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網(wǎng)售處方藥有望放開(kāi)? 業(yè)內人士稱(chēng)處方外流癥結難解

時(shí)間:2018-06-01 08:44:13    來(lái)源:證券日報    

“網(wǎng)售處方藥要放開(kāi)了。”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醫藥電商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這一次是有范圍的放開(kāi),對行業(yè)來(lái)說(shuō)意義重大。

值得一提的是,就在數月前,整個(gè)醫藥電商圈還處于對未來(lái)發(fā)展的擔憂(yōu)之中。

上述醫藥電商人士向記者表示:“此次放開(kāi)的處方藥主要在集中在常見(jiàn)藥、慢病藥領(lǐng)域。相關(guān)部門(mén)正在制定負面清單。”另外,與2017年11份發(fā)布的征求意見(jiàn)稿版本不同,未來(lái)藥品網(wǎng)售平臺可以展示處方藥信息、單體藥店也可以網(wǎng)售藥品是本次修改方案的重大變化。

國家行政學(xué)院副教授胡穎廉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對網(wǎng)售處方藥還是要持審慎監管態(tài)度。他提及,目前多地在推進(jìn)電子處方,即醫院開(kāi)具電子處方之后,患者去社會(huì )藥店取藥。但這不代表網(wǎng)售處方藥放開(kāi)。在其看來(lái),網(wǎng)售處方藥是“網(wǎng)上開(kāi)處方,網(wǎng)上售藥”。

第三方醫藥服務(wù)體系麥斯康萊創(chuàng )始人史立臣對網(wǎng)售處方藥放開(kāi)并不樂(lè )觀(guān)。“網(wǎng)售處方藥的前提是實(shí)現處方外流,這需要對接醫療機構系統才行?,F實(shí)是,醫療機構不會(huì )隨意對接外部的系統”。

值得一提的是,政策的變化也將影響各方的“奶酪”。如若網(wǎng)售處方藥政策打開(kāi),布局醫藥電商的企業(yè)、單體藥店以及醫院都將會(huì )受到影響,或受益,或利益遭到挑戰。

網(wǎng)售處方藥解禁?

網(wǎng)售處方藥歷經(jīng)政策多次變化。

2014年國家食藥監總局發(fā)布《互聯(lián)網(wǎng)食品藥品經(jīng)營(yíng)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jiàn)稿》,擬放開(kāi)網(wǎng)上藥店的處方藥銷(xiāo)售。

2017年11月14日,國家食藥監總局發(fā)布《網(wǎng)絡(luò )藥品經(jīng)營(yíng)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jiàn)稿)》,擬規定“網(wǎng)絡(luò )藥品銷(xiāo)售者為藥品零售連鎖企業(yè)的,不得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處方藥”、“向個(gè)人消費者銷(xiāo)售藥品的網(wǎng)站不得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發(fā)布處方藥信息”。

“如果這一政策(2017年11月份版本)落地實(shí)施,將對醫藥電商業(yè)務(wù)產(chǎn)生沖擊,無(wú)論是進(jìn)軍醫藥電商的藥企、連鎖藥店、單體藥店,都將產(chǎn)生影響。”一位行業(yè)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

今年以來(lái),網(wǎng)售處方藥放開(kāi)的消息又屢次傳出。4月28日,國務(wù)院辦公廳發(fā)布關(guān)于促進(jìn)“互聯(lián)網(wǎng)+醫療健康”發(fā)展的意見(jiàn)。其中提出完善“互聯(lián)網(wǎng)+”藥品供應保障服務(wù)。對線(xiàn)上開(kāi)具的常見(jiàn)病、慢性病處方,經(jīng)藥師審核后,醫療機構、藥品經(jīng)營(yíng)企業(yè)可委托符合條件的第三方機構配送。探索醫療衛生機構處方信息與藥品零售消費信息互聯(lián)互通、實(shí)時(shí)共享,促進(jìn)藥品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和醫療物流配送等規范發(fā)展。

如今,市場(chǎng)再次傳出網(wǎng)售處方藥有范圍放開(kāi)的消息。政策走向發(fā)生了180度大逆轉,醫藥電商企業(yè)再次興奮起來(lái)。

“預計今年8月份將公布最新的政策版本。”上述行業(yè)人士表示,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處方藥更有利于藥監部門(mén)對處方藥銷(xiāo)售進(jìn)行有效監管,只要憑借電子訂單與處方記載事項一致即可實(shí)現監管,能夠完全杜絕假藥、劣藥和回收藥的銷(xiāo)售,保證用藥安全,實(shí)現藥品全程追溯。另外藥品零售企業(yè)在網(wǎng)上執行憑處方銷(xiāo)售,才更好地實(shí)現“網(wǎng)上網(wǎng)下一致”的原則。

