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河南滎陽(yáng)發(fā)掘55具抗日將士遺骸 有子彈、棺釘、皮帶扣等物

時(shí)間:2018-08-24 10:07:09    來(lái)源:大河報    

河南滎陽(yáng)發(fā)掘55具抗日將士遺骸 年齡在16歲到18歲之間

“子彈,頭骨內有子彈,上面還有日軍的標識。”鄭州大學(xué)歷史系的考古人員驚呼道。截至8月23日上午,在我省滎陽(yáng)市西蘇樓村一片果園里,已發(fā)掘出55具抗日將士遺骸,還有子彈、棺釘、皮帶扣等物。

已發(fā)掘出55具抗日英烈遺骸

自鄭州市區一路向西,沿連霍高速至廣武出站口下來(lái),向北不足一公里的一處果園內,十幾名身著(zhù)不同服裝的男女正在忙碌著(zhù),他們分別來(lái)自深圳龍越和鄭州大學(xué)歷史學(xué)院生物考古試驗室,兩臺大型挖掘機也來(lái)助陣。

進(jìn)了果園往里走,兩臺挖掘機停在林間,兩條兩米多的深溝已經(jīng)挖好,十幾名工作人員正在大型遮陽(yáng)傘的陰影下忙碌著(zhù),有的在用小鏟細心清理著(zhù)挖掘出的尸骨,有的正在烈日下將發(fā)掘物標號裝箱。

記者在現場(chǎng)還看到一名考古人員正在細心清掃上午剛剛發(fā)掘出的一排五顆子彈,這些子彈除一顆生銹爛掉半截之外,其余四顆均完好無(wú)損。“我們此前已經(jīng)發(fā)掘出來(lái)過(guò)一枚子彈,但那顆子彈與這幾枚子彈明顯不一樣,上面有日軍的標識,是在一名戰士頭顱中找到的,這是穿透將士身軀的子彈,也是戰爭殘酷的見(jiàn)證。”鄭州大學(xué)歷史學(xué)院生物系考古試驗室的周亞偉說(shuō)。

預計再有一周即可發(fā)掘完畢

深圳龍越慈善基金會(huì )遺骸收集項目負責人余浩在接受大河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稱(chēng),河南這個(gè)項目自本月16日開(kāi)始啟動(dòng),其中有鄭州大學(xué)歷史學(xué)院生物系考古試驗室的4名考古人員,龍越基金會(huì )的3名工作人員,還有當地五六名熱心村民,總共近20人,挖掘工作開(kāi)始的第二天即有13具將士遺骸出土,據考古人員初步判定,該果園內共有約13排墓坑群,埋葬著(zhù)大約100多名抗戰將士遺骸,從發(fā)掘出的這些將士遺骸判斷,這些當年與日軍英勇奮戰而犧牲的將士年齡均在16歲到18歲之間,第三臼齒尚未完全長(cháng)出,骨骼縫隙還有,還在發(fā)育中。最小的約在14周歲,這些遺骸大多為裸葬,只有極個(gè)別歲數比較大的遺骸有棺木,可能是部隊長(cháng)官。截至8月23日上午,在西蘇樓村的果園里已發(fā)掘出55具抗日將士遺骸,還有子彈、棺釘、皮帶扣等物。

“我們這次發(fā)掘工作得到了當地政府及村民的大力支持,他們不僅幫我們聯(lián)系到了挖掘機械,還幫我們協(xié)調好了果園的土地挖掘,村民們都是義務(wù)幫著(zhù)挖掘墓道,撿拾遺骸,預計再過(guò)一周整個(gè)發(fā)掘工作即將告一段落,我們將轉移至離此不遠的霸王城下另一處發(fā)掘現場(chǎng),等全部發(fā)掘工作完成,我們將與位于滎陽(yáng)的一墓園聯(lián)手將這些抗日將士遺骸集中埋葬,并立碑紀念。”余浩說(shuō)。

