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農民畫(huà)家解老漢畫(huà)豐收:這是最美的風(fēng)景

時(shí)間:2018-09-25 16:20:34    來(lái)源:新華網(wǎng)    

“泥腿子”解老漢畫(huà)豐收:這是最美的風(fēng)景

九月的澆源村,一派豐收景象。秋分已過(guò),稻田愈顯金黃,有的農夫一大早便扛起鋤頭下田查看稻穗的成色。

這座位于江西省永豐縣潭城鄉的村落,依山傍水,古樹(shù)蒼翠,屋舍掩映其間。轉身來(lái)到一座布滿(mǎn)籬笆的小院,在一灣池塘邊,“泥腿子”農民畫(huà)家解振輝正在作畫(huà)。

屋內,畫(huà)筆摩擦畫(huà)紙的聲音,顯得格外悅耳。鋸掉瓶嘴的食用油塑料桶做筆洗,幾塊瓷磚斷片當鎮紙,一張斑駁的小方桌就是畫(huà)臺,要不是小方桌上色彩斑斕的顏料盒和已經(jīng)著(zhù)色的畫(huà)紙,很難想象,這間簡(jiǎn)陋的農房其實(shí)是一間畫(huà)室。

一幅描繪豐收場(chǎng)景的畫(huà)作進(jìn)入最后的著(zhù)色階段。畫(huà)中,牧童牽著(zhù)的大牯牛幾乎充滿(mǎn)整個(gè)畫(huà)面,牛身上畫(huà)著(zhù)稻谷、南瓜、西瓜……

上世紀七八十年代,解振輝初學(xué)農民畫(huà),畫(huà)的最多的就是糧食。“越是渴望什么,就越想畫(huà)什么。”56歲的解振輝已從事農民畫(huà)創(chuàng )作近40年。糧食,對吃慣了白米飯的人們來(lái)說(shuō)早已見(jiàn)怪不怪,對他而言卻意味著(zhù)豐收與美好。

解振輝共有兄弟姊妹7人,那時(shí)糧食總是不夠吃,母親常常把自留地里種的紅薯、瓜果蔬菜,挑到圩鎮上賣(mài)掉,換回更多的別人做紅薯粉剩下的紅薯渣給孩子們吃。

“那時(shí)如果能吃到一個(gè)完整的紅薯,就已經(jīng)很滿(mǎn)足了。”解振輝難忘母親日夜勞作的身影,他將對豐收的渴望和對母親的懷念全部?jì)A注在畫(huà)筆下。

懷抱嬰兒的母親,前面放著(zhù)針線(xiàn)簸箕,身邊圍著(zhù)雞狗豬鴨……這幅名為《母親》的畫(huà)作創(chuàng )作于30余年前,畫(huà)面元素豐富,感情質(zhì)樸充沛,曾入選江西省民間藝術(shù)精品展。

1982年,澆源村開(kāi)始實(shí)行包產(chǎn)到戶(hù),解振輝一家吃上了飽飯,兩年后的秋天,他還娶上了媳婦。

“當年,我們不僅還了外債,還攢夠了聘禮和喜酒錢(qián)。”解振輝記得,婚禮是秋收后辦的,前來(lái)恭喜的鄉親吃著(zhù)酒席,感慨道“田由著(zhù)農民種,錢(qián)能裝在自己荷包里。”

從“吃飽”到“吃好”,并不容易。上世紀九十年代,中國農民掀起了“打工潮”。在永豐縣,不少農民畫(huà)家也放下畫(huà)筆進(jìn)城謀生。

但解振輝沒(méi)舍得放下畫(huà)筆,他沒(méi)日沒(méi)夜地種田,見(jiàn)縫插針地畫(huà)畫(huà)。畫(huà)中出現的元素越來(lái)越多,越來(lái)越新,從日常家電到當時(shí)農村還不多見(jiàn)的小轎車(chē),以及打扮時(shí)髦的女郎,應有盡有。

“老解,來(lái)給我們村畫(huà)文化墻吧。”2013年秋天,來(lái)自永豐縣八江鄉楊家嶺村的村民找到解振輝。

如今,隨著(zhù)國家多年持續對“三農”問(wèn)題的重視,農村生活越來(lái)越好。在永豐縣,越來(lái)越多的農民畫(huà)家重拾信心,他們一手拿起鋤頭,一手執起畫(huà)筆,畫(huà)畫(huà)、耕種兩不誤。

近年來(lái),一幅幅帶有濃厚鄉土氣息的農民畫(huà)不僅上了文化墻,還走出鄉野,入選上海世博會(huì )農民畫(huà)展和北京奧運會(huì )民間作品展,還有的被各級單位和國內外友人珍藏。

然而,在老解看來(lái),不論在哪里,不論時(shí)代如何變遷,豐收是農民畫(huà)永恒的主題,也是最美的風(fēng)景。(記者高皓亮 賴(lài)星 胡晨歡)

關(guān)鍵詞: 老漢 畫(huà)家 農民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