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消失百年經(jīng)遠艦如何被發(fā)現?考古專(zhuān)家披露細節

時(shí)間:2018-09-29 13:49:49    來(lái)源:北京青年報    

沉睡百年經(jīng)遠艦如何被發(fā)現?考古專(zhuān)家披露細節

7月13日至9月26日,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chǎn)保護中心、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聯(lián)合組隊對大連海域一鐵質(zhì)沉船殘骸進(jìn)行了考古調查,確認該艦為北洋水師甲午海戰沉艦經(jīng)遠艦,這是繼致遠艦之后,我國水下考古工作獲得的又一重大成果。消息發(fā)布后,引發(fā)社會(huì )熱議。9月28日,參與此次考古的工作人員就水下考古團隊在大連海域發(fā)現的甲午海戰沉艦經(jīng)遠艦給出了更多細節。

消失百年甲午沉艦現身大連海域

消失100多年的經(jīng)遠艦找到了。近日,國家文物局發(fā)布的這則消息引發(fā)網(wǎng)友熱議,經(jīng)遠艦是清末北洋水師的一艘重要戰艦,在甲午海戰中被日軍擊沉,此后一個(gè)多世紀下落不明。

2014年夏天,有水下考古隊依據資料線(xiàn)索與磁力儀物探數據,在遼寧大連市莊河黑島老人石南邊海域發(fā)現一艘鐵質(zhì)沉船殘骸,并推測為經(jīng)遠艦,但缺乏決定性的證據。為此,今年7月13日至9月26日,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chǎn)保護中心、遼寧省文物考古研究所、大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聯(lián)合組隊對大連海域這一鐵質(zhì)沉船殘骸進(jìn)行了考古調查,確認這艘船只遺骸就是北洋水師的經(jīng)遠艦。

9月28日,國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遺產(chǎn)保護中心參與此次經(jīng)遠艦水下考古的領(lǐng)隊周春水等人在國家文物局官網(wǎng)撰文稱(chēng),遺址區域水深約10米,能見(jiàn)度差,考古期間的很長(cháng)時(shí)間能見(jiàn)度不足半米。為此,調查工作加大了物探技術(shù)投入,運用了多波束海測、三維成像、差分定位等多種技術(shù)。

歷經(jīng)百年艦名仍?huà)煸谂炏咸?/strong>

周春水等人表示,本次水下考古調查分兩個(gè)階段。第一階段主要目標為搜尋、定位并評估沉艦狀況。水下考古隊利用設備采集遺跡數據,通過(guò)數據比對與檔案分析,結合潛水探摸,搜尋、發(fā)現并確認了經(jīng)遠艦的準確位置,并找到了可以標志其身份的環(huán)形防護裝甲帶“鐵甲堡”。同時(shí),根據艦體姿態(tài)和傾斜度推斷,艦體應該為倒扣狀態(tài)。

第二階段的工作目標是局部清理,以確認沉艦身份,并探明沉艦保存狀況。水下考古隊在艦體中后段右舷外壁進(jìn)行抽沙作業(yè),陸續揭露舷側艦體結構,包括舷梯、舷窗、各種管道設施等,各部件均呈倒置狀態(tài),這印證了艦體倒扣的推斷。

為確定沉艦身份,水下考古隊制訂了專(zhuān)門(mén)的工作方案,終于在9月15日發(fā)現了深埋于海床面以下5.5米處的“經(jīng)遠”艦名,經(jīng)歷了100多年仍懸掛于艦舷外壁。水下考古隊員還在遺址清理中發(fā)掘出一塊木牌,戳印有“經(jīng)遠”兩字。在工作結束之前,考古隊對木質(zhì)艦名進(jìn)行了必要覆蓋,對抽開(kāi)的艦體區域進(jìn)行了全部回填。最后采用犧牲陽(yáng)極的辦法沿鐵甲堡周邊焊接鋅塊,以此延緩海水對鐵艦的腐蝕。