曾有臺灣家屬專(zhuān)程前來(lái)此地祭奠

63歲的劉合川是土生土長(cháng)的西蘇樓村村民,身為共產(chǎn)黨員的他這些天一直義務(wù)在這里幫忙,天天一身汗,他說(shuō):“我小的時(shí)候聽(tīng)我爺爺講,我們這里住過(guò)抗日的部隊,這里埋著(zhù)不少抗戰的將士,以前有一條小路,路邊全是墳,我們稱(chēng)呼這里叫‘亂葬墳’,2015年的時(shí)候,還有臺灣人專(zhuān)程趕來(lái)祭奠,說(shuō)是他們的先人因為抗日犧牲而埋葬在了這里。”

斷碑記載了這里發(fā)生的一切

“我們是光榮的革命武裝,我們要爭取民族解放。發(fā)揚中華男兒英勇的精神,生為中華生,死為中華死,誓和日寇抗戰到底……”

這首慷慨激昂的抗戰歌曲,70多年前響徹豫西廣武地區。這是國民革命軍第四集團軍38軍35師的師歌,當年的抗日戰士們,就是高唱著(zhù)這首歌,走向中原抗日征程,走向槍林彈雨的“廣武之戰”戰場(chǎng)的。

1941年秋至1943年春,日寇鐵蹄肆踐中原,戰火燃至鄭州、滎陽(yáng)、鞏義周邊,中國軍隊以第四集團軍38軍、96軍及38軍35師為主,從東、南、西三面拒敵,終使日寇龜縮在霸王城,不能西進(jìn)南下,史稱(chēng)“廣武戰役”之“廣武封圍”。最終將日軍包圍在霸王城近三年,遏制了日軍渡河南下、西進(jìn)豫西的野心。

在“廣武封圍”期間,參戰部隊每日都有傷亡。35師師長(cháng)孔從周下令在師指揮部附近的西蘇樓村村北購買(mǎi)義地一塊,用于安葬廣武作戰、封圍犧牲的將士。

在西蘇樓村村北“義地”廣武一中操場(chǎng)邊,有一塊題為“氣壯河山”的陸軍新編第35師邙山戰役陣亡官兵紀念碑,被發(fā)現時(shí)已斷為兩截。1984年移送到黃河游覽區修復,留在廣武山頂黃河游覽區內,加蓋亭臺,謂之“報國亭”對外展示。廣武鄉政府和東張村村委按1∶1比例重新復制一塊,現矗立在漢王城東南角鴻溝溝頂西沿。

相關(guān)鏈接

老兵口述:抗戰共度時(shí)艱人民緬懷先烈

抗戰老兵翟位東生前曾有過(guò)這樣一段回憶,1938年,他考入黃埔16期7分校步兵,畢業(yè)后分配到第四集團軍38軍17師,擔任運輸連少尉排長(cháng)。

1940年秋,翟老在抗戰前線(xiàn),第一次作戰是在汜水伏擊兩輛日軍的運輸車(chē),運輸車(chē)由偽軍護送,那一次伏擊戰,翟位東和戰友繳獲了十幾支步槍、一挺輕機槍。1941年9月30日夜至10月1日凌晨,黃河北岸日軍乘橡皮舟偷渡黃河,沖破我方軍隊的黃河防線(xiàn),搶占廣武山制高點(diǎn)并向南推進(jìn)。

當時(shí),38軍全軍將士與日軍展開(kāi)殊死搏斗,將日軍團團圍困。17師師長(cháng)耿志介曾親自督戰,激戰一夜,殲滅日軍200余人、繳獲戰馬10匹。日軍遭此重創(chuàng ),被迫退出古滎。黎明,山上都是弟兄們的尸體。(大河報·大河客戶(hù)端記者 朱長(cháng)振 文圖)

關(guān)鍵詞: 滎陽(yáng) 子彈 遺骸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