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經(jīng)濟 > 正文

大麗和和花耀高級珠寶系列:大地之耀?

時(shí)間:2024-03-12 10:26:16    來(lái)源:今日熱點(diǎn)網(wǎng)    

大地的力量

大麗和和「花耀」高級珠寶系列以花開(kāi)的意象為載體,借由閃耀的珠寶之花,點(diǎn)出大地厚積薄發(fā)的力量。藍寶石、翡翠、孔克珠、鉆石、紅寶石… 珍貴寶石的獨特魅力在精湛工藝的妙筆下,交織出多層次光感,或幽深、或澄明、或婉轉、或跳躍,地球千萬(wàn)年厚積的能量透過(guò)寶石之花和光生長(cháng),花耀之耀即為大地之耀。

每一件珠寶之花的綻放,都開(kāi)始于地球千萬(wàn)年前那些史詩(shī)般壯麗的地質(zhì)運動(dòng)瞬間。這微型的花之宇宙,承載著(zhù)凝于寶石之上的,近似于永恒的時(shí)間與空間。

性的姿態(tài)

這一系列在結構上采用更細膩的手工雕蠟鑄模,力求傳神展現每一件作品的獨特起伏。如同綻放在舞臺上的絕對主角,「花耀」系列的作品具有舒展大氣的形態(tài),足以單件成章,強烈的存在感令人過(guò)目不忘。女性天生優(yōu)雅的稟賦與良好的修養透過(guò)她的儀態(tài)顯現,這組作品將花朵綻放的姿態(tài)以超現實(shí)的比例在作品中放大,以一種隱喻的方式,表達“姿態(tài)即為態(tài)度”這一概念。

大麗和和「無(wú)極鳶尾」藍寶石配鉆石胸針

大麗和和「無(wú)極鳶尾」藍寶石胸針,傳達出大海般寬廣的王者風(fēng)范。甄選一枚無(wú)與倫比的82克拉糖塔切工緬甸無(wú)燒藍寶石為主石,經(jīng)權威彩色寶石鑒定機構GRS評定為稀有的皇家藍色級。大克拉名貴藍寶石珍貴難尋,這枚主石本身已引得珠寶藏家矚目,堪為大家之藏。

糖塔切工的造型與線(xiàn)條帶著(zhù)溫潤親和,因此常常被感知為可愛(ài),但這枚重量級的藍寶石卻呈現出深不可測的浩瀚氣質(zhì)。糖塔切工對晶體完美度與寶石色級有較高的要求,能夠采取這種切工的大克拉寶石通常非屬凡品。大麗和和始終站在藏家的角度,對收藏級寶石進(jìn)行嚴格甄選,給財富一種優(yōu)雅的可能。近觀(guān)這枚主石,視線(xiàn)被不由自主地吸引。假如把光比作水,不同于刻面藍寶石所折射的耀眼水花,光線(xiàn)在這枚寶石上順勢而為,如流水親吻過(guò)皮膚,沒(méi)有激烈的折射,晶體與透過(guò)穹頂照進(jìn)的光完全融于一體,達到東方哲學(xué)推崇的最高境界 – 和光同塵。王者風(fēng)范,在于內里的圣潔與外在的胸懷,如同這枚珍罕的藍寶石,海納百川。

鳶尾花自路易七世起就已成為法國王權的象征,這種花型精致、散發(fā)著(zhù)迷人香氣與時(shí)尚藍調的皇家鳶尾,至今仍傳遞著(zhù)自由、光明與希望。作品以鳶尾花的高貴藍紫色調為主色系,向上的2片花瓣舒展成飛翔的姿態(tài),描繪圣潔的希望。鳶尾花標志性的3瓣向下反折,通過(guò)高于鑲嵌面的淺金色花莖與主石相連,作品宛如微型雕塑。

大麗和和「無(wú)極鳶尾」藍寶石胸針以出色的藝術(shù)表現力,定格鳶尾花綻放的延時(shí)過(guò)程。色彩與生命力從花心的藍寶石向四周迸發(fā),藍寶石源源不絕的巨大能量化作藍紫色星塵沁染花瓣,色彩順著(zhù)花瓣自身的起伏紋理,以星河流沙般細膩過(guò)渡,捕捉能量在作品中不息流轉的動(dòng)態(tài)。為逼真展現鳶尾花復雜而精致的色彩,大麗和和高珠團隊使用了多種不同色階的藍色、淡紫、粉色、艷黃色寶石,來(lái)配合花瓣的轉折、起伏和延展。

