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經(jīng)濟 > 正文

長(cháng)安信托股東紛爭背后:金融機構股權退出應堅持市場(chǎng)化法治化

時(shí)間:2023-12-29 10:09:41    來(lái)源:證券之星    

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記者 李玉敏 北京報道

近年來(lái),金融監管部門(mén)高度重視中小金融機構的公司治理工作,并把銀行、保險、信托等機構的股東股權亂象治理,作為防范化解金融風(fēng)險的“牛鼻子”來(lái)抓。12月26日,國家金融監管總局股份城商司刊文表示,加強股東股權穿透式監管,依法清退問(wèn)題股東,推動(dòng)完善銀行公司治理。

原銀保監會(huì )數據顯示,2020年至2022年,已清退違法違規股東3600多個(gè),轉出違規股權270億股。就股東清理中的法律問(wèn)題和需要厘清的公權力以及權利的邊界等問(wèn)題,21世紀經(jīng)濟報道旗下南方財經(jīng)法律研究院舉辦了“金融機構股東清理的市場(chǎng)化法治化探索閉門(mén)研討會(huì )”,邀請專(zhuān)家學(xué)者和業(yè)界精英共同探討了相關(guān)議題。

增資權是否應該受限?

近期,媒體報道稱(chēng),長(cháng)安國際信托宣布獲地方國資西安財金投資管理有限公司入股,注冊資本增加 20 億元,該公司第一大股東變更為西安財金。與此同時(shí),長(cháng)安信托此前的3家股東(上海淳大、上海證大、上海隨道)卻提出“抗議”,稱(chēng)自身增資權利被剝奪。

上海淳大方面發(fā)布的信息顯示,2022年12月2日,陜西監管局下發(fā)《金融監管提示書(shū)》,責令長(cháng)安信托以自有資金完成非標資金池和非標資產(chǎn)清理工作,并立即致函各股東單位啟動(dòng)恢復計劃,增資不少于20億元。12月11日,上海證大、上海淳大、上海隨道公司回復《關(guān)于變更注冊資本事宜的回函》明確表示愿意承擔增資義務(wù)。2023年1月13日,長(cháng)安信托第一次臨時(shí)股東大會(huì )通過(guò)《關(guān)于公司增加注冊資本的議案》,由西投控股、淳大、證大、隨道和西安高新5家公司增資,增資完成后總體比例保持不變。

上海淳大稱(chēng),2023年6月14日,陜西監管局下發(fā)《監管強制措施決定書(shū)》,限制民營(yíng)股東參與長(cháng)安信托經(jīng)營(yíng)管理的相關(guān)權利,包括股東大會(huì )召開(kāi)請求權、表決權、提名權、提案權、處分權、增資權。相隔一天后,西投控股召集臨時(shí)股東大會(huì ),廢除了長(cháng)安信托2023年第一次臨時(shí)股東大會(huì )決議,引進(jìn)西安財金公司增資20億元的方案,稀釋了民營(yíng)股東的股份,也剝奪了民企股東的增資權。

在研討會(huì )上,由與會(huì )專(zhuān)家表示,《銀行保險機構大股東行為監管辦法(試行)》也提到,銀保監會(huì )及其派出機構依法責令銀行保險機構補充資本時(shí),如銀行保險機構無(wú)法通過(guò)增資以外的方式補充資本,大股東應當履行資本補充義務(wù),不具備資本補充能力或不參與增資的,不得阻礙其他股東或投資人采取合理方案增資。

北京華允律師事務(wù)所創(chuàng )始人李毅律師認為,“長(cháng)安信托民營(yíng)股東增資權被剝奪的間接原因是監管機構以民營(yíng)股東存在整改事項為由,決定限制其系列權利,包括增資權;直接原因則是,長(cháng)安信托其他股東借機重新構建了公司治理結構,包括變更控股股東、公司法定代表人等?!?/p>

