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1068名抗日戰士以身殉國 77年后烈士墓碑重現于世

時(shí)間:2018-08-29 10:25:29    來(lái)源:大河報    

1068名抗日戰士以身殉國 77年后烈士墓碑全部找到了

8月24日,舞鋼市民張先生向大河網(wǎng)打來(lái)熱線(xiàn)電話(huà)說(shuō),抗戰時(shí)期豫南會(huì )戰1068名抗日戰士以身殉國,現埋葬于舞鋼市,如今他和當地的志愿者已經(jīng)找到烈士墓碑。

1068位烈士墓碑重現于世

"我以前都知道這個(gè)事,最近幾年也看過(guò)各種文史記載和媒體報道。我用了很長(cháng)時(shí)間在當時(shí)戰斗過(guò)的戰場(chǎng)來(lái)逐步核實(shí)和查找這些革命烈士墓地。"在舞鋼政府部門(mén)工作的張先生是土生土長(cháng)的舞鋼人,平時(shí)喜歡了解自己家鄉的歷史和各方面的文化知識,尤其對發(fā)生在家鄉的抗戰故事感興趣。

張先生介紹說(shuō),1941年1月下旬爆發(fā)在舞鋼的大石門(mén)戰斗,是舞南會(huì )戰的一次重要戰斗。此役,中國軍隊110師上校團長(cháng)陳欽文(革命烈士,國家公布抗日英烈)以下1068名將士在對日軍抗戰中浴血奮戰,以身殉國。戰后,1068名陣亡將士被集體葬于舞鋼鐵山,民間稱(chēng)為"萬(wàn)人坑"。戰后110師曾為陣亡戰士們立碑紀念。后來(lái)各種文史記載、媒體刊載及民間傳說(shuō),對墓地位置、戰斗地址都有多種說(shuō)法。

一次偶然的機會(huì ),張先生得知陳欽文烈士墓碑流落民間的信息,經(jīng)多方尋找,終于找到墓碑,為1068名烈士公墓紀念碑。后經(jīng)歷時(shí)兩個(gè)多月的文史資料查證,對朱蘭、武功、田洛莊、草坡等戰場(chǎng)附近鄉村十余名年長(cháng)者及當事人、知情人、見(jiàn)證人的走訪(fǎng),可以確定墓地準確位置在鐵山東北坡。

"事件已過(guò)去七十七年,已成為歷史,或許將會(huì )消失在歷史長(cháng)河中。作為后人,我們有責任留存歷史,記住那些為國犧牲的烈士事跡。"張先生表示。

當地政協(xié)文史委專(zhuān)家:確實(shí)有這塊墓碑 目前在村民家保管

那么張先生是如何確定埋葬抗戰烈士的位置和墓碑的?據介紹,2018年7月8日,張先生在走訪(fǎng)武功鄉田崗村74歲老人趙喜長(cháng)時(shí),得到重要線(xiàn)索。

趙喜長(cháng)父親名叫趙娃,大石門(mén)戰斗過(guò)后,趙娃參與了搬運犧牲戰士尸體的任務(wù)。"當時(shí),因為好些尸體都是血肉模糊,甚至肢體殘缺不全,當兵的專(zhuān)門(mén)交代:注意尋找一個(gè)手有六個(gè)指頭的,是團長(cháng)。"

"后來(lái)真的找到有6個(gè)指頭的尸體了,具體位置在武功街西北的柏樹(shù)林。"7月11日晚,張先生向烈士祖籍地新余日報、萍鄉日報求助尋找陳欽文后人。7月12日,找到陳欽文大孫女陳芳梅;7月13日,陸續找到陳欽文侄子陳志遠及堂侄子陳國華。驗證了趙喜長(cháng)所述陳團長(cháng)六個(gè)手指頭線(xiàn)索。陳欽文家屬說(shuō)陳欽文確實(shí)一個(gè)手六個(gè)手指頭,是左手。

7月14日上午,張先生第三次走訪(fǎng)趙喜長(cháng)老人,再次進(jìn)行驗證。據趙喜長(cháng)介紹,當時(shí)柏樹(shù)林那個(gè)地方無(wú)險可守,是部隊自南向北緊急轉移中在那里和日軍碰頭打了起來(lái)。據此,基本可以斷定,陳欽文應該是在劉山、鐵山狙擊戰失利,掩護大部隊撤退后,率留守狙擊部隊向舞陽(yáng)方向撤退時(shí),行至柏樹(shù)林與日軍遭遇發(fā)生戰斗,倉促應戰,壯烈犧牲。

