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經(jīng)濟 > 正文

市井消費,盡顯中國經(jīng)濟“韌勁”

時(shí)間:2023-03-10 10:07:54    來(lái)源:榕城網(wǎng)    

圖片1.png

一個(gè)小小“攤位”,蘊含著(zhù)消費活力與創(chuàng )富動(dòng)力。

西周《周禮》有“左祖右社,面朝后市”的記載,這就是最早的地攤。這種經(jīng)濟形式,在農耕社會(huì )里幾經(jīng)浮沉,于北宋迎來(lái)了黃金時(shí)期,《清明上河圖》中那些挑擔的小販、牽著(zhù)牛趕著(zhù)驢騾的農夫、雜耍的、賣(mài)藝的、悠閑趕集的各色人物,就是最好的佐證。

圖片2.png

《清明上河圖》局部畫(huà)卷 北宋 張擇端

市井一詞,最早出現在春秋《管子·小匡》:“處商必就市井”,意思是有商販經(jīng)營(yíng)的地方就是市井;而幾乎歷朝歷代,都有相關(guān)史料證明著(zhù)“攤販”是各地主要的經(jīng)商形式。這兩個(gè)詞誕生于民間,也在民間流傳至今,因此一提到“市井”,大多數人就會(huì )聯(lián)想到“地攤”。

中國人對地攤上的煙火氣,有著(zhù)最天然的向往。改革開(kāi)放以后,做買(mǎi)賣(mài)不再被視為“投機倒把”,此前幾乎已經(jīng)絕跡的小商小販或走街串巷,或練攤賣(mài)貨,重新出現在市場(chǎng)經(jīng)濟浪潮中,義烏就是這一波地攤經(jīng)濟的先行者。在那個(gè)年代,前赴后繼的義烏商人,帶著(zhù)一盤(pán)貨走南闖北,把“攤販”這種貿易活動(dòng)發(fā)揚光大,推動(dòng)了全國的商貿大流通。

最近二十年間,擺地攤幾經(jīng)浮沉,在文明城市創(chuàng )建的過(guò)程中曾一度被“邊緣化”,終于在2020迎來(lái)了“春天”:中央文明辦明確將“馬路市場(chǎng)”從全國文明城市考核指標中剔除。隨著(zhù)政策松綁,長(cháng)春、成都、懷化、許昌等地陸續重啟了這項夜間經(jīng)濟活動(dòng);而在去年,北京、上海、成都、武漢等諸多一線(xiàn)城市也逐漸松開(kāi)了對市井攤販的限制。

“寬街無(wú)鬧市,窄巷存旺鋪”,正在成為越來(lái)越多城市的縮影。

用市井的煙火,“重燃”消費

3月2日晚,夕陽(yáng)的余暉尚在,義烏賓王市場(chǎng)已經(jīng)開(kāi)始躁動(dòng)起來(lái)。

一輛停在地攤攤位許久的勞斯萊斯有了動(dòng)靜。車(chē)主下車(chē)后,打開(kāi)后備箱,里面裝滿(mǎn)了琳瑯滿(mǎn)目的小飾品,幾秒鐘就切換到了賣(mài)貨模式,把接地氣和高大上的反差演繹到了極致。粗粗望去,這樣的“豪車(chē)攤位”竟然不在少數。

整個(gè)夜市里,最火爆的區域就是日用百貨用品區,這里遍布著(zhù)經(jīng)營(yíng)攤位,一眼望不到盡頭。人流往來(lái)中,一個(gè)攤位前擠滿(mǎn)了顧客,其中還有不少是外國人。撥開(kāi)人群,發(fā)現被大家哄搶的是外賣(mài)中經(jīng)常附贈的“易拉罐濕紙巾”。