“監管機構限制民營(yíng)股東增資權超出了法律規定的范圍?!崩钜阒毖?。她表示,根據《銀行業(yè)監督管理法》第三十七條之規定,銀行業(yè)金融機構違反審慎經(jīng)營(yíng)規則的,可以區別情形,采取“責令控股股東轉讓股權或者限制有關(guān)股東的權利”的措施?!缎磐泄竟蓹喙芾頃盒修k法》作為部門(mén)規章對上述規定做了進(jìn)一步細化,其中,第六十六條規定限制有關(guān)股東的權利指可以限制信托公司股東參與經(jīng)營(yíng)管理的相關(guān)權利,包括股東大會(huì )召開(kāi)請求權、表決權、提名權、提案權、處分權等。上述規定非常明確,即使發(fā)生違反審慎經(jīng)營(yíng)規則的,其限制的股東權利僅為“股東參與管理的相關(guān)權利”;且“增資權”未在部門(mén)規章具體列舉的可限制權利中。

蘭臺律師事務(wù)所高級合伙人何歡也同意,金融行政監管機構無(wú)權限制股東的 “增資權”;監管機構的行政監管措施依法只能暫時(shí)性限制股東參與經(jīng)營(yíng)管理的權利,而非對受限股東的股東身份的剝奪,受限股東的股東權益仍應受到法律保護。

“無(wú)論是金融機構還是其他市場(chǎng)主體,只要是以“公司”形式出現的,其首先要遵循《公司法》作為其基本法?!焙螝g表示。其次,在民商事領(lǐng)域及訴訟中,個(gè)別股東以股東會(huì )決議的形式或者以修改公司章程的方式,限制股東基本權利的,例如優(yōu)先購買(mǎi)權、增資、減資權、股權轉讓權等亦是無(wú)效的。

中國社會(huì )科學(xué)院法學(xué)研究所商法研究室副主任趙磊研究員指出,“金融監管的問(wèn)題,不是簡(jiǎn)單的《公司法》的問(wèn)題。監管的規范性文件無(wú)法和《公司法》平起平坐,但又是金融類(lèi)公司在運行中的重要依據,甚至比一些普通法律效力還高。我經(jīng)常開(kāi)一句玩笑話(huà),效力層次越低的法律文件,它的效率反而越高。在立法層次上,這些較低的部門(mén)規章、通知、辦法,有時(shí)在監管中起到很大的作用?!?/p>

趙磊研究員還提出,當前仍然需要注意一個(gè)傾向就是“監管司法化、司法監管化”。他認為,宏觀(guān)政策與行業(yè)發(fā)展方向是非常重要的,但不能在個(gè)案中過(guò)多地關(guān)注宏觀(guān)政策,人民法院應當重視個(gè)案的裁判公正?!霸噲D通過(guò)個(gè)案的裁判來(lái)達到矯正整個(gè)行業(yè)的不端行為,可能會(huì )導致司法監管化。反過(guò)來(lái),監管部門(mén)也不要做一個(gè)裁判者,特別是不能就個(gè)例的問(wèn)題簡(jiǎn)單表態(tài)?!壁w磊談到。

厘清公權力和私權利的邊界

“《民法典》時(shí)代,是權利的時(shí)代。在金融監管過(guò)程中,如何審慎處理公權力和私權利的邊界,值得研究和關(guān)注?!鄙轿鲙煼洞髮W(xué)李志剛教授從金融機構股東清理的三維視角出發(fā),探討了金融監管法、公司法與合同法的交叉與邊界,并對權力/權利的來(lái)源與邊界進(jìn)行分析。

從金融監管法的視角出發(fā),李志剛強調了公權力,特別是行政處罰的合法性問(wèn)題。他表示,“當行政機關(guān)做出的行政行為對金融機構的股東做出限制的時(shí)候,其權力來(lái)源是什么?是法律、行政法規,部門(mén)規章,抑或是效力層級更低的規范性文件?如果沒(méi)有上位法依據,能不能通過(guò)效力層級較低的規章,甚至是監管機構內設部門(mén)文件設權?是值得重點(diǎn)關(guān)注的問(wèn)題”。同時(shí),李志剛也特別指出,金融業(yè)具有涉眾性和高度的傳導性,本身蘊含著(zhù)高風(fēng)險,由此決定了金融監管規定的規范目的、規范強度和其他行業(yè)的監管規定、行政執法有著(zhù)較大差別,這也是近年來(lái)對金融領(lǐng)域進(jìn)行強監管的重要原因。對于金融機構的股權監管措施,他認為股權清退與罰款、限制股東行使股權,需要有明確的法律依據為前提,另外,還需要慎重考量這些執法依據的效力層級,并審慎斟酌其合法性和正當性。

