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漢代竹木簡(jiǎn)牘穿越千年 可能為津關(guān)遺址國內第一

時(shí)間:2018-09-18 16:50:03    來(lái)源:成都商報    

四川渠縣城壩遺址重大發(fā)現

漢代竹木簡(jiǎn)牘穿越千年 或為津關(guān)遺址國內第一

西城門(mén)

銜遠山、吞渠江,城壩遺址(又名“宕渠城”遺址)如同鎖鑰一般,扼住一條水上要道,從秦滅巴蜀到宋蒙之戰,這里都是兵家必爭之地。根據《三國志》記載,劉備令張飛進(jìn)兵宕渠,與張郃戰于瓦口。這場(chǎng)“五虎上將”對決“五子良將”的德比之戰,張飛最終完勝,終結了曹操從宕渠南下進(jìn)攻巴郡治所江州(今重慶)的念頭。

鼓角爭鳴之聲遠去,城壩遺址迎來(lái)了一輪又一輪考古發(fā)掘,這處川東地區目前尚存的歷史最早、歷時(shí)最長(cháng)、規模最大的古城遺址不斷出土“驚喜”。昨日,成都商報記者從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舉行的四川渠縣城壩遺址考古新發(fā)現研討會(huì )了解到,經(jīng)過(guò)連續5年的發(fā)掘,已經(jīng)清理遺跡400多處,出土文物1000多件,近期還發(fā)掘出土了疑似津關(guān)遺址,如果確認,這將是目前國內唯一的水路津關(guān)遺址。在遺址區,15枚漢代竹木簡(jiǎn)牘異常珍貴,總字數200多字,既有包括“河平二年”、“競寧元年”等紀年的官方文書(shū)性質(zhì)木牘,也有《倉頡篇》這種最早的用于識字的“教科書(shū)”。

發(fā)現“漢代水井”

地處渠江右岸,渠縣城壩遺址三面環(huán)水一面靠山,從2014年到2018年,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對城壩遺址進(jìn)行了連續五年的系統的考古調查、勘探和發(fā)掘,目前發(fā)掘面積共計4000平方米,清理包括墓葬、水井、灰坑、城墻、城門(mén)、房址,溝、窯等各類(lèi)遺跡400余處,出土各類(lèi)文物1000余件,首次全面厘清了城壩遺址功能分區,構建了遺址自戰國晚期至魏晉時(shí)期年代序列。

西漢“宕渠道”、東漢“車(chē)騎城”,在考古發(fā)掘中,城址西城門(mén)重見(jiàn)天日,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現場(chǎng)隊員鄭祿紅介紹,城墻初始夯筑年代為西漢時(shí)期,到了東漢時(shí)期有過(guò)大規模增修,一直沿用至六朝時(shí)期廢棄。

在城內,還發(fā)掘了10余口水井。“當地村子一直有48口車(chē)子井的傳說(shuō)。”考古隊員介紹,之前村里發(fā)現了三口仍在使用的古井,老百姓說(shuō)不清什么時(shí)候的,有專(zhuān)家認為是漢代的,直到在遺址區發(fā)現了同款水井,大家才恍然大悟,村里的水井已經(jīng)使用了2000多年。

城址功能分區完備

中國國家博物館研究員信立祥認為,城壩遺址作為南方郡縣遺址保存下來(lái)還是比較困難,城址有完整的布局,從西門(mén)進(jìn)去,兩邊是石頭壘砌的高臺。“進(jìn)門(mén)兩邊應該有府庫,離衙署應該也不遠了。” 信立祥表示,隨著(zhù)考古發(fā)掘深入,應該還有更多值得期待的地方。

此外,從發(fā)掘情況看,城壩遺址墓葬延續時(shí)間較長(cháng),墓葬形制和出土文物包含多種文化因素,是研究晚期巴文化中“賨人”的最主要遺存,同時(shí)也反映了秦漢一統之下的多元文化發(fā)展。已發(fā)掘的窯址位于城址西部,出土的板瓦與城址內出土板瓦遺址,表明是為城址專(zhuān)供燒制。這些發(fā)現與城址一起共同構成了一個(gè)完整的大遺址單元。