一會(huì )兒的功夫,濕巾就兜售一空,老板娘黃惠芳擦著(zhù)額頭上的汗,笑著(zhù)表示,樣品帶得太少了。“我有次外出旅游看到類(lèi)似產(chǎn)品,覺(jué)得很新奇,就回來(lái)自己改良。經(jīng)過(guò)幾年的不斷優(yōu)化,豐富創(chuàng )意,現在每年可以完成500多萬(wàn)元的內外貿銷(xiāo)售額。聽(tīng)說(shuō)小商品城辦了采購節活動(dòng),立馬就來(lái)了,我剛到這一會(huì )兒,就有很多采購商過(guò)來(lái)咨詢(xún)。”

她對鯨商談到,一個(gè)易拉罐濕紙巾批發(fā)價(jià)不足2元,但出口后在國外商超會(huì )賣(mài)到2美元左右,如今通過(guò)Chinagoods,她還為全世界的小微攤販、社群團長(cháng)、電商機構供貨,一直供不應求。

圖片3.png

市井好貨節開(kāi)幕首日,中外游客絡(luò )繹不絕

除了正在舉辦“市井好貨節”的賓王市場(chǎng),這幅“千燈夜市喧”的畫(huà)卷,正在全國多地同步上演著(zhù)。市井攤販是城市經(jīng)濟運行的毛細血管,也有“先有市,再有城”的說(shuō)法。這些大大小小的“地攤”上,你幾乎可以找到所有與生活息息相關(guān)的商品,盡管類(lèi)別不同,但它們有個(gè)共同的特性,就是“平價(jià)”。

平價(jià)經(jīng)濟,并不是新物種。被稱(chēng)為“10元店”的名創(chuàng )優(yōu)品,就是非常典型的平價(jià)品牌,在名創(chuàng )優(yōu)品之前,創(chuàng )始人葉國富還有一個(gè)得意之作,就是曾火遍大江南北的“2元店”哎呀呀。2009年時(shí),哎呀呀門(mén)店數量達到了2000多家,零售額高達12億。

金融危機過(guò)后的2009年,催生出了隨處可見(jiàn)的“全場(chǎng)2元”;而疫情過(guò)后全面放開(kāi)的2023年,同樣孕育出了平價(jià)的“市井消費”。從經(jīng)濟學(xué)角度來(lái)看,這背后折射的規律,可以看作特定經(jīng)濟周期下的“平價(jià)產(chǎn)品偏好趨勢”,又稱(chēng)“口紅效應”。

這種規律由來(lái)已久,曾伴隨著(zhù)經(jīng)濟波動(dòng),頻繁出現在歐美日韓等國家。背后的原理在于,當消費者預期趨于理性時(shí),會(huì )減少大額開(kāi)支;但他們的消費欲望并沒(méi)有消失,而是通過(guò)平價(jià)非必需品釋放出來(lái),來(lái)滿(mǎn)足心理層面的快樂(lè )和對美好生活的追求。

不過(guò),地攤經(jīng)濟的價(jià)值遠不止于此,因為當下的環(huán)境更為復雜。隨著(zhù)中美貿易摩擦加劇,美國正在推動(dòng)“制造業(yè)回流”和“供應鏈外遷”,對外貿造成了不小沖擊。最近有很多視頻顯示,在上海港、寧波港、天津港等重要港口,停放了海量空置集裝箱。

商務(wù)部在2月初就對此有過(guò)解釋?zhuān)?ldquo;我們現在外貿領(lǐng)域的主要矛盾從前兩年的供應鏈受阻、履約能力不足轉變?yōu)橥庑璨蛔?、訂單下降?rdquo;在出口顯露出疲軟時(shí),由消費帶來(lái)的內循環(huán)就對恢復經(jīng)濟增長(cháng)顯得至關(guān)重要。

今年兩會(huì )發(fā)布的政府工作報告和《關(guān)于2022年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計劃執行情況與2023年國民經(jīng)濟和社會(huì )發(fā)展計劃草案的報告》中,都將恢復和擴大消費擺在優(yōu)先位置,這是繼去年中央經(jīng)濟工作會(huì )議后,國家第二次確保消費的“優(yōu)先地位”。

之所以被反復強調,是因為投資、出口和消費這三架拉動(dòng)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馬車(chē)里,消費已經(jīng)是中國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第一驅動(dòng)力。根據統計局披露的數據,最終消費支出對中國GDP貢獻,從2008年的44%,逐步提升到2021年的65.4%。