對于哪些處方藥可以納入網(wǎng)售名單,一位醫藥行業(yè)人士的表示:“即使放開(kāi),此次可以放開(kāi)的處方藥范圍也很有限。”在其看來(lái),中成藥完全可以作為常見(jiàn)藥品放開(kāi),而抗生素、針劑類(lèi)藥品則不適宜網(wǎng)絡(luò )銷(xiāo)售。

處方藥信息有望更透明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1月份發(fā)布的《網(wǎng)絡(luò )藥品經(jīng)營(yíng)監督管理辦法(征求意見(jiàn)稿)》擬規定“向個(gè)人消費者銷(xiāo)售藥品的網(wǎng)站不得通過(guò)網(wǎng)絡(luò )發(fā)布處方藥信息”。這引起了醫藥電商圈集體不安。

“這相當于打蛇打七寸,抓住了互聯(lián)網(wǎng)藥品監管的要害。”一位醫藥行業(yè)觀(guān)察人士向記者表示,企業(yè)連處方藥信息都不能展示了,以后打擦邊球賣(mài)藥現象將會(huì )被遏制。

但在醫藥電商圈內人士看來(lái),網(wǎng)售處方藥更有利于推進(jìn)醫藥分開(kāi)、降低藥價(jià)。“通過(guò)網(wǎng)上處方藥藥品信息展示,讓藥品價(jià)格透明,可以有效平抑虛高藥價(jià),節省消費者和國家醫保支出,同時(shí)通過(guò)消費者評價(jià)可以有效監督零售企業(yè)的經(jīng)營(yíng)服務(wù)能力,還可以普及安全用藥知識”。

上述不愿透露姓名的醫藥電商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如果不推行醫藥電商業(yè)務(wù),藥品價(jià)格、尤其是處方藥價(jià)格將變得不透明,老百姓的醫療費用、醫保費用支出也將受影響。其向記者介紹,其所在的平臺經(jīng)常收到藥品生產(chǎn)企業(yè)、尤其是處方藥生產(chǎn)企業(yè)要求上調其產(chǎn)品價(jià)格,“有的藥品價(jià)格從11.25元/盒,漲至158元/盒,漲幅達1304%。”

《證券日報》記者也向其他電商平臺進(jìn)行咨詢(xún),其也向記者表示,確實(shí)收到了這樣的信息,這是企業(yè)正常的維價(jià)行為,為了防止市場(chǎng)上出現不同的價(jià)格,打亂其營(yíng)銷(xiāo)體系。

對此,一位醫藥行業(yè)分析人士向記者這樣解讀藥企的維價(jià)現象:目前很多地方招標采取價(jià)格聯(lián)動(dòng)政策,如果獲取到某企業(yè)藥品的市場(chǎng)零售價(jià)格低于招標價(jià)格,則會(huì )相應的調低相關(guān)藥品的采購價(jià)。這對企業(yè)來(lái)說(shuō),會(huì )形成壓力:相同的產(chǎn)品出現不同的價(jià)格,會(huì )打亂其市場(chǎng)銷(xiāo)售,最終公司的業(yè)績(jì)也會(huì )受到影響。

“目前,很多藥企的處方藥已經(jīng)‘撤離’零售市場(chǎng)以保住醫院市場(chǎng)價(jià)格。”上述醫藥行業(yè)人士向記者表示,說(shuō)白了,中標價(jià)高于市場(chǎng)零售價(jià)格的差額,企業(yè)大部分將其用于給醫院、醫生回扣。

值得一提的是,對于消費者來(lái)說(shuō),網(wǎng)上展示處方藥信息、售藥都有其市場(chǎng)需求。

一位有網(wǎng)上購藥經(jīng)驗的消費者向記者稱(chēng),其母親服用鹽酸西替利嗪片,通過(guò)手機淘寶“找藥隊長(cháng)”查詢(xún)到了所需藥品“鹽酸西替利嗪片”的相關(guān)信息,即展示了生產(chǎn)廠(chǎng)家、藥品說(shuō)明等信息;并可分別查找“線(xiàn)上藥房、醫院藥房、實(shí)體藥店”不同類(lèi)別的流通信息,提供多種尋藥線(xiàn)索。

