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綜合 > 今日頭條 > 正文

傳銷(xiāo)屢禁不止根源是什么

時(shí)間:2018-05-29 14:11:15    來(lái)源:法制日報    

傳銷(xiāo)屢禁不止根源是什么

專(zhuān)家呼吁建立聯(lián)動(dòng)機制形成打擊合力

5月25日,東北大學(xué)畢業(yè)生李文星因遭遇招聘詐騙、深陷傳銷(xiāo)組織致死事件發(fā)生1年后,其曾誤入的傳銷(xiāo)組織“蝶貝蕾”中,6名成員因涉嫌非法拘禁罪日前被天津檢方公訴至靜海區法院,其中兩名核心成員還被訴涉嫌組織、領(lǐng)導傳銷(xiāo)活動(dòng)罪。一再觸痛公眾神經(jīng)的“傳銷(xiāo)”二字再次成為網(wǎng)絡(luò )熱詞。

近年來(lái),傳銷(xiāo)和變相傳銷(xiāo)活動(dòng)雖屢遭“嚴打”,卻一直難以有效根除。相關(guān)部門(mén)監管不力、有關(guān)法律懲罰不夠、參與人員利欲熏心……每當有傳銷(xiāo)案件曝出時(shí),不少人都習慣用這些話(huà)語(yǔ)指責。

然而傳銷(xiāo)活動(dòng)屢禁不止的根源究竟是什么?在打擊傳銷(xiāo)違法犯罪活動(dòng)中,各地還存在哪些短板?如何才能徹底根除這一“經(jīng)濟邪教”?

“應建立打擊傳銷(xiāo)的聯(lián)動(dòng)機制,充分發(fā)揮工商、公安、街道辦、金融監管等相關(guān)部門(mén)的各自?xún)?yōu)勢。”多位業(yè)內專(zhuān)家在接受《法制日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目前,傳銷(xiāo)打擊主要由工商、公安、街道辦等部門(mén)分工負責,但難以形成合力。因而,急需充分發(fā)揮打擊傳銷(xiāo)聯(lián)動(dòng)機制的整體、系統打擊作用,挖源頭、斷網(wǎng)絡(luò )、打骨干。

傳銷(xiāo)活動(dòng)仍呈蔓延之勢

“如果全北京2000多萬(wàn)人早上起來(lái),都想著(zhù)心情很陽(yáng)光,空氣很好,那一定不會(huì )有霧霾,這就叫共振。”聽(tīng)到“培訓講師”喊出這樣的話(huà),身處局外的我們或許會(huì )不屑地一笑,但身在局中的他們卻深信不疑。最近,有媒體記者臥底“創(chuàng )造豐盛”,揭秘了一個(gè)以“宇宙能量”斂財的傳銷(xiāo)類(lèi)機構。

傳銷(xiāo),自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傳入我國后,以“暴富”為餌,誘使一批又一批人誤入歧途。雖然歷經(jīng)二十多年的打擊,但傳銷(xiāo)頑疾依然難以根治。

“李文星之死案件將傳銷(xiāo)活動(dòng)的嚴重危害凸顯于人民群眾的視野,懲治和預防此類(lèi)犯罪已刻不容緩。”中南財經(jīng)政法大學(xué)刑事司法學(xué)院副院長(cháng)、經(jīng)濟犯罪防控研究中心主任、博士生導師董邦俊教授告訴記者,當前傳銷(xiāo)行為呈蔓延之勢,傳銷(xiāo)的行為方式發(fā)生了重要變化,由過(guò)去以假冒偽劣產(chǎn)品的銷(xiāo)售為手段傳銷(xiāo)發(fā)展為無(wú)商品的傳銷(xiāo),且利用網(wǎng)絡(luò )進(jìn)行傳銷(xiāo)更是強化了傳銷(xiāo)的破壞能力。