消費的擴大,來(lái)源于居民收入的提升。擺地攤,一方面能夠釋放老百姓的“理性”消費需求;另一方面作為一種成本較低的創(chuàng )業(yè)形式,也能夠緩解就業(yè)壓力、提升居民收入,這些都是內循環(huán)鏈路中至關(guān)重要的環(huán)節;而正在義烏舉行的“2023市井好貨節”,也是通過(guò)平凡的市井煙火氣,促進(jìn)消費、拉動(dòng)經(jīng)濟增長(cháng)、擴大就業(yè)的行動(dòng)。

可以說(shuō),由一盤(pán)貨所組成的市井經(jīng)濟,是由當下國內外雙方因素共同催化,所產(chǎn)生的必然結果。但“重新歸來(lái)”的地攤,也在迎合時(shí)代的變革,穿上了數字化的“外衣”,把這盤(pán)貨擺到了Chinagoods小商品城APP、百度愛(ài)采購、阿里1688等各種平臺上?,F在,這種線(xiàn)上地攤有個(gè)時(shí)髦的名字,叫做“云攤”。

從地攤到云攤,盡管銷(xiāo)售場(chǎng)景變了,“平價(jià)”的特性卻沒(méi)變,因為這市井好貨,都是從義烏這個(gè)供給“源頭”走出去的。

從地攤到“世界超市”,一盤(pán)貨編織出“創(chuàng )業(yè)夢(mèng)”

“雞毛鴨毛換糖嘍……”義烏中國小商品城發(fā)展歷史陳列館里,有一個(gè)碩大的撥浪鼓;對于出生在七八十年代的義烏人來(lái)說(shuō),兒時(shí)最盼望聽(tīng)到的就是貨郎擔“咚咚”的撥浪鼓聲。久遠的童年記憶里,這些挑貨郎肩上挑的扁擔如同一個(gè)百寶箱,用雞毛鴨毛就可以換取糖塊、玩具等。

義烏“雞毛換糖”的行商風(fēng)俗由來(lái)已久,最早可以追溯到宋代。新中國成立后,義烏一直是普世意義上的“貧困縣”,不僅地少人多、不宜農耕,交通也不夠便利,既不靠海,也不靠邊。

在這樣的條件下,“人”永遠是生產(chǎn)要素中最活躍的因素?;蛟S是“窮則求變”,上世紀70年代起,不少農民由“雞毛換糖”起步,開(kāi)始沿街擺攤;1982年,隨著(zhù)改革開(kāi)放帶來(lái)的破冰,“七山二水一分田”的義烏在縣委領(lǐng)導班子的帶領(lǐng)下,開(kāi)創(chuàng )性地提出了“興商建縣”的發(fā)展戰略,建立了最早的小商交易流通市場(chǎng)。

圖片4.png

第一個(gè)小百貨市場(chǎng),稠城鎮湖門(mén) 1983年金福根 攝

作為最后一代“挑貨郎”,義烏的“吸管大王”樓仲平見(jiàn)證了整個(gè)義烏小商品市場(chǎng)的成型與發(fā)展。80年代,他拖著(zhù)20個(gè)麻袋,擠上綠皮火車(chē),把義烏的商品輾轉賣(mài)到了烏魯木齊、喀什、柳州、南寧、北海等大半個(gè)中國。在這些地方,他帶著(zhù)“流動(dòng)攤位”,沿街叫賣(mài)小商品,賣(mài)完以后,又將當地的商品扛回義烏銷(xiāo)售,如此往返于義烏與株洲之間。

“我們當時(shí)整個(gè)村有三分之一都這樣出去跑貨,有點(diǎn)像后來(lái)說(shuō)的‘專(zhuān)業(yè)村’。”樓仲平回憶道。在那個(gè)信息不發(fā)達、物質(zhì)極度匱乏的年代,許多像樓仲平一樣敢闖敢拼的義烏商人,用“串貨”、“擺攤”的方式,把來(lái)自義烏的小商品輸送到了全國,形成了最初的產(chǎn)業(yè)集群效應。

