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綜合 > 社會(huì ) > 正文

華清飛揚能否打破“游戲企業(yè)過(guò)會(huì )難”魔咒

時(shí)間:2018-04-16 19:03:31    來(lái)源:人民網(wǎng)-國際金融報    

近日,北京華清飛揚網(wǎng)絡(luò )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jiǎn)稱(chēng)“華清飛揚”)提交了申報稿,欲登陸創(chuàng )業(yè)板,公開(kāi)發(fā)行不超過(guò)3710萬(wàn)股,占發(fā)行后總股本的比例不低于25%。

公開(kāi)資料顯示,華清飛揚為國內專(zhuān)業(yè)的網(wǎng)絡(luò )游戲研發(fā)和運營(yíng)商,致力于游戲產(chǎn)品的自主開(kāi)發(fā)和運營(yíng),游戲產(chǎn)品類(lèi)型主要包括移動(dòng)游戲和網(wǎng)頁(yè)游戲,且游戲產(chǎn)品以軍事策略為主體,兼及多種游戲題材,以自主研發(fā)為中心,面向國內、國際市場(chǎng)全球化協(xié)同發(fā)展。

記者發(fā)現,華清飛揚存在給股東大方分“利”、對員工“小氣”降薪、業(yè)績(jì)成長(cháng)性存疑、行政處罰頗多等問(wèn)題。

股東“分利”,員工降薪

招股說(shuō)明書(shū)顯示,華清飛揚2015年-2017年的凈利潤分別為10594.59萬(wàn)元、2514.52萬(wàn)元、11027.95萬(wàn)元,其中2016年的凈利潤較2015年下降了76.27%,主要系因華清飛揚2016年確認了8247.25萬(wàn)元的股份支付費用。

一般來(lái)說(shuō),股份支付分為以權益結算的股份支付和以現金結算的股份支付。華清飛揚采取何種方式進(jìn)行股份支付?為何要在報告期內“分利”,而且是如此大額的股份支付?

此外,華清飛揚2015年-2017年營(yíng)業(yè)收入分別為29982.25萬(wàn)元、41937.74萬(wàn)元、43729.58萬(wàn)元,扣非后凈利潤分別為10598.54萬(wàn)元、10631.09萬(wàn)元、10847.83萬(wàn)元,呈現上升的趨勢。

然而,記者發(fā)現,華清飛揚雖然營(yíng)收和扣非凈利潤都呈現逐年增長(cháng)的現象,但對員工卻更為“苛刻”了。

招股說(shuō)明書(shū)顯示,華清飛揚2016年、2017年的銷(xiāo)售人員均為52人,其銷(xiāo)售人員平均薪酬分別為38.76萬(wàn)元、36.18萬(wàn)元,其中2017年銷(xiāo)售人員的平均薪酬較2016年減少了2.58萬(wàn)元。

同期華清飛揚董監高中的關(guān)鍵管理人員薪酬分別為1443.67萬(wàn)元、1212.03萬(wàn)元,其中,2017年關(guān)鍵管理人員薪酬較2016年減少了231.64萬(wàn)元。

記者計算,華清飛揚2017年發(fā)給銷(xiāo)售人員的薪酬比2016年少了134.16萬(wàn)元。再加上關(guān)鍵管理人員薪酬的減少,2017年華清飛揚兩項薪酬金額減少了365.8萬(wàn)元。

為何華清飛揚在營(yíng)業(yè)收入、扣非凈利潤都上升的情況下,給員工的薪酬反而降低了?為何在董監高人員變動(dòng)不大的情況下,董監高中的關(guān)鍵管理人員薪酬減少了16.05%?

對此,一位業(yè)內人士向記者表示,一般情況下,隨著(zhù)企業(yè)越來(lái)越賺錢(qián),員工相應的待遇也會(huì )提高。

以招股書(shū)披露的薪酬情況來(lái)看,如果上述兩項薪酬的支付沒(méi)有減少,不考慮員工薪酬納稅的情況,華清飛揚2017年扣非后凈利潤為10482.03萬(wàn)元,低于2015年、2016年,是報告期內最低的。

除此之外,記者還發(fā)現,華清飛揚對“老板”似乎挺大方的。

招股說(shuō)明書(shū)顯示,王斌、由艷麗夫妻二人為華清飛揚實(shí)際控制人,任職公司董事長(cháng)和董事,直接和間接控制52.72%股份,二人2017年分別領(lǐng)取薪酬499.8萬(wàn)元、63.5萬(wàn)元,合計為563.3萬(wàn)元,接近同期董監高中關(guān)鍵管理人員薪酬的一半(約46.48%)。

成長(cháng)性存疑,游戲企業(yè)過(guò)會(huì )難

雖然報告期內華清飛揚業(yè)績(jì)呈現上升趨勢,但是,如何保證公司成長(cháng)性可能是其要“攻克”的問(wèn)題。

招股說(shuō)明書(shū)顯示,華清飛揚的主營(yíng)業(yè)務(wù)收入主要來(lái)自于4款APP游戲,其分別為《戰艦帝國》、《全民坦克聯(lián)盟》、《艦指太平洋》、《坦克風(fēng)暴》,四者2015年-2017年合計產(chǎn)生的收入分別為24318.98萬(wàn)元、38160.87萬(wàn)元、40060.66萬(wàn)元。