“資本運作、就業(yè)欺詐成為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的新常態(tài)。”董邦俊表示,傳銷(xiāo)犯罪分子不再提供任何商品服務(wù),而是采用詐騙或綁架的方式讓受害者陷入他們設置的陷阱:比如通過(guò)貼招工宣傳廣告,或者發(fā)布資本運作信息等,騙取受害人的錢(qián)財。有的犯罪分子直接在網(wǎng)絡(luò )上發(fā)布這些信息,讓受害者主動(dòng)參與;有的犯罪分子則利用國家政策,進(jìn)行投資理財詐騙;甚至有的犯罪分子直接通過(guò)綁架行為控制求職者或者投資人,洗劫其個(gè)人錢(qián)財等。

“傳銷(xiāo)的本質(zhì)仍然沒(méi)有變化,即拉人頭、騙取入門(mén)費,只是拉人頭發(fā)展下線(xiàn)的形式在不斷變化。”在中國人民公安大學(xué)偵查與反恐怖學(xué)院經(jīng)濟犯罪偵查教研室宋利紅副教授看來(lái),傳銷(xiāo)幾乎在全國各地以各種形式滋生蔓延。

宋利紅調研發(fā)現,傳銷(xiāo)的活動(dòng)區域在不斷擴大,涉及面越來(lái)越廣,涉及人員不斷增多,涉及案值不斷增大,傳銷(xiāo)的影響已經(jīng)滲透到眾多的群體,不僅僅涉及大學(xué)生,還有公司員工、退休人員、公務(wù)員等;不僅僅是點(diǎn)對點(diǎn)發(fā)展會(huì )員,網(wǎng)上傳銷(xiāo)案件的點(diǎn)對面發(fā)展會(huì )員發(fā)展迅猛。

“傳銷(xiāo)活動(dòng)具有網(wǎng)上網(wǎng)下相結合的特點(diǎn)愈發(fā)明顯。”令宋利紅擔憂(yōu)的是,在傳統單純依靠親友關(guān)系發(fā)展會(huì )員的基礎上,當前的傳銷(xiāo)也通過(guò)網(wǎng)上平臺發(fā)展會(huì )員;純粹的利用電子商務(wù)等形式進(jìn)行網(wǎng)絡(luò )傳銷(xiāo)的組織,也通過(guò)發(fā)展代理商等形式進(jìn)行地面推廣,在較短的時(shí)間內發(fā)展眾多的人員,發(fā)展速度極快。

此外,傳銷(xiāo)的迷惑性較強。傳銷(xiāo)組織一般不會(huì )承認自己是傳銷(xiāo)行為,總是不斷變換拉人頭的理由,以合法的名義掩蓋違法的活動(dòng)。“傳銷(xiāo)的具體模式在不斷變化,尤其是網(wǎng)絡(luò )傳銷(xiāo)平臺故意規避法律對于傳銷(xiāo)的界定,使得其行為性質(zhì)的認定難度加大,普通群眾辨別更為困難。”宋利紅告訴記者。

多因素致傳銷(xiāo)禁而不絕

湖南秦希燕聯(lián)合律師事務(wù)所主任秦希燕曾多次呼吁從法律和制度層面解決傳銷(xiāo)頑疾,作為全國人大代表,他在全國兩會(huì )上也曾提出議案大聲疾呼。

秦希燕告訴記者,盡管現行的直銷(xiāo)管理條例、禁止傳銷(xiāo)條例以及刑法規定了組織、領(lǐng)導傳銷(xiāo)活動(dòng)罪,在一定程度上遏制了非法傳銷(xiāo)的囂張氣焰,但是由于對非法傳銷(xiāo)參與者缺乏嚴厲、強制性的法律打擊,缺少打擊操作層面的規范指引,對各職能部門(mén)的職責安排、責任承擔的規定不夠明確具體,增加了執法部門(mén)打擊、取締的難度,容易形成各部門(mén)互相推諉、執法消極局面;再加上傳銷(xiāo)組織驅散難、非法傳銷(xiāo)取證難以及缺乏必要的限制人身自由的強制性措施,缺乏有效制止和查辦經(jīng)濟違法行為的強制手段,導致非法傳銷(xiāo)禁而不絕。