到了90年代,盡管小商品市場(chǎng)經(jīng)過(guò)飛速發(fā)展,開(kāi)始出現了“前店后廠(chǎng)”和“專(zhuān)業(yè)村”的現象,但擺攤依舊是當時(shí)創(chuàng )業(yè)的主要形式,因為成本低,只要勤奮,就能賺到錢(qián)。這一時(shí)期,馬云、宗慶后、鐘睒睒等未來(lái)首富都有過(guò)從義烏進(jìn)貨、回去擺地攤的經(jīng)歷。

賣(mài)襪子起家的樓國英從1997年開(kāi)始擺攤,夫妻二人晚上收攤以后一起去廠(chǎng)家拿貨,第二天在市場(chǎng)上出攤賣(mài)貨。“我當時(shí)懷著(zhù)孕,但很有干勁,第一年就存了幾萬(wàn)塊錢(qián)。”從拿“一點(diǎn)貨”,逐漸發(fā)展到小量批發(fā),再到現在,她的“親霞”牌褲襪,已經(jīng)發(fā)展成為網(wǎng)絡(luò )爆款的專(zhuān)供貨源。

鯨商走訪(fǎng)義烏商家過(guò)程中,發(fā)現幾乎所有上世紀八九十年代開(kāi)始行商的人,都是從“擺地攤”起家的,正因如此,義烏的商邦圈子里一直流淌著(zhù)濃郁的“地攤基調”,隨之延續下來(lái)的還有“薄利多銷(xiāo)”這一行商基因。

1998年,義烏迎來(lái)了走向世界的契機,小商品城成了浙江省首批獲得進(jìn)出口權的專(zhuān)業(yè)市場(chǎng),小商品進(jìn)出口貿易開(kāi)始野蠻增長(cháng)。隨著(zhù)產(chǎn)業(yè)帶集群效應進(jìn)一步放大,義烏市場(chǎng)呈現出“前店后倉”“前店后坊”“前店后廠(chǎng)”的主流特征。成本的下降,讓原本就奉行“薄利多銷(xiāo)”的義烏商品,更加具有價(jià)格優(yōu)勢。

21世紀初,中國加入WTO,義烏市場(chǎng)抓準了這一時(shí)機,在德國、日本等多個(gè)國家設立辦事處,為義烏商品搭建對外橋梁,吸引更多外國客戶(hù)來(lái)義烏。借助“內外貿雙循環(huán)”的契機,義烏完成從“馬路市場(chǎng)”往“世界超市”的蛻變。

在此期間,互聯(lián)網(wǎng)浪潮席卷而至,電商時(shí)代來(lái)臨,義烏的一盤(pán)平價(jià)貨品,也被無(wú)數商家從線(xiàn)下“擺”到了線(xiàn)上,逐漸衍生出了“云攤”、直播等多種業(yè)態(tài);而從義烏小商品中生長(cháng)出來(lái)的平價(jià)消費市場(chǎng),正在成為當下各大平臺的“必爭之地”。

圖片5.png

網(wǎng)紅直播,淘寶村青巖劉 2020年金福根 攝

拼多多靠“平價(jià)”,不到五年時(shí)間就躋身電商的第一梯隊;下沉市場(chǎng)崛起的快手,兩年前就瞄準了“新市井電商”;今年,阿里把價(jià)格力列為了內部的五大戰略之一,京東也馬上要在三八婦女節上線(xiàn)“百億補貼”頻道;鯨商還得到了獨家消息稱(chēng),抖音電商即將改版,對標拼多多爭奪平價(jià)市場(chǎng),一位抖音商家側面證實(shí)了這個(gè)消息:“小二的考核從GMV變成了訂單量”。

從沿街叫賣(mài)的貨郎擔到勇于開(kāi)拓的經(jīng)營(yíng)戶(hù),從零散小商品到“一盤(pán)好貨”,從“雞毛換糖”到國際商貿城,義烏的成長(cháng)并非一帆風(fēng)順。在金融危機、疫情等特定時(shí)期下,義烏的商人也不可避免地經(jīng)歷著(zhù)陣痛和焦慮,但最終他們還是扛住了壓力,建設起了更好的義烏。這背后,靠的不是運氣,而是抵抗風(fēng)險的“韌性”。

