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經(jīng)濟 > 正文

龍氣萬(wàn)象-大麗和和騰龍圖翡翠高級珠寶系列

時(shí)間:2024-06-17 10:57:08    來(lái)源:今日熱點(diǎn)網(wǎng)    

泠泠龍吟,氣象萬(wàn)千。大麗和和誠獻「騰龍圖」翡翠高級珠寶系列,以貫穿上下五千年的龍圖騰紋樣為主軸,融入現代高級珠寶設計,集雅列珍,見(jiàn)證龍紋嬗變,探討美學(xué)的傳承與創(chuàng )新。

這一系列從探討構思到驚艷呈現歷時(shí)20個(gè)月,龍紋原型跨越從戰國早期至明清兩代的漫長(cháng)歲月,設計團隊自青銅器、畫(huà)像磚、古玉璧及玉佩、古建筑構件等各個(gè)歷史時(shí)期的典型文物中汲取美學(xué)養分,融合天文歷法及儒、釋、道等中國傳統文化思想,臻選滿(mǎn)綠翡翠雕雙環(huán)、镈形翡翠、柱形翡翠、翡翠蛋面、翡翠玉環(huán)等品牌珍藏多年的重要主石,將中國之美,凝萃于眼前這一件件高級珠寶方寸間,共襄美之盛舉。

「乾坤寧壹」滿(mǎn)綠翡翠雕雙環(huán)配鉆石龍圖騰項鏈

「乾坤寧壹」翡翠配鉆石龍圖騰戒指

龍宿授時(shí),乾坤寧壹。龍的象形文字源于東宮蒼龍七宿。古人仰望星空,遼遠天地間,一列明亮、巨大的星宿閃耀于亙古蒼穹,謂之龍星。華夏先民以龍星觀(guān)象授時(shí),順時(shí)而耕,肇啟中華文明,我們也因此自稱(chēng)為“龍的傳人”。

作為系列開(kāi)篇作品,「乾坤寧壹」呈現源自遠古龍星的璀璨回響。此條項鏈以一枚清潤的翡翠雙環(huán)為主石,翡翠雙環(huán)又名乾坤圈,乾為天,坤為地,天地交泰,陰陽(yáng)調和。作品中的龍紋抽象而神秘,設計靈感源于戰國早期玉龍佩,其造型扁平,線(xiàn)條簡(jiǎn)潔而富于象征意味。神龍抬頭回首、躬腰卷尾,綴以明亮黃鉆,輝映“龍抬頭”之星象,神性與藝術(shù)感并存。項鏈整體氣質(zhì)端莊平衡,清潤雅逸,高級珠寶感與文化傳承感相融。

「紫宸漢儀」紫羅蘭翡翠配鉆石龍圖騰?墜

飛龍在天,紫宸漢儀。古人認為萬(wàn)物皆有靈性,玉器美石是山川精華,具有通靈的力量,成書(shū)于戰國末期的《周禮》把壁、琮、圭、璋、琥、璜等玉器作為“六器”,以玉璧禮天,可以溝通天、地、人。此對耳墜的龍紋靈感,即是來(lái)自一件無(wú)與倫比的禮器-戰國龍虎紋出廓璧。

作品以東方折扇為整體造型設計,扇緣部分融入玉璧出廓處的鏤雕龍紋,氣質(zhì)古典秀美。時(shí)近仲夏,辰宿列張,蒼龍七宿在空中呈現完整龍形,自在遨游,稱(chēng)為“飛龍在天”,如同此套作品中的龍紋形象。白金鑲鉆的立體龍紋曲線(xiàn)激烈,富于彈性,龍尾卷曲而有分岔,寓剛健于婀娜,行勁遒于婉媚,給人以豐饒飽滿(mǎn)之感。耳墜主體呼應鏤雕設計,扇面龍骨做雙層鑲嵌,營(yíng)造前后層次感,令作品清透而立體。

「吉喆禮昊」紅碧璽配老山檀雙龍穿璧圖騰胸針

交龍為旂,吉喆禮昊。龍紋演變至漢代,已有具象的龍首形象,兩龍首尾相倚、相交蟠結,穿玉璧而過(guò),象征“天地交感,合氣共生”,寓意子息繁盛。先民對生命奧妙的探尋,幻化在這浪漫的圖騰中。此件胸針整體造型形似帛畫(huà),沿中軸對稱(chēng),優(yōu)雅莊重,滿(mǎn)含著(zhù)冉冉升起的希望,充滿(mǎn)天人合一的氣質(zhì)。溫雅的老山檀搭配白金鑲嵌鉆石龍身,沉穩而華貴。配?自漢代文物及國色中汲取靈感,以朱紅及暖褐色為基調,雍容、溫暖、熱烈。紅碧璽為陰,檀木為陽(yáng),與清透白鉆交輝,神秘的原始圖騰中,洋溢著(zhù)勃勃生機,護佑?對璧?佳偶。

「龍逸神霄」如意紋镈形翡翠配白玉云龍圖騰胸針

龍者,乘云氣,御陰陽(yáng),合則成體,散則成章,變化不測,入地升天… 此枚胸針氣韻生動(dòng),力與美相結合恰到好處。龍體遨游于天際,祥云飄逸于霄漢,彰顯繁盛氣象。祥龍昂首挺胸,尾部與后腿部相互纏繞,莊重霸氣,周身以紅寶石刻畫(huà)火焰,令人望之而感受到尊貴威嚴。此件作品臻選一枚意形俱佳的如意紋镈形翡翠為主石,系為大麗和和品牌多年珍藏。寶镈聲如大鐘,洪亮悠揚,是青銅器中裝飾最豪華的樂(lè )器,奏響華夏禮樂(lè )正?。此一滿(mǎn)綠翡翠器型珍罕稀有,洋溢著(zhù)氣勢之美。整體配色及線(xiàn)條靈感取自敦煌壁畫(huà),以緋白相映,翡翠之綠點(diǎn)綴。祥云盈涌,柔韌線(xiàn)條,仿若敦煌飛天的舒展舞帶,令作品在沉穩之余,不失飄逸激蕩。