中央財經(jīng)大學(xué)法學(xué)院教授,博士生導師,中央財經(jīng)大學(xué)預防金融證券犯罪研究所所長(cháng)郭華建議,在股東清理的過(guò)程中,不同的階段適用的法律調整以及政府干預的力度是不同的。

郭華認為,在處置的第一階段,也就是風(fēng)險出現的階段,發(fā)現金融機構的股東違規或者是不符合要求的,這時(shí)多數還是依照《公司法》,主要是采取股東吸收損失,行政干預一般應采用責令限期改正,啟動(dòng)恢復計劃等手段,督促股東恪守公司治理職責。如果逾期不予改正或者規避改正以及改正不能,就涉及風(fēng)險的處置。當監管部門(mén)需要深度介入后,要求股東配合風(fēng)險的處置,當股東不配合或者風(fēng)險難處理的時(shí)候,這時(shí)就需要強制性的手段,按照《銀行業(yè)監督管理法》以及依據法律制定的《股權管理暫行辦法》等規章或者規范性文件,限制相關(guān)股東的權利。

郭華教授表示,在風(fēng)險的各階段處理中,應當有序化處理,而不是僅僅看效果。要考慮市場(chǎng)化和法治化,一般是先市場(chǎng)化,市場(chǎng)化手段解決不了再行政干預,行政干預的時(shí)候要先采取一些能夠維護股東權利的方式,而不是先行剝奪。

南方財經(jīng)法律研究院學(xué)術(shù)委員會(huì )主任兼首席研究員卜祥瑞認為,防范化解中小金融機構的特定金融風(fēng)險,迫切需要強化金融機構股東權益的保護,迫切需要規范金融機構股東行為與金融監管行為,完善金融法制,推進(jìn)金融法治建設。

對于合并、重組、接管乃至破產(chǎn)的金融機構而言,還涉及一個(gè)較為重要的問(wèn)題,即金融機構股權退出問(wèn)題。卜祥瑞建議,首先,要堅持依法處分金融機構股權。當下關(guān)于股權轉讓或其他退出的程序主要是來(lái)源于監管的規定和特定窗口指導政策,這些監管規定在某種程度上是填補了法律上的空白,但效力、效果等值得關(guān)注。比如某地農商行重組過(guò)程中,小股東當年以股權投資名義承接部分不良資產(chǎn)損失,投資額與股權數量并不匹配,而后該農商行經(jīng)營(yíng)出現重大問(wèn)題,投資者股權價(jià)值每況愈下,待有關(guān)機構決定重組時(shí),其股權每股價(jià)值僅被確定為幾角錢(qián),損失高達億元,投訴與訴訟均未果。

因此,卜祥瑞建議立法及有關(guān)機關(guān)應盡快地修改《商業(yè)銀行法》《保險法》《證券法》《信托法》。一方面要盡快將一些合理的、合適的監管規定上升為法律規定,另一方面也要進(jìn)一步完善問(wèn)題金融機構股權處置的程序,保障金融機構股權監管與處置工作有法可依。

為此,卜祥瑞還提示到,要特別注意保護金融機構中小投資者的合法權益。他認為,現在司法政策在金融機構股權交易方面,尤其是涉及到重大爭議方面還缺少明確的指引,建議最高人民法院在金融審判會(huì )議紀要中明確相關(guān)問(wèn)題司法裁判的價(jià)值取向,既要體現司法服務(wù)金融風(fēng)險處置提供保障,也要充分保護中小投資者在金融機構中的合法權益。解決實(shí)踐中金融機構的中小股東權益保護不夠的問(wèn)題。

免責聲明:市場(chǎng)有風(fēng)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mǎi)賣(mài)依據。

關(guān)鍵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