部分出水文物可見(jiàn)火燒痕跡

周春水等人介紹,此次調查提取出水大量遺物,考古人員選出的標本達500余件,其中的代表性文物包括:鐵質(zhì)小鍋爐(為啟錨機提供蒸汽動(dòng)力)、斜桁、大橫肋、舷窗、艙門(mén)、鐵甲堡襯木等艦體結構設施,毛瑟步槍子彈、威布列轉輪手槍子彈、37毫米哈乞開(kāi)司速射炮彈、47毫米哈乞開(kāi)司速射炮彈等武器彈藥,銼刀、扳手、沖子等檢修工具等。此外,考古人員還發(fā)現了53毫米格魯森炮彈藥筒、120毫米炮彈底火,這兩類(lèi)武器均不見(jiàn)于經(jīng)遠艦出廠(chǎng)檔案??脊湃藛T推測,應屬1894年甲午海戰前緊急添置的武器裝備,以加強艉部火力。

考古人員還發(fā)現了一件用來(lái)掛遮陽(yáng)棚的“天幕桿”,木頭上全是火燒痕,幾乎炭化,這印證了經(jīng)遠艦在海戰中被擊中起火之說(shuō)。在艦艏部,考古人員發(fā)現了一些水煙袋、麻將牌、馬扎、油燈、木盆、皮鞋底等物品,據介紹,該處為下級士兵的生活艙室。

考古人員在經(jīng)遠艦艏部區域發(fā)現了不少毛瑟步槍子彈,據推測,這可能說(shuō)明在海戰之初,經(jīng)遠艦士兵曾有持槍登上日軍戰艦的計劃。

“經(jīng)遠艦水下考古成果對于甲午海戰史、海軍史、艦船史的研究具有極其重要的歷史與科學(xué)價(jià)值。一些調查實(shí)物的發(fā)現,為研究工作提供了新認識,如‘經(jīng)遠’銘牌是首次發(fā)現的北洋水師軍艦的銘牌,其材質(zhì)、工藝及安裝方法也是首次明確。”周春水等人介紹。

對話(huà)

考古隊員:經(jīng)遠艦的士兵們是英雄 戰斗到最后一刻

大連市文物考古研究所水下考古隊員于海明參與了此次經(jīng)遠艦水下考古,28日他告訴北京青年報記者,證明經(jīng)遠艦真身的最關(guān)鍵證據——“經(jīng)遠”銘牌是在一場(chǎng)臺風(fēng)前被發(fā)現的,當時(shí)考古已經(jīng)進(jìn)入尾聲,“這是整個(gè)考古過(guò)程中最震撼的一刻。”

北青報:你是怎么參與到此次水下考古之中的?

于海明:我在今年5月到6月,完成了水下考古的培訓,因為此次調查的沉沒(méi)戰艦是在大連莊河這邊,于是我就受?chē)椅奈锞炙挛幕z產(chǎn)保護中心的邀請,參與到這一次的甲午海戰沉艦經(jīng)遠艦的調查之中。我7月上旬來(lái)到了經(jīng)遠艦的考古現場(chǎng),參與了后續的考古調查。

北青報:你說(shuō)你通過(guò)這次考古調查,對北洋水師的看法有了變化?

于海明:以前我們可能會(huì )覺(jué)得北洋水師受清王朝的影響,有很多腐敗的問(wèn)題,導致了北洋水師在甲午海戰中戰敗。這次參與到水下考古的人中,有不少都是對北洋水師的歷史很了解的,每天大家都工作、生活在一起,聊的話(huà)題都是北洋水師,也會(huì )拿出以前的老照片、查的資料,大家一起互相分析,感覺(jué)我之前的看法可能有一些誤解。

可以看到,北洋水師受到了腐敗問(wèn)題的影響,但北洋水師的官兵確實(shí)是英雄。不但在經(jīng)遠艦,他們奮戰到了最后一刻,而且在日軍留下的一些日記的記載中,他們也對北洋水師奮戰到底的精神非常佩服,大量的北洋水師軍官都是戰死或者自殺殉國的。

北青報:此次調查中,你印象最深的是什么?

于海明:整體印象最深的就是到考古后期,“經(jīng)遠”兩個(gè)字被發(fā)現的時(shí)候。當天臺風(fēng)馬上就要來(lái)了,早上6點(diǎn)多,一位考古老師就下水調查了,他先拍到了經(jīng)遠艦的“遠”字,那時(shí)候風(fēng)浪已經(jīng)很大了,我們就讓他趕緊出水,然后大家在儀器上看,基本就確認這艘沉艦肯定是經(jīng)遠艦了。后來(lái)我們又順利地發(fā)現了“經(jīng)”字,上面還有描金,大伙都非常激動(dòng),經(jīng)遠艦的身份就這么確認了。

北青報:那塊“經(jīng)遠”字樣的木牌是怎么發(fā)現的?