「龍律晟陽(yáng)」如意紋镈形翡翠配鉆石龍圖騰胸針

胸針自唐代鎏金鐵芯銅龍中汲取靈感,充滿(mǎn)律動(dòng)感與陽(yáng)剛之氣。臻選滿(mǎn)綠镈形翡翠為主石,龍形主體凌厲遒勁,神采飛揚,具有盛世龍紋特有的雄勁與鮮活,頗具時(shí)代風(fēng)貌。龍身以耀眼白鉆及璀璨黃鉆鑲嵌,并以縞瑪瑙構成立體龍鱗,盤(pán)旋矯健、須目?jì)f張,蓄勢待發(fā),意態(tài)生動(dòng),令人驚艷。

「嘉瑗偕吟」翡翠配鉆石可轉換式龍圖騰項鏈

此件作品為胸針及項鏈兩用款式,于唐代鎏金銅龍首銀鏈中汲取靈感。左右對稱(chēng)的龍首勾住兩枚翡翠玉環(huán),形成雙龍偕吟之勢。為使龍鱗更為立體,鏈身部分運用圓鉆三面環(huán)鑲,分段式線(xiàn)條亦使得鏈身更靈活。翡翠玉環(huán)與龍首連接處設有精巧機關(guān),可拆卸為一枚風(fēng)格獨特的帷幔式胸針。

「玉宸龍襄」柱形翡翠配鉆石升龍圖騰?墜

?宸,即為帝王宮殿;龍襄,即為龍騰向上之形。此對翡翠耳墜的設計靈感源于宋代晉祠圣母殿前的蟠龍雕柱,蟠龍柱只在最高等級的殿宇中使用,莊重肅穆。此套作品中,一對雙龍呈盤(pán)曲環(huán)繞狀,正欲向上升騰而起,龍首微微向下,寓意君臨天下。黃色藍寶石與縞瑪瑙搭配,沉穩而又充滿(mǎn)朝氣,幾何切割配石勾勒鱗甲,風(fēng)從云生,一派生氣。

「龍熹盈澤」翡翠配紅尖晶及鉆石雙龍取水圖騰項鏈

「龍熹盈澤」翡翠配紅尖晶及鉆石戒指

將兩兩相對的雙龍圖形融入現代高級珠寶,以正紅尖晶搭配滿(mǎn)綠翡翠,間以珍珠點(diǎn)綴,不同種材質(zhì)的圓珠構成珠圓玉潤的美感。龍形主體身軀修長(cháng)、纖秀典雅,如波浪般舞動(dòng)的線(xiàn)條,傳遞吉祥喜悅的氣息。龍首以具象寫(xiě)實(shí)手法表達,逐步向后過(guò)渡至抽象的幾何龍鱗,寫(xiě)實(shí)與抽象結合的珠寶語(yǔ)言,為作品帶來(lái)現代高級珠寶氣質(zhì)。

「甲辰盛容」紅尖晶配鉆石升龍圖騰項鏈

「甲辰盛容」紅尖晶配鉆石升龍圖騰耳墜

以正紅尖晶石為主石,結合歷史悠久的串珠設計,大氣雍容。升龍造型靈感取自明代龍椅,彰顯氣勢與昂昂上升之態(tài),紅尖晶串珠如朝霞流淌祥龍周身,通透飽和的紅色調令作品富于華麗感。不同琢型的寶石刻畫(huà)出龍鱗立體姿態(tài),銜接流暢,結構靈動(dòng)。配套耳墜延續與項鏈一致的現代風(fēng)格,祥龍身軀抽象為 S 形線(xiàn)條,盤(pán)繞于自然垂落的尖晶石串珠上,一步一搖,靈動(dòng)不凡。

「龍耀明晴」翡翠配黃色藍寶石卷草龍圖騰胸針

此枚胸針的龍身造型別具一格,靈感源于明清時(shí)期盛行的卷草龍紋。龍紋演化至明清,龍身主體形象已較為固定,并與至尊皇權密不可分。這一時(shí)期的龍紋在裝飾元素與藝術(shù)形式上頗具趣味,可見(jiàn)雙龍戲珠、卷草龍紋、祥云龍紋等豐富表現形式。此件作品姿態(tài)靈動(dòng),龍首回盼,祥龍的頭部、身體及爪子部分簡(jiǎn)化為卷草紋樣,更添藝術(shù)性。

卷草紋由西域流入,盛行于唐代,線(xiàn)條流暢華麗,又具連綿不絕之意。這一紋樣傳承至明代,與龍紋融合,演變成為卷草龍紋,是千百年來(lái)文明融合的見(jiàn)證。作品整體配色以 黃、白兩色為主,明亮而充滿(mǎn)活力,胸針下部點(diǎn)綴鉆石與水晶組成的龍鱗造型配鏈,鉆石的閃耀與水晶的清透輝映,展現龍鱗獨特的光澤感。

每一種文明,皆有其獨特的美學(xué)體系,作為誕生于杭州的高級珠寶品牌,大麗和和滿(mǎn)懷對古典中國的深情及對寬廣世界的探索,在 2024 甲辰龍年,于法國盧浮宮全球首發(fā)此一重要系列。龍氣萬(wàn)象,歷經(jīng)千年仍氣韻生動(dòng);一如中國美學(xué),淵深豐盈,生生不息...


關(guān)鍵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