很可能是津關(guān)遺址

遺址北部發(fā)掘區靠近渠江,大量的竹木簡(jiǎn)牘和竹編器在這里出現,這里究竟是碼頭還是津關(guān)?目前還尚待進(jìn)一步發(fā)掘,不過(guò),多數專(zhuān)家還是傾向于這里可能是一處津關(guān)遺址。如果確認,這將是目前國內唯一的水路津關(guān)遺址。

在張家山漢簡(jiǎn)中的《津關(guān)令》中,也探討了漢代津關(guān)制度,里面對人員出入、物資出入、馬匹出入、通關(guān)文書(shū)等都有嚴格要求。而在北部發(fā)掘區中,大量竹木簡(jiǎn)牘上也有“河和平二年都鄉”等字樣,專(zhuān)家表示,“從字里行間可以推測,可能是說(shuō)有個(gè)生了五個(gè)孩子的人想回娘家,這些類(lèi)似過(guò)關(guān)的檢查語(yǔ)。”有專(zhuān)家表示,這里有類(lèi)似“邊檢”的作用,除了物資保障,還可以防范間諜。

簡(jiǎn)牘中竟有官方文書(shū)

目前已出土漢代簡(jiǎn)牘15枚,總字數近200字,包括“河平二年”、“競寧元年”等紀年的官方文書(shū)性質(zhì)木牘等,這在四川地區考古中十分罕見(jiàn),除去青川戰國木牘、老官山漢墓醫簡(jiǎn),這是第三次發(fā)現,大大填補了地方史料的缺佚,蘊涵巨大的學(xué)術(shù)價(jià)值。

眾多竹木簡(jiǎn)牘中還有類(lèi)似司法文書(shū)的爰書(shū)。“爰書(shū)不是一般人能寫(xiě)的。”清華大學(xué)出土文獻研究與保護中心研究員李均明肯定了這批竹木簡(jiǎn)牘的價(jià)值,從竹木簡(jiǎn)牘可以推斷駐守這里的不是亭一級單位,這種要塞只有2到3人不太可能。“它應該類(lèi)似于西北的候關(guān),相當于一個(gè)縣團級單位。” 李均明說(shuō),在竹木簡(jiǎn)牘中還記載了“江州發(fā)吏一人”,這是一種典型的官方文書(shū)。在竹木簡(jiǎn)牘中還有“蒼頡作書(shū),以教后嗣”的《倉頡篇》,這種最早的用于識字的“教科書(shū)”的發(fā)現也讓大家激動(dòng)不已。

力證宕渠城所在地

城壩遺址出土了大量西漢至六朝時(shí)期重要文物,為當地漢晉時(shí)期歷史、經(jīng)濟、社會(huì )、文化的研究提供了極具價(jià)值的寶貴資料。其中,“宕渠”文字瓦當的出土,明確表明城壩遺址即是秦漢時(shí)期文獻記載“宕渠”城所在地,考古發(fā)掘與史料記載“宕渠”郡縣的設置與廢棄年代也基本相符。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院長(cháng)高大倫稱(chēng),城壩遺址的發(fā)掘讓南方郡縣一級城址首次揭露得如此清楚,城址要素齊全,郡縣一級的配套設施完備。

“先秦到漢代的遺址在四川境內發(fā)掘了不少,缺的就是帶有文字的竹木簡(jiǎn)牘。” 高大倫說(shuō),大量竹木簡(jiǎn)牘出現則讓當年的生活、工作都“躍然簡(jiǎn)上”,而遺址延續時(shí)間這么長(cháng),下一步的考古發(fā)掘中,相信會(huì )有更多發(fā)現。更為重要的是,這為研究川東地區巴文化探索、巴文化融入漢文化的過(guò)程、秦漢帝國對西南地區開(kāi)發(fā)和管理提供了考古資料。(記者 宦小淮)

圖由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提供

關(guān)鍵詞: 簡(jiǎn)牘 竹木 遺址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