“現行法律對打擊傳銷(xiāo)的規定相對滯后。”秦希燕坦言,當前,對傳銷(xiāo)的打擊主要由工商行政處罰和公安刑事追訴兩部分組成。前者依據的是禁止傳銷(xiāo)條例第7條,但因工商部門(mén)沒(méi)有偵查權,取證困難;后者依據的是刑法第224條,但構成犯罪的組織者和領(lǐng)導者必須是三級以上并發(fā)展30人以上,入罪起點(diǎn)設置過(guò)高,導致刑事責任追究難。

對此,董邦俊表示認同。他說(shuō),由于刑事立法存在適用困難,對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懲治不力。雖然刑法中規定了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但是,如何對該罪進(jìn)行定罪量刑存在一定困難。對犯罪分子的刑罰懲處幅度太輕,犯罪成本較低,導致犯罪分子敢于冒著(zhù)刑事追究的風(fēng)險。

董邦俊告訴記者:“各部門(mén)在打擊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上仍然各自為政,沒(méi)有形成有效的合作機制。”從當前傳銷(xiāo)犯罪的發(fā)案情況看,各部門(mén)都還沒(méi)有很好地發(fā)揮作用,如就業(yè)信息的發(fā)布與規范、電信網(wǎng)絡(luò )信息的管理、公安機關(guān)對傳銷(xiāo)案件的偵辦、金融管理部門(mén)對金融活動(dòng)的監管等,都還沒(méi)有形成共同的運作機制和運作平臺,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處于管不了或者無(wú)人管的狀態(tài)。

董邦俊補充說(shuō),缺乏應對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的長(cháng)效機制,執法與司法不能跟上傳銷(xiāo)犯罪的形勢。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分子不斷地翻新花樣,改頭換面,然而執法者與司法者沒(méi)有與時(shí)俱進(jìn),對傳銷(xiāo)活動(dòng)犯罪的危害性認識不足,使他們容易逃脫法網(wǎng)。

“此外,受一夜暴富思想的影響,大多數傳銷(xiāo)人員既不想付出資金又不想付出勞動(dòng),都希望在最短的時(shí)間內獲得最大的利益,這種思想使他們想盡辦法多騙些人加入傳銷(xiāo)組織。”秦希燕說(shuō),嚴峻的就業(yè)形勢、沉重的社會(huì )壓力促使某些人成為傳銷(xiāo)的主力。

“參與傳銷(xiāo)人員被洗腦,不認為是傳銷(xiāo),是打擊傳銷(xiāo)的難點(diǎn)所在。”宋利紅告訴記者,打擊處理力度不夠、處罰較輕以及各地打擊力度的不統一,某種程度造成了傳銷(xiāo)的不斷外溢、轉移、蔓延。

宋利紅說(shuō),眾多的傳銷(xiāo)行為一般屬于違法行為,工商部門(mén)只能采取罰款、沒(méi)收、解散、遣返等措施,但傳銷(xiāo)犯罪本質(zhì)上是人傳人的問(wèn)題,恰恰工商部門(mén)無(wú)法對涉案人采取措施,導致遣而不返、解而不散、轉移再聚;公安機關(guān)只能對組織者、領(lǐng)導者追究刑事責任,而對廣大的參與傳銷(xiāo)者無(wú)能為力。眾多的參與傳銷(xiāo)人員無(wú)法得到有效的打擊,這些人員會(huì )轉移陣地另起爐灶、改頭換面繼續從事傳銷(xiāo)行為,這些人員反而成為了傳銷(xiāo)的傳播者。

