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追憶單田芳:喜歡喝花茶看韓劇 最欣賞杰克遜

時(shí)間:2018-09-12 11:10:14    來(lái)源:新京報    

單田芳大師,20歲拿起驚堂木,三尺臺前說(shuō)三國話(huà)隋唐,600多家電臺聽(tīng)他講英雄好漢、才子佳人,一講就是64年。老先生愛(ài)好廣泛,雖然從事的是傳統曲藝,但在生活中卻是緊跟時(shí)代潮流,喜歡喝花茶看韓劇,尤為欣賞邁克爾·杰克遜。他曾說(shuō)過(guò):“人生在世難難難,苦辣酸甜麻澀咸,起早貪黑為張嘴,爭名奪利不停閑。”話(huà)音落處,我們仿佛又聽(tīng)到那一句熟悉的“要知詳情如何,且聽(tīng)下回分解”。

成就

●用曲藝圈的行話(huà)來(lái)說(shuō),單田芳是“門(mén)里出身”,或者說(shuō)是曲藝世家,他的祖父、父親、母親、伯父、叔叔、三個(gè)舅舅也都是搞曲藝的。而他的母親王香桂是東三省有名的西河大鼓藝人,臨產(chǎn)的那天還在臺上說(shuō)著(zhù)《楊家將》,單田芳差點(diǎn)就降生在書(shū)臺上。

●獨特的嘶啞嗓音成了單田芳說(shuō)書(shū)標志性的特點(diǎn),業(yè)內稱(chēng)這嗓音為“云遮月”,唱戲的周信芳也是云遮月的嗓子。什么叫云遮月?云遮月就好像挺明亮的月亮叫云彩給遮上了,就是形容聲音嘶啞,不透亮,還有點(diǎn)聲,但不亮了。

●據說(shuō)曾經(jīng)有一位聽(tīng)眾給單田芳寫(xiě)過(guò)一封信:“您的‘單’字,按繁體字(單)其中有7個(gè)‘口’字。‘田’字又是5個(gè)‘口’字組成,再加上您本人一張口,一個(gè)人就占了13張‘口’,難怪別人說(shuō)不過(guò)您。”

●單田芳回憶起當年演出說(shuō)書(shū)勝景,“因為那時(shí)候十年禁錮,一旦開(kāi)放,評書(shū)那太受歡迎了。我也帶著(zhù)一支人馬轉戰南北,出去演出。后來(lái)一看我們這種演出比那茶社的效益高得不成比例,茶社100多人,賣(mài)票還特別便宜,就那么一點(diǎn)收入。我們這個(gè)出去一趟收入多少錢(qián)哪,凈走大劇場(chǎng)了,甚至有時(shí)候劇場(chǎng)裝不下了在體育場(chǎng),這一下就裝上萬(wàn)人?,F在是不好使了,那時(shí)候太缺娛樂(lè )了,老百姓特需要,我現在都納悶,我說(shuō)那陣兒就一個(gè)評書(shū),一個(gè)人在那兒白話(huà),怎么能上萬(wàn)人都去聽(tīng)?怎么可能的事呢?而且那些人都雷打不動(dòng),特別熱烈?,F在只能作歷史和回憶了,再不可能出現那種現象了。”

愛(ài)好

●單田芳非常喜歡唱臧天朔的《朋友》,“這首歌很真誠、很有感染力”。

●他很喜歡寫(xiě)博客,“在博客中與網(wǎng)友交流感受,分享快樂(lè )”。

●他很喜歡紅色,覺(jué)得紅色很時(shí)尚,而且也有很多紅色的衣服,“攝影師說(shuō)我穿紅衣服最上相,我自己也特別喜歡。”

●他經(jīng)常關(guān)注韓劇和港臺劇,這讓他感覺(jué)耳目一新,還特別喜歡韓國演員張東健,“他的文雅舉止和能說(shuō)話(huà)的眼神都是演員功力深厚的體現”。