8月27日,大河網(wǎng)記者同舞鋼市政協(xié)文史委主任肖晨取得聯(lián)系,據其介紹,大石門(mén)戰斗是當年豫南會(huì )戰在舞鋼開(kāi)展的一次阻擊戰,政協(xié)文史委根據張先生提供的資料曾組織人員去查看。"現在這個(gè)墓碑確實(shí)有,在一個(gè)老百姓家。我們現在已經(jīng)和文化部門(mén)協(xié)商,文化部門(mén)也登門(mén)看到墓碑了,雖然字跡很模糊,但可以確定就是當年的墓碑。"肖晨說(shuō),這場(chǎng)戰役和相關(guān)情況在舞鋼黨史辦、地方志都有相關(guān)資料證實(shí),確實(shí)有這回事。

專(zhuān)家追敘歷史:所有將士全部壯烈殉國

有關(guān)專(zhuān)家向大河網(wǎng)記者講述了當時(shí)的情形:1941年1月下旬,日本糾集廣水、信陽(yáng)等地的十幾萬(wàn)軍隊,在飛機、大炮、坦克的掩護下,悍然發(fā)動(dòng)了"豫南戰役"。

此時(shí),第13軍軍長(cháng)張雪中命令110師吳紹周部,依據大石門(mén)一帶有利地勢阻擊日軍,掩護大隊人馬向西北方向撤退。

110師將指揮部設在附近的鵓鴿樓山北楊角灣村。師長(cháng)吳紹周命令陳欽文帶領(lǐng)一個(gè)團的兵力,在大石門(mén)東西兩面的劉山及黃山、接官廳、鵓鴿樓山、羊腸山、火山、羅大山等山頭上修筑工事;讓另外兩個(gè)團駐守在鵓鴿樓山北的村莊內。晚上,日軍第3師一團長(cháng)帶領(lǐng)一個(gè)聯(lián)隊,先后占據大石門(mén)南面滾河岸邊的水田、崗李、大禹王、豬嘴溝、劉先莊等村莊,與110師隔河相持,形成東西5公里左右的戰線(xiàn)。

次日拂曉,日軍從長(cháng)灘溝(即龍頭山東)的崗李、大禹王村分三路向大石門(mén)發(fā)動(dòng)攻擊。山上守軍居高臨下,以密集的火力打退日軍的第一次進(jìn)攻。日軍隨即又在鋼炮的掩護下再次組織進(jìn)攻,并派出13架戰斗機、轟炸機在大石門(mén)和附近村莊上空輪番掃射、轟炸。守軍陣地上煙火四起,亂石橫飛,爆炸聲震耳欲聾。戰斗持續了5個(gè)小時(shí),山頂守軍無(wú)處躲避,傷亡慘重,被迫向北撤退。日軍竄過(guò)大石門(mén),緊追不放,沿途見(jiàn)人就殺,僅在接官廳一個(gè)防空洞就槍殺群眾12人。陳欽文率殘部退至鐵山附近時(shí),發(fā)現河溝中有許多避難的老百姓。

當時(shí),天上有飛機,地上有日軍騎兵、步兵緊追,在這種情況下,陳欽文依舊命部隊就地阻擊敵人。他問(wèn)老鄉"這是啥地方?"老鄉說(shuō)"是將軍墓寨"。聽(tīng)此言,陳欽文甩掉衣服高呼:"弟兄們,誓死不當亡國奴,我們決不再后退一步!"喊罷,帶頭沖向敵陣,所有將士全部壯烈殉國。

據《舞鋼市抗戰文獻集》及舊檔案資料記載,此役"殲敵三千",110師陣亡將士1068人。幾個(gè)月后,在鐵山將軍墓寨東南山坡上堆起幾個(gè)大墳頭,一個(gè)葬的是陳欽文,余下的是其他陣亡的烈士,并樹(shù)碑紀念。后來(lái),當地民眾稱(chēng)此為"萬(wàn)人坑"。

讓后人們記住這些烈士

史料記載,明朝嘉靖年間,陜西總兵楊凸將軍奉旨,到舞陽(yáng)南部的鐵山開(kāi)礦煉鐵。經(jīng)反復試煉,終于煉出了上等好鐵。后遭督查冶鐵進(jìn)度的宦官陷害,楊將軍以功獲罪,氣憤不過(guò),就一頭撞死在煉鐵爐上。人們敬仰這位為國盡忠、不懼權貴的楊將軍,把他安葬在鐵山北坡,并修建一座高大的墓冢,人稱(chēng)“將軍墓”。

張先生說(shuō),楊凸將軍去世后,楊將軍夫人前來(lái)尋夫,撞碑自盡,以身殉夫;日寇侵略,國難當頭,陳欽文將軍英勇殉國。楊凸將軍和陳欽文將軍(戰死后被追授陸軍少將),這叫一山兩將軍。

張先生說(shuō),事件已過(guò)去77年,已成為歷史,或許將會(huì )消失在歷史長(cháng)河中。作為后人,我們有責任留存歷史,讓人們記住為國犧牲的烈士事跡。張先生稱(chēng)目前已有社會(huì )組織想投資重俢烈士墓地。

關(guān)鍵詞: 墓碑 烈士 戰士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