建立打擊傳銷(xiāo)聯(lián)動(dòng)機制

“要徹底根除傳銷(xiāo),就要從法律上、制度上進(jìn)行完善。”秦希燕建議將非法傳銷(xiāo)問(wèn)題列入立法計劃。對傳銷(xiāo)的定義、定性、法律后果、監管部門(mén)的分工及職責等問(wèn)題應該著(zhù)重明確及細化。同時(shí),針對傳銷(xiāo)活動(dòng)積極參加者增設誘騙、脅迫他人參加傳銷(xiāo)組織罪,增強刑法自身結構的內在統一性。

秦希燕呼吁“成立專(zhuān)門(mén)反傳銷(xiāo)部門(mén)”,在工商、公安、民政、街道等各職能部門(mén)設專(zhuān)門(mén)打擊傳銷(xiāo)辦公室,整治責任落實(shí)到片區、落實(shí)到直接責任人,把整治工作長(cháng)期化、日?;?整治責任更加嚴格化、明確化。

在應對網(wǎng)絡(luò )傳銷(xiāo)犯罪方面,秦希燕則建議,盡快制定反傳銷(xiāo)的網(wǎng)絡(luò )零售管理條例,建立健全包括工商、公安、工信、商務(wù)等部門(mén)在內的快捷高效、無(wú)縫對接的全國互聯(lián)網(wǎng)一體化合作監管機制,既強調各部門(mén)之間的明確分工,也著(zhù)眼于形成執法合力,從而更好地打擊和遏制網(wǎng)絡(luò )傳銷(xiāo)犯罪。

“要提高傳銷(xiāo)犯罪的法定刑,降低定罪標準,合理設置人數標準和級別標準,增加犯罪的成本的同時(shí),加大對傳銷(xiāo)犯罪的偵辦力度,強化聯(lián)合執法。”董邦俊同樣認為,傳銷(xiāo)犯罪的懲治需要各部門(mén)的配合,各部門(mén)要積極執法,并及時(shí)向公安司法機關(guān)提供線(xiàn)索。包括社區、城管、工商、電信網(wǎng)絡(luò )、金融等部門(mén)要主動(dòng)發(fā)現傳銷(xiāo)犯罪的苗頭,在法律賦予的職權范圍內予以處置,對于構成犯罪的,應當積極移送案件,形成聯(lián)合打擊機制。

對此,宋利紅建議:“相關(guān)部門(mén)應各自發(fā)揮優(yōu)勢,工商、公安、街道辦、金融監管等齊抓共管,建立信息共享,加強打擊傳銷(xiāo)聯(lián)動(dòng)機制,充分發(fā)揮聯(lián)動(dòng)機制的整體、系統打擊作用,挖源頭、斷網(wǎng)絡(luò )、打骨干。”

宋利紅說(shuō),經(jīng)過(guò)20多年的打擊傳銷(xiāo)案件,各部門(mén)積累了一定的打擊傳銷(xiāo)經(jīng)驗,應積極總結、提煉工商、公安、金融、街道辦等相關(guān)部門(mén)經(jīng)驗,制定出一套系統化的打擊傳銷(xiāo)模型,所有的涉嫌傳銷(xiāo)的風(fēng)險參數輸入模型,設置風(fēng)險等級,突破地域限制,加強工商、公安、檢察院、法院的聯(lián)動(dòng)機制,切實(shí)解決傳銷(xiāo)認定難的問(wèn)題。

在宋利紅看來(lái),傳銷(xiāo)屬于社會(huì )問(wèn)題,不是簡(jiǎn)單的違法犯罪問(wèn)題,應群防群治。相關(guān)宣傳部門(mén)應切實(shí)履行宣傳職能,尤其是針對易參與傳銷(xiāo)的群體,進(jìn)行精準宣傳、點(diǎn)對點(diǎn)宣傳,提高宣傳效果。群眾防范傳銷(xiāo)的覺(jué)悟提高了,可以及時(shí)識別傳銷(xiāo),積極為打擊傳銷(xiāo)提供線(xiàn)索。記者 侯建斌

關(guān)鍵詞: 根源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