●他極為欣賞邁克爾·杰克遜,“邁克爾·杰克遜那一扭,扭得你神魂顛倒。他在歐洲(演唱會(huì ))現場(chǎng)一出現,嗷,昏過(guò)去一百多個(gè),大部分是婦女,紛紛抬出會(huì )場(chǎng)。”談到有關(guān)邁克爾·杰克遜的謠言真相大白,他非常高興,“希望那些閑言碎語(yǔ)不是真事,因為對于那么一個(gè)大人物,這太埋汰了太有損形象了,終于水落石出,都是陷害。”

●單田芳還有一個(gè)被“逼”出來(lái)的愛(ài)好——寫(xiě)字,他風(fēng)趣地說(shuō):“是因為總是有人想讓我留下筆跡作為紀念,為了不至于太丟人,才被迫養成了練字的習慣。”但他笑談自己的字體是“隨性體”。“一把年紀了再拜師學(xué)字也沒(méi)必要了,還是想怎么寫(xiě)就怎么寫(xiě)吧。”

●單田芳作息很有規律,他早晨5點(diǎn)就起床,他說(shuō)這時(shí)他的精神最好。先沏杯花茶,開(kāi)始靜思一天要做的事,然后讀書(shū)、吃早點(diǎn),接著(zhù)就是準備些評書(shū)段子,下午則幾乎安排的都是外面活動(dòng)。緊張忙碌的生活,讓他無(wú)暇思考該怎樣養生、保健,“順其自然不強求”也就成了他的習慣用語(yǔ)。

●單田芳非常喜歡喝花茶,其他茶則一概不沾,甚至某次有“拼命三郎”之稱(chēng)的導演張紀中買(mǎi)好機票邀請他一同到武夷山品大紅袍,他都婉言謝絕。而多年前一次到南昌錄評書(shū),他還特意帶了一斤好花茶以備不時(shí)之需,可主辦方又約他補錄了《三俠五義》、《薛家將》等節目,花茶喝完了,他到處去買(mǎi)也不見(jiàn)蹤跡,只得臨時(shí)以南方的大葉茶對付,“弄得很長(cháng)時(shí)間嘴里都不是味,回北京后趕緊再換回花茶,感覺(jué)還是花茶香呀!”

●單田芳愛(ài)旅游,喜歡吃各地小吃,像天津狗不理、大麻花,南京夫子廟的香干、香豆等,“見(jiàn)了就流口水”。而最令他魂牽夢(mèng)縈的則是東北的切糕、酸菜湯、大煎餅,“這些東西既實(shí)惠好吃,又有營(yíng)養”。但他最發(fā)憷飯局,面對人情往復的推杯換盞,常感覺(jué)索然無(wú)味,每次硬著(zhù)頭皮挨到曲終人散,他便趕緊一溜煙兒往家跑,“回來(lái)找補點(diǎn)兒粥,就點(diǎn)兒炸饅頭片,吃點(diǎn)兒老咸菜才算吃飽。”單田芳發(fā)憷飯局,其實(shí)最主要的原因是他怕喝酒,“一喝酒渾身就燒得慌,”據說(shuō)他年輕時(shí)的一次出差,在火車(chē)上吃燒雞喝啤酒后,“連湯帶水”都吐了出來(lái),從此他基本不再沾酒水。

●2012年冬天,單田芳帶病在家中為某一檔特別節目錄制主持詞,錄制過(guò)程中,單老用慢悠悠的“評書(shū)體”評點(diǎn)當年的娛樂(lè )圈大事兒,言語(yǔ)輕松俏皮。但當說(shuō)到“江南Style”時(shí),單老卻NG了好幾遍。在終于通過(guò)后,單老自嘲說(shuō):“話(huà)說(shuō)這英語(yǔ)發(fā)音拐彎太多,單某實(shí)在繞不過(guò)來(lái)。元芳,此事你怎么看?”