于海明:木牌是抽沙的時(shí)候抽上來(lái)的。抽上來(lái)的沙子里有很多貝殼之類(lèi)的東西,在分揀中,我們在里面發(fā)現了這塊木牌。因為經(jīng)遠艦沉沒(méi)的時(shí)候,載著(zhù)大量的煤,這些煤渣會(huì )將一些木質(zhì)文物染得發(fā)黑。這塊木牌就是這樣,開(kāi)始看不清是什么字,隱隱約約能看出來(lái)有個(gè)“經(jīng)”字,然后就拿著(zhù)這塊木牌去找了領(lǐng)隊。領(lǐng)隊根據經(jīng)驗判斷,上面可能是“經(jīng)遠”兩個(gè)字,后來(lái)通過(guò)一些處理,“經(jīng)遠”兩個(gè)字就現出來(lái)了。

北青報:出水的文物有哪些讓你印象深刻的呢?

于海明:有的老師對北洋水師非常熟悉,我在分揀文物時(shí)發(fā)現了120毫米炮彈底火,我對這件文物不是很懂,一位老師卻很激動(dòng),他說(shuō)這種炮彈本身沒(méi)記錄在經(jīng)遠艦裝備里,懷疑是為了備戰甲午海戰特意添置的??梢?jiàn)北洋水師在戰前曾很積極地準備自己的戰斗力。此外,與之前的一些傳說(shuō)不同,我們在考古中發(fā)現了一些水煙袋,但沒(méi)有發(fā)現任何大煙袋,水煙袋是在海上航行時(shí)很正常的,在船上生活過(guò)就知道,航行中需要這樣的一種消遣。這與之前一些北洋水師抽大煙的說(shuō)法是不符的。

內存

經(jīng)遠艦系致遠艦僚艦

經(jīng)遠艦是中國清朝北洋海軍的重要戰艦之一,由德國伏爾鏗造船廠(chǎng)建造,1887年1月3日下水,艦長(cháng)82.4米(水位線(xiàn))、寬約12米,航速15.5節,主要武器包括克虜伯210毫米,口徑火炮2門(mén),150毫米口徑火炮2門(mén),魚(yú)雷發(fā)射管4具。

經(jīng)遠艦于1887年年底回國,當時(shí)作為致遠艦的僚艦,入編北洋水師。著(zhù)名將領(lǐng)鄧世昌、林永升分別出任兩艦的管帶(艦長(cháng))。1894年9月17日,中日甲午海戰在黃海北部大東溝海域爆發(fā),北洋海軍官兵奮勇抗戰,此役清軍損失戰艦四艘,分別為楊威、超勇、致遠和經(jīng)遠。

戰斗中,致遠、經(jīng)遠二艦在鄧世昌、林永升的率領(lǐng)下,奮勇殺敵,不幸先后沉沒(méi)。其中經(jīng)遠艦以一敵四,遭受日軍吉野、高千穗、秋津洲、浪速四艦圍攻,全艦官兵在管帶林永升的率領(lǐng)下毫無(wú)懼色,奮勇接戰,至死不升降旗。全艦官兵200多人,除10余人泅渡到附近的老人石得以幸存外,絕大部分與艦同沉。

周春水等人撰文稱(chēng),甲午海戰是東亞近現代史上的標志性歷史事件,對于大清帝國而言,這一戰爭終止了光緒皇帝、李鴻章等晚清上層統治者試圖通過(guò)洋務(wù)運動(dòng)和海軍建設實(shí)現富國強兵的歷史進(jìn)程,中國由此滑入積貧積弱、任人宰割的深淵;對于日本方面而言,冒險決戰、一戰而揚名于天下,終于可以以戰勝者的姿態(tài)重新審視中國,從而助長(cháng)了其征服中國、獨霸東亞的野心。(文/記者 屈暢)

關(guān)鍵詞: 遠艦 細節 專(zhuān)家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