值得注意的是,《戰艦帝國》2016年、2017年產(chǎn)生的收入分別為24230.22萬(wàn)元、22343.76萬(wàn)元,其中2017年較2016年下降了1886.46萬(wàn)元;《坦克風(fēng)暴》2015年-2017年產(chǎn)生的收入分別為3961.51萬(wàn)元、3018.21萬(wàn)元、2525.67萬(wàn)元,呈現持續下降的趨勢。

對此,一位從事游戲開(kāi)發(fā)的資深人士向記者表示,一般情況下,APP游戲類(lèi)軟件的壽命大約在一年左右,較好的APP游戲類(lèi)軟件的壽命大約在3-5年,過(guò)了這個(gè)時(shí)間點(diǎn),APP游戲類(lèi)的軟件帶來(lái)的收入就會(huì )出現下滑的現象。

那么,華清飛揚如何保證企業(yè)持續成長(cháng),可能是其上會(huì )要解釋的最大問(wèn)題之一。

與此同時(shí),從流傳的光大證券內部保代培訓資料來(lái)看,游戲行業(yè)并不被發(fā)審委所看好,主要原因是其本身違背了“脫虛向實(shí)”的政策導向。且傳聞?dòng)耙?、文化、游戲等輕資產(chǎn)行業(yè)IPO監管趨嚴。

以2017年被否的尼畢魯為例,其2015年營(yíng)收5.43億元,2016年上半年營(yíng)收為3.47億元,業(yè)績(jì)表現亮眼,但發(fā)審委對其業(yè)務(wù)資質(zhì)、收入的真實(shí)性與可靠性、海外業(yè)務(wù)的合理合法性、經(jīng)營(yíng)業(yè)務(wù)的可持續性、對外投資的風(fēng)險控制等五大問(wèn)題進(jìn)行了關(guān)注。

記者發(fā)現,游戲企業(yè)在IPO過(guò)程中,證照或審批手續不完備需要特別注意,而游戲運營(yíng)數據和收入也越來(lái)越受到發(fā)審委的關(guān)注,游戲行業(yè)的自充值、刷榜行為會(huì )導致企業(yè)收入真實(shí)性與可靠性受到懷疑,只靠?jì)扇钣螒颉疤舸罅骸钡钠髽I(yè)也需要對研發(fā)人員穩定性、持續研發(fā)能力、經(jīng)營(yíng)業(yè)績(jì)的可持續性等作出說(shuō)明。

行政處罰多,經(jīng)營(yíng)規范性存疑

除了上述問(wèn)題,華清飛揚還存在行政處罰較多的情況。

招股說(shuō)明書(shū)顯示,華清飛揚存在5起行政處罰。

第一起,2015年5月18日,北京市文化市場(chǎng)行政執法總隊對華清有限(華清飛揚前身)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認定華清有限以隨機抽取等偶然方式誘導網(wǎng)絡(luò )游戲用戶(hù)采取投入法定貨幣或者網(wǎng)絡(luò )游戲虛擬貨幣方式獲取網(wǎng)絡(luò )游戲產(chǎn)品和服務(wù)的行為違反了《網(wǎng)絡(luò )游戲管理暫行辦法》,并對華清有限處以1萬(wàn)元罰款。

第二起,2015年5月18日,北京市文化市場(chǎng)行政執法總隊對華清有限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認定華清有限提供含有禁止內容的網(wǎng)絡(luò )游戲產(chǎn)品和服務(wù)的行為,違反了《網(wǎng)絡(luò )游戲管理暫行辦法》,并對華清有限處以1.5萬(wàn)元罰款。

第三起,2015年12月31日,北京市文化市場(chǎng)行政執法總隊對華清飛揚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認定華清飛揚存在通過(guò)法定貨幣購買(mǎi)的虛擬貨幣隨機抽取游戲道具的行為,違反了《網(wǎng)絡(luò )游戲管理暫行辦法》規定,并對華清飛揚處以1萬(wàn)元罰款。

第四起,2018年1月11日,北京市東城區文化委員會(huì )對華清飛揚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認定華清飛揚未要求網(wǎng)絡(luò )游戲用戶(hù)使用有效身份證件進(jìn)行實(shí)名注冊的行為違反了《網(wǎng)絡(luò )游戲管理暫行辦法》,并對華清飛揚處以1000元罰款。

第五起,2018年1月11日,北京市東城區文化委員會(huì )對華清飛揚作出《行政處罰決定書(shū)》,認定華清飛揚以隨機抽取等偶然方式誘導網(wǎng)絡(luò )游戲用戶(hù)采取投入法定貨幣或者網(wǎng)絡(luò )游戲虛擬貨幣方式獲取網(wǎng)絡(luò )游戲產(chǎn)品和服務(wù)的行為違反了《網(wǎng)絡(luò )游戲管理暫行辦法》,并對華清飛揚處以1萬(wàn)元罰款。

雖然針對上述行政處罰,相關(guān)政府部門(mén)已開(kāi)具“不屬于重大違法違規行為”的證明,但游戲企業(yè)業(yè)務(wù)資質(zhì)等規范性問(wèn)題一直受到監管層的關(guān)注。

一位律師向記者表示,一般情況下,如果企業(yè)受到的行政處罰過(guò)多,那么這家企業(yè)的經(jīng)營(yíng)可能不規范,存在一定的經(jīng)營(yíng)風(fēng)險。

關(guān)鍵詞: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