上述醫藥電商人士向《證券日報》記者表示,未來(lái)網(wǎng)售平臺將可以展示所有處方藥的信息。

單體藥店或可開(kāi)展網(wǎng)絡(luò )售藥

上述醫藥電商人士還向記者透露,新的方案重大變化之一是單體藥店也可以進(jìn)行網(wǎng)絡(luò )售藥。

按照2017年11月份發(fā)布的征求意見(jiàn)稿,網(wǎng)絡(luò )藥品銷(xiāo)售者應當是取得藥品生產(chǎn)、經(jīng)營(yíng)資質(zhì)的藥品生產(chǎn)、批發(fā)、零售連鎖企業(yè)。其他企業(yè)、機構及個(gè)人不得從事網(wǎng)絡(luò )藥品銷(xiāo)售之規定。

“新版GSP在藥品零售企業(yè)全面實(shí)施,對執業(yè)藥師配備、信息技術(shù)等方面提出更高要求,使單體藥店生存壓力加大,但促進(jìn)零售企業(yè)連鎖率和集中度有所提升。”

2016年底商務(wù)部發(fā)布的《全國藥品流通行業(yè)發(fā)展規劃(2016-2020年)》中提到,到2020年培育形成一批網(wǎng)絡(luò )覆蓋全國、集約化和信息化程度較高的大型藥品流通企業(yè)。藥品批發(fā)百強企業(yè)年銷(xiāo)售額占藥品零售市場(chǎng)總額40%以上;藥品零售連鎖率達50%以上。

“零售藥店連鎖化”成為業(yè)內的共識。在這一大背景下,國內大型連鎖藥店在上市之后,借助資本的力量,紛紛開(kāi)啟大規模并購藥店模式。一些企業(yè)所覆蓋的門(mén)店數量在上市之后接近、甚至翻倍。

“但在互聯(lián)網(wǎng)+的大背景下,將單體藥店排除在外,違背了經(jīng)營(yíng)的公平性。”上述醫藥電商人士認為。在其看來(lái),有的單體藥店活得很好。“零售連鎖藥房并不意味著(zhù)服務(wù)和產(chǎn)品質(zhì)量”。

執行仍需博弈

盡管上述行業(yè)人士向記者肯定了網(wǎng)售處方藥放開(kāi)的消息,但針對此事的諸多爭議以及之中的利益博弈并未就此平息。

首先是利益的博弈仍在繼續。數據顯示,2016年中國藥品市場(chǎng)總規模達1.49萬(wàn)億,其中85%的銷(xiāo)售規模來(lái)自于處方藥銷(xiāo)售。“醫療機構是銷(xiāo)售處方藥的重要渠道。如若處方藥網(wǎng)售放開(kāi),勢必會(huì )對現有的銷(xiāo)售渠道產(chǎn)生沖擊。”上述醫藥行業(yè)分析人士向記者介紹。

更為敏感的是,網(wǎng)售處方藥必須持有醫療機構出具的處方。“目前的方案是要么通過(guò)醫療機構外流處方,要么是在線(xiàn)開(kāi)處方,而這要通過(guò)互聯(lián)網(wǎng)醫療平臺。”上述醫藥電商人士向記者介紹,其中第一個(gè)途徑很難,“現在醫療機構都在限制處方外流,這畢竟觸動(dòng)了醫院的利益”。

此外,業(yè)內對網(wǎng)售處方藥是否具備條件及未來(lái)藥品追溯、監管等尚存爭議。

胡穎廉此前在接受《證券日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國家在政策層面從未放開(kāi)網(wǎng)售處方藥。“我國目前尚不具備網(wǎng)售處方藥放開(kāi)的社會(huì )基礎和產(chǎn)業(yè)基礎”。即使從國際的角度來(lái)看,全球對網(wǎng)售處方藥還是持謹慎的態(tài)度。“監管部門(mén)是從全局考慮,且更主要的是考慮安全性和有效性”。

期待國家對醫藥電商進(jìn)一步“放開(kāi)”的平臺則認為,醫藥電商線(xiàn)上數據保存完整全面,技術(shù)上更容易實(shí)現監管和藥品追溯。“只需借助藥店進(jìn)項、銷(xiāo)項、流向統一管理,即可解決上述問(wèn)題,對藥店銷(xiāo)售藥品進(jìn)行實(shí)時(shí)監控。反而,線(xiàn)下藥房銷(xiāo)售處方藥更難實(shí)施監控。” (張 敏)

關(guān)鍵詞: 處方藥 癥結 業(yè)內人士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