“一盤(pán)平價(jià)好貨”,獨具“韌性”

美國知名經(jīng)濟學(xué)家、風(fēng)險投資家尼古拉斯·塔勒布在《反脆弱》一書(shū)中提到:平常心擁抱變化,面對風(fēng)險波動(dòng),要有復原力和強韌性,并在不確定中,尋找到確定性,利用自己最擅長(cháng)的優(yōu)勢,發(fā)揮其“凸性效應”。

貨品和供應鏈的升級,是義烏“韌性”最外化的體現。隨著(zhù)消費互聯(lián)網(wǎng)流量紅利見(jiàn)頂,零售消費回歸產(chǎn)品本質(zhì),對供應鏈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倒逼著(zhù)義烏加快了“一盤(pán)好貨”的升級。

早在2016年,義烏小商品市場(chǎng)就發(fā)出了構建“義烏好貨”聯(lián)盟的倡議,鼓勵外貿升級,也就是鼓勵貨的供應鏈升級,淘汰掉了一大批品控不穩定的小作坊,逐漸把義烏的“一盤(pán)貨”,升級為“一盤(pán)平價(jià)好貨”,并在今年首次舉辦了“市井好貨節”。

據悉,義烏市井好貨采購節將持續到4月份,參與的商家平均三天一輪換,每天展示的貨都是不一樣的。40多天的活動(dòng),會(huì )有超過(guò)500個(gè)商家,幾萬(wàn)個(gè)商品通過(guò)本次市井好貨采購節展示給采購商和消費者。這一舉措,吸引了大批國內外“攤主”采購商前來(lái)選品進(jìn)貨。

圖片6.png

來(lái)自杭州的MCN機構選品負責人馬先生就是慕名而來(lái)的采購商之一,他深耕選品數年,對義烏十分熟悉,“義烏作為全球最大的‘市井貨源地’,也曾頻頻創(chuàng )造‘驚爆商品’、‘高性?xún)r(jià)比貨源’。如今隨著(zhù)市場(chǎng)變革與消費需求升級,義烏市場(chǎng)正在向著(zhù)精細化產(chǎn)業(yè)鏈轉變,成為創(chuàng )意尖貨誕生的土壤,打造屬于自己的一盤(pán)好貨。”

打造“平價(jià)好貨”,供應鏈的改造只是其中一環(huán);這盤(pán)貨的“韌性”,同樣離不開(kāi)產(chǎn)業(yè)帶集約化帶來(lái)的降本增效,其中最明顯的,就是“頭部效應”帶來(lái)的物流成本。

溫州商人沈東青在義烏經(jīng)營(yíng)汽車(chē)配件生意,他17歲就離家闖蕩,最后選擇落腳義烏。對義烏物流成本的優(yōu)勢,沈東青深有體會(huì )。“我從廣州發(fā)貨到義烏,公路運輸一立方米成本需要70元,而從廣州發(fā)到溫州,大概是120元。”

鯨商走訪(fǎng)商家的過(guò)程中了解到,在義烏,單個(gè)快遞的郵寄費用不足2元,全國沒(méi)有任何一個(gè)地區能做到這個(gè)價(jià)格,這也使得很多電商平臺都把一件代發(fā)的云倉放在義烏。物流成本的優(yōu)勢,也使得諸多義烏商家能夠在重大事件過(guò)后,迅速恢復生機。

圖片7.png

公路物流,義烏江東聯(lián)托運市場(chǎng),2019年金福根 攝

物流的優(yōu)勢,令許多像沈東青一樣的生意人落腳到義烏,極大地豐富了平價(jià)商品的供給,逐漸成為“市井小商品貨源地”;而這帶來(lái)的結果,是吸引了更多采購商來(lái)批發(fā)商品,畢竟在這里“貨比三家”時(shí),更加高效。就這樣,一環(huán)扣一環(huán),義烏的商業(yè)“飛輪”逐漸轉動(dòng)起來(lái)。