感悟

●單田芳曾說(shuō)過(guò):“說(shuō)書(shū)有那么一句話(huà),當斷不斷,必留后患。大丈夫不能猶豫不決,一旦看準這個(gè)事,就得下家伙。有四步我挺驕傲,都是果斷地決定,而且毫不動(dòng)搖。”

“第一就是我當時(shí)拋棄大學(xué)說(shuō)了書(shū),這條路走對了。我念了大學(xué),不會(huì )像今天生活這么好,知名度這么高。”

“第二個(gè),我全家被遣送到農村,受的那罪一言難盡。我要繼續在那兒,我就得死。本來(lái)我很膽小,我不知道哪兒來(lái)的勇氣,冒著(zhù)那么大風(fēng)險我敢出走,當時(shí)的話(huà)就是逃跑了,你說(shuō)那時(shí)候沒(méi)有糧票怎么活著(zhù)?沒(méi)有錢(qián)怎么活著(zhù)?頂著(zhù)逃跑的罪名叫人抓住了怎么辦?我這第二個(gè)決定是正確的,冒的風(fēng)險值得。”

“第三個(gè),我復出說(shuō)完《隋唐演義》,全國家喻戶(hù)曉,單位給我漲工資、分房子,又是鞍山市政協(xié)常委,又是先進(jìn)工作者,那桂冠就都來(lái)了。就在那個(gè)時(shí)候我毅然作出決定,我得提前退休。不想干了。那時(shí)候很多同志都不理解,怎么不干了呢,正青云直上的時(shí)候啊,還有你這么好的嗎?當時(shí)我看這個(gè)形勢的發(fā)展,多少家電臺請我錄書(shū),我沒(méi)有時(shí)間,我是單位的人。另外那時(shí)候我給他們出版的《三俠劍》、《童林傳》,沒(méi)有一套書(shū)不超過(guò)百萬(wàn)冊的。咱們也不是什么上乘的文學(xué)作品,但老百姓渴望讀這種故事書(shū)。所以有的出版社就說(shuō),我們把你包下來(lái),你會(huì )多少,我們就出多少。你就住下來(lái)寫(xiě)吧,你寫(xiě)不過(guò)來(lái),你就叨咕,我們找幾個(gè)筆桿子給你記錄下來(lái),馬上就出版,就這么快??啥几覀儐挝豁斉?。我不可能甩開(kāi)膀子不管單位了上這塊兒干去,我說(shuō)熊掌和魚(yú)不能兼得,所以權衡利弊,我不能干了,我提前退休。”

“再一個(gè)我退下來(lái)以后,1993年,北京電視臺接我來(lái)錄評書(shū),新認識的一些朋友說(shuō)你就在北京落戶(hù)得了,憑你的知名度闖個(gè)天下不成問(wèn)題。說(shuō)成立個(gè)單田芳藝術(shù)公司得了,就弄評書(shū),現在評書(shū)這么受歡迎。我回去動(dòng)腦筋了,我一分析這形勢,可能這是個(gè)好事。后來(lái)我就毅然做了決定:行!同意了。從那天開(kāi)始,1994年,談笑之間把這事拍板,過(guò)幾天營(yíng)業(yè)執照下來(lái)了,就開(kāi)張了。你說(shuō)這事情!所以我回過(guò)頭再一看,這個(gè)決定也是正確的,一直保持到今天,我們這個(gè)公司運作得還不錯。”

其實(shí)單田芳的公司經(jīng)營(yíng)并不太如意,賣(mài)錄好的書(shū)、拍電視劇都不算成功,但是他說(shuō)起來(lái)這些很云淡風(fēng)輕:“我說(shuō)算了,咱們哪,取短處放棄了長(cháng)處,咱的本功就是說(shuō)評書(shū),結果去整電視劇,咱都是外行白帽子,又不懂得經(jīng)銷(xiāo),打不開(kāi)市場(chǎng),這不是自己去找倒霉嗎?干脆還回來(lái)干本行得了。走了很多彎路,碰碰碰,最后走順了。”(新京報)

關(guān)鍵詞: 杰克遜 單田芳 張東健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