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當“聽(tīng)書(shū)”成為一種時(shí)尚 讀書(shū)變得更為多元

時(shí)間:2018-05-17 13:22:36    來(lái)源:人民網(wǎng)    

“碎片化閱讀”帶來(lái)的“閱讀碎片化”,讓淺閱讀、快閱讀大行其道,而深閱讀似乎已成為生活中的一種奢侈。讀書(shū)使人進(jìn)步,科技改變世界。如何讓科技的進(jìn)步服務(wù)于人的發(fā)展,“讀書(shū)”這件事本身,已經(jīng)提出了一個(gè)值得思考的問(wèn)題

“讀書(shū)”這件事,隨著(zhù)數字化閱讀的延伸正變得更為多元,比如“聽(tīng)書(shū)”。

不久前公布的第十五次全國國民閱讀調查數據顯示,有聲閱讀也即“聽(tīng)書(shū)”,受到越來(lái)越多人的歡迎,使用手機APP、微信語(yǔ)音等收聽(tīng)圖書(shū)相關(guān)內容成為閱讀新的增長(cháng)點(diǎn)。2017年,中國成年國民的聽(tīng)書(shū)率為22.8%,較2016年的17.0%提高了5.8個(gè)百分點(diǎn)。在未成年人群體中,聽(tīng)書(shū)頻率也相當高,其中14—17周歲青少年的聽(tīng)書(shū)率達到28.4%。

用耳朵代替眼睛,去占據生活中碎片化的時(shí)間。聽(tīng)書(shū)的流行,是否證明科技與創(chuàng )意正不斷拓展讀書(shū)的外延,為人們提供了閱讀的更多可能性?同時(shí),是否意味著(zhù)數字化閱讀打開(kāi)了新的市場(chǎng)空間,閱讀與生活在數字時(shí)代更深融合?種種已知或未知的嘗試,都值得探討。

不難確認的是,聽(tīng)書(shū)的流行建立在數字化閱讀的潮流之上。中國新聞出版研究院所做的這項國民閱讀調查顯示,2017年我國國民數字化閱讀方式的接觸率為73.0%,較2016年的68.2%上升了4.8個(gè)百分點(diǎn)。同時(shí),有超過(guò)半數成年國民傾向于數字化閱讀方式。

如果說(shuō)聽(tīng)書(shū)還只是一種“前沿”或者說(shuō)時(shí)尚的閱讀方式,數字化閱讀則幾乎已經(jīng)可以被稱(chēng)為這個(gè)時(shí)代的一種主流生活方式。君不見(jiàn),早班地鐵里,人手一部手機的“低頭族”比比皆是,很多人手拿一張報紙的場(chǎng)景已一去不返。當然,看手機是否就等同于“閱讀”,還需要打個(gè)問(wèn)號。某種意義上,包含在這種場(chǎng)景中的數字化閱讀,正在不知不覺(jué)間影響著(zhù)人們的閱讀習慣。如果說(shuō)這種閱讀方式起初只是為了填充人們的“碎片時(shí)間”,如今則需進(jìn)一步發(fā)問(wèn),閱讀是否正在被這種方式“撕成碎片”?

仔細想想,無(wú)論何種閱讀方式,你現在是否還能沉下心來(lái)讀完一本書(shū),還是隔幾分鐘就要拿起手機刷刷微博、流連于朋友圈?當以秒計算的短視頻日漸流行,無(wú)數轉瞬即逝的興趣點(diǎn)如走馬燈般輪轉。腦海中的印象就像海浪一遍遍沖刷著(zhù)沙灘,最終卻難留痕跡。“碎片化閱讀”帶來(lái)的“閱讀碎片化”,讓淺閱讀、快閱讀大行其道,而深閱讀似乎已成為生活中的一種奢侈。數字化閱讀帶來(lái)的“雙刃劍”效應,需要更多維度、更深層面的觀(guān)察。

當科技演進(jìn)到今天,閱讀方式的變遷雖然早已超越人們以往的想象邊界,閱讀的真正內涵與價(jià)值,其實(shí)并沒(méi)有發(fā)生多少改變。讀書(shū)使人進(jìn)步,科技改變世界,而歸根結底,如何讓科技的進(jìn)步服務(wù)于人的發(fā)展,“讀書(shū)”這件事本身,已經(jīng)提出了一個(gè)值得思考的問(wèn)題。

關(guān)鍵詞: 時(shí)尚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