一盤(pán)平價(jià)好貨的韌性,還得益于義烏用“多條腿”走路。一方面,商城集團積極推動(dòng)線(xiàn)上線(xiàn)下融合,將6.5萬(wàn)商家搬上了義烏小商品官網(wǎng)“Chinagoods”,截至2022年底,平臺累計GMV超500億。

另一方面,為滿(mǎn)足商家的出口需求,集團把自己轉型為國際貿易的服務(wù)集成商,2020年上線(xiàn)Chinagoods數字貿易平臺,整合了線(xiàn)下商戶(hù)供應鏈資源,為跨境客戶(hù)提供國際倉儲、物流、支付、訂艙等貿易服務(wù)。

在“走出去”的同時(shí),義烏也在通過(guò)引進(jìn)更多進(jìn)口商品,為一盤(pán)市井好貨進(jìn)行品質(zhì)升級。官方消息稱(chēng),即日起開(kāi)始到3月18日,義烏市文旅局和義烏中國進(jìn)口商品城攜手,打造市井好貨節之“進(jìn)口商品消費專(zhuān)場(chǎng)”,來(lái)自全球各個(gè)國家的日用百貨,紅酒零食,工藝品等商品,將在國家商貿城五區進(jìn)口館進(jìn)行特賣(mài)。

隨著(zhù)線(xiàn)上線(xiàn)下、內貿外貿一盤(pán)貨的打通,義烏的背后,編織著(zhù)一張大網(wǎng):這張網(wǎng)由國內210多萬(wàn)家中小企業(yè)、全球230多個(gè)國家和地區的進(jìn)出口貿易通路交織而成,不僅滋養著(zhù)義烏的生命力,也令這個(gè)城市在面對經(jīng)濟波動(dòng)時(shí),能夠從容應對。

換個(gè)角度來(lái)看,義烏一直在改變,但營(yíng)商環(huán)境卻是四十年如一日地未曾改變,這背后折射的是當地政府對于“興商建市”的全力以赴?;I資建設、擴張初期的小商品市場(chǎng);對市場(chǎng)進(jìn)行“劃行歸市”;將義烏中國小商品城從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剝離出來(lái),為商戶(hù)提供更好的服務(wù);整頓市場(chǎng)環(huán)境;編制“義烏·中國小商品指數”,使之成為小商品價(jià)格的風(fēng)向標和大市場(chǎng)行情的晴雨表;肅清市場(chǎng)環(huán)境,打擊假冒偽劣......每一個(gè)關(guān)鍵動(dòng)作背后,都離不開(kāi)政府這只無(wú)形的“手”。

基于以上,鯨商認為,義烏最大的確定性,來(lái)自于政府塑造的營(yíng)商環(huán)境、不斷升級的產(chǎn)品和供應鏈體系、以物流為代表的產(chǎn)業(yè)鏈集群化所帶來(lái)的降本增效。而這幾方面,也恰恰是誕生于義烏的市井經(jīng)濟的“韌性”所在。

事實(shí)上,義烏沒(méi)有得天獨厚的先天優(yōu)勢,無(wú)論當地政府還是小商品城,都始終帶著(zhù)“危機意識”謀變。當下,盡管疫情已經(jīng)全面放開(kāi),但面對俄烏地緣政治沖突、中美脫鉤、供應鏈向東南亞轉移等因素波動(dòng),身處全球化大潮中的義烏仍舊難以獨善其身。隨著(zhù)產(chǎn)業(yè)互聯(lián)網(wǎng)的加速滲透,面對諸多不確定性因素的義烏,正在內循環(huán)中,展現著(zhù)復原力和強韌性。

而點(diǎn)燃內循環(huán)發(fā)動(dòng)機的,正是義烏的一盤(pán)“平價(jià)好貨”。

免責聲明:市場(chǎng)有風(fēng)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mǎi)賣(mài)依據。

關(guān)鍵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