大麗和和「心和萬(wàn)麗」翡翠配鉆石胸針

如同它的名字,心和萬(wàn)麗以鮮活的姿態(tài),呈現“花”這個(gè)流傳于人心的雋永符號。用最精煉的輪廓道出符號精髓,將每片花瓣的貴金屬骨架減至僅留一抹微鑲的立體弧線(xiàn),把受力結構隱藏于花瓣曲面微妙的連接處,以此作為整片花瓣鉆石面在鑲嵌時(shí)唯一的承重點(diǎn),最大程度減少金屬對鉆石火彩的影響,使花瓣顯得清透耀眼。

立體鼓起的花瓣弧度由328顆玫瑰切工白鉆及45顆黃鉆點(diǎn)接鑲嵌而成。這種工藝的難度在于需要考慮鉆石本身的切割面弧度與擺放角度,通過(guò)點(diǎn)接鑲嵌將它們融入花瓣的整體起伏。五片立體花瓣圍繞翡翠蛋面錯落排布,鉆石由靠近花莖的緊湊鑲嵌,到向花瓣逐漸舒展排列,將翡翠蛋面托起。

作品配色輕柔,少量溫暖的黃鉆如陽(yáng)光在花朵上細膩灑落成隱而不彰的光暈,為了表達光的朦朧,黃鉆被以散點(diǎn)成圓的排列鑲嵌,溫和地隱于白鉆群暉下,在形態(tài)上呼應主石翡翠蛋面的圓順。暖黃與陽(yáng)綠翡翠順色呼應,表現花的生機與鮮活?;ㄇo則由咖色、橙色藍寶石及黃鉆交替鋪排,飽滿(mǎn)的金棕色調與鮮綠翡翠相映,將主石映襯得更為動(dòng)人。

大麗和和「風(fēng)尚銀蓮」無(wú)色翡翠配鉆石胸針

以風(fēng)靡時(shí)尚界的銀蓮花為主題,運用高冰種無(wú)色翡翠蛋面及玫瑰切工鉆石立體鑲嵌而成的「風(fēng)尚銀蓮」,綻放令人驚艷的時(shí)尚魅力。

細密排列的圓形紅寶石沿經(jīng)脈徐徐生長(cháng),以超現實(shí)的比例透視纖薄花瓣下的細胞流動(dòng),將生命的延續性通過(guò)熠熠生輝的珠寶語(yǔ)言表達出來(lái)。鉆石火彩織成流光羽衣,使花瓣在逆光處呈現近似于透明的極致纖薄。

居于正中的高冰翡翠意指這片璀璨星海的來(lái)處,靈光蘊于其內,婉轉流光起瑩。無(wú)色翡翠光而不耀,風(fēng)華內斂,為作品在整體的輕透中注入底蘊,傳達東方哲學(xué)“和光同塵”的謙遜態(tài)度,亦延續大麗和和現代翡翠美學(xué)一以貫之的大家風(fēng)范。

大麗和和「迷曳蘭玉」翡翠配鉆石胸針

大麗和和「迷曳蘭玉」胸針從時(shí)裝視角來(lái)演繹玉蘭花主題,靈感源自高級時(shí)裝中的經(jīng)典元素 – 鏤空蕾絲。搭配彩色藍寶石及白鉆,在形如魚(yú)尾裙擺的花瓣上進(jìn)行迭彩鏤空鑲嵌,營(yíng)造蕾絲長(cháng)裙若隱若現的剪影。陰陽(yáng)線(xiàn)條有機融于花瓣,使作品虛實(shí)相濟,光影立體。密鑲黃鉆為它鍍上金色輪廓光,滿(mǎn)目風(fēng)情在裙擺上暈染開(kāi)。

大麗和和「旋舞迭蘭」孔克珠配鉆石胸針組

「旋舞迭蘭」孔克珠胸針組以?xún)啥浠匦鑴?dòng)的蘭花疊戴,來(lái)描繪晚宴舞池中翩翩起舞的景象。主石為一對凝聚著(zhù)迷人火焰紋的天然孔克珠,孔克珠的母貝是生長(cháng)于加勒比海的女王鳳凰螺,因其結構復雜,至今無(wú)法通過(guò)人工培殖得到,每一顆都是野生的自然瑰寶,訴說(shuō)著(zhù)山海之涯的浪漫。

為表現出古典晚禮服絲緞裙擺的質(zhì)感,花瓣使用了密釘鑲嵌工藝,以獲得綿密的光影效果。作為點(diǎn)綴的少量玫瑰切割鉆石,則為作品在華美中帶來(lái)靈動(dòng)與可愛(ài)?;ò昱渖p柔,金黃色鑲爪暈染出溫暖的柔光,使花色仿佛自花瓣肌理中沁出,栩栩如生。

 

免責聲明:市場(chǎng)有風(fēng)險,選擇需謹慎!此文僅供參考,不作買(mǎi)賣(mài)依據。

關(guān)鍵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