從而徹底消除農村地區建筑垃圾監管盲區。

除了智慧監管,更要違法必究。山東青大澤匯律師事務(wù)所律師鞏霞建議,綜合行政執法部門(mén)應對每一起傾倒垃圾案件溯源追責,增加違法者的違法成本。清理垃圾、修復環(huán)境的費用必須由違法者承擔,嚴重者追究其法律責任。

“亂倒垃圾導致嚴重后果可以入刑,這在外地有過(guò)判例。”鞏霞介紹,2020年,北京順義區某工地將建筑垃圾及生活垃圾混合的陳腐性垃圾倒進(jìn)建筑垃圾綠化回填點(diǎn)。經(jīng)檢測,其重金屬含量超標。違法當事人被密云法院以污染環(huán)境罪定罪判處2年至11個(gè)月不等的有期徒刑。在附帶民事公益訴訟中,要求被告人支付76萬(wàn)余元的環(huán)境修復賠償。鞏霞認為,該案例對青島有借鑒作用,對于造成嚴重后果的違法行為,可以追究刑責。

另外,除了依法追查、嚴懲違法傾倒的工地、單位外,還應該從源頭上監管建筑垃圾的分類(lèi)處置,避免產(chǎn)生無(wú)法進(jìn)行資源化利用的混合垃圾。一名業(yè)內人士建議,相關(guān)部門(mén)應該監督規模以下及未審批的建筑工地對建筑垃圾的分類(lèi)存放、運輸,避免發(fā)生因沒(méi)有消納點(diǎn)接收而最終選擇違法傾倒的情況。(本版撰稿/攝影 青島日報/觀(guān)海新聞?dòng)浾?邱 正)

關(guān)鍵詞: 農村成建筑垃圾違法傾倒重災區 農村人居環(huán)境 新農村建設 智慧監管存在盲區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