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劇場(chǎng)每月都在虧損 父女接力23年為漢劇迷堅守“樂(lè )園”

時(shí)間:2018-10-09 13:47:27    來(lái)源:武漢晚報    

民間劇場(chǎng)每月都在虧損 父女接力23年為漢劇迷堅守

黃鶴樓下,民間劇場(chǎng)每月都在虧損,每周都在堅持父女接力23年為漢劇迷堅守“樂(lè )園”

“但只見(jiàn)黃葉飄飄,不住在墳臺繞。哈哈哈,卻原來(lái)是狐兔繞墳……”漢劇名角賈振南一段《掃松》清唱,尾音未落,臺下戲迷已喝彩聲四起。

4日,武漢黃鶴樓道上臨街的小劇場(chǎng)內,20余位漢劇票友圍桌而坐,或上臺亮嗓、或捧茶品味。雖然這里離人潮洶涌的武昌臨江大道不足百米,卻用皮黃、鑼鼓、胡琴織就一方令時(shí)光停駐的天地,恍若舊日。

這就是江城漢劇迷中有名的民間劇場(chǎng)“黃鶴樓漢劇閣”,200平方米的劇場(chǎng)內舞臺、樂(lè )隊、化妝間俱全,來(lái)的人不僅有漢劇票友中的活躍人物,也有賈振南這樣的漢劇名家,樂(lè )師也基本由專(zhuān)業(yè)劇團退休的人擔任?;ㄉ?元茶錢(qián),可以消磨整個(gè)下午,若有興致也可上臺清唱。

23年前,漢劇名票文小佑建立了武昌文小佑漢劇團和這處劇場(chǎng);10年前,文紅衛從離世的父親手中接過(guò)劇場(chǎng)繼續堅守,“為漢劇迷們保留一處樂(lè )園”。

23年前,

他為漢劇票友建起家園

文小佑是江城漢劇票友圈中的傳奇人物。“父親與漢劇有緣”,文紅衛向記者回憶,父親出生于1935年,學(xué)過(guò)中醫、做過(guò)生意,卻一生癡迷于漢劇。上世紀50年代,他常乘船過(guò)江向名角“偷師”;上世紀90年代,他經(jīng)常組織票友在街頭表演。一次,他與票友在長(cháng)江大橋下演唱,正在興頭上卻突遇風(fēng)雨,眾人不得不慌忙收場(chǎng),很是掃興,于是有了自建劇場(chǎng)的念頭。

1995年,文小佑拿出8萬(wàn)元養老金,在黃鶴樓道購平房一間,成為票友們聚唱的場(chǎng)所,三鎮戲迷蜂擁而至。隨后,文小佑又動(dòng)員子女拿出30余萬(wàn)元,將平房改建為200平米的劇場(chǎng)“黃鶴樓漢劇閣”,又建立武昌業(yè)余漢劇團,后改名為武昌文小佑漢劇團。

“他對漢劇是真愛(ài)好、真舍得”,80歲的票友祝賢財回憶。有了場(chǎng)地之后,文小佑又出資10余萬(wàn)元購置道具、燈光、音響,服裝中有蟒有靠,“跟專(zhuān)業(yè)劇團比,也不差”。劇團得到票友們的鼎力支持,裝服飾用的十來(lái)個(gè)大木箱、衣柜,就是票友們自己動(dòng)手打制的,至今仍在使用。

在文小佑的帶領(lǐng)下,劇團演出質(zhì)量、知名度不斷提升。曾在湖北省京劇院工作的王斗也憶起,上世紀90年代,文小佑出資數萬(wàn)元舉辦以自己名字命名的漢劇大獎賽,百余票友參賽,轟動(dòng)圈內;他帶團走訪(fǎng)天門(mén)、沙市、荊州,到市縣劇場(chǎng)無(wú)償演出,花銷(xiāo)則是他一人承擔;劇場(chǎng)內,各行當俱全、文武場(chǎng)皆備,漢劇名家名角頻頻光顧,程良美、胡和顏、賈振南、熊留華等都曾在劇場(chǎng)演出。

10年前,她為父親的遺愿堅守

2008年,一位票友過(guò)世,文小佑去蔡甸探望在歸途遭遇交通事故。當時(shí)車(chē)上還有另一個(gè)朋友,送到醫院時(shí),文小佑還讓醫生先救別人,“我感覺(jué)還好”,誰(shuí)知竟因傷重去世。臨終前他留下囑咐:老屋留下供票友唱漢劇。

文小佑有3個(gè)女兒,排行老二的文紅衛接過(guò)了劇場(chǎng),“如果這里關(guān)了,父親那些老朋友就無(wú)處可去了”。劇場(chǎng)堅持每周四活動(dòng),國慶期間則增加1天,讓票友掛衣(上臺彩唱)。10年來(lái),除了茶水費由1元、2元漲到5元,其余一律沿襲文小佑留下的規矩,茶水管夠,掛衣另交5元。每次活動(dòng),茶水費只有百來(lái)元,而樂(lè )隊薪酬、服裝、水電等支出需要七八百元,全靠幾個(gè)骨干團員自掏腰包填補。盡管每月都虧損,但文紅衛覺(jué)得能夠滿(mǎn)足父親的心愿就值得,“只是做了自己力所能及的事,沒(méi)想到一堅持就是10年”。

10月4日正是活動(dòng)日,文紅衛在臺下穿梭往來(lái),添茶水、打招呼,遇到臺上開(kāi)唱自己喜歡的唱段,就坐下來(lái)閉目搖頭、細細品味。“以前學(xué)體育,工作是做出納”,文紅衛說(shuō),她之前從未想過(guò)自己會(huì )開(kāi)口唱戲,然而在這里聽(tīng)久了,也開(kāi)始愛(ài)上漢劇、學(xué)唱起來(lái)。如今學(xué)了末角的《哭祖廟》《文昭關(guān)》等戲,感覺(jué)氣血通、精神足,“大概愛(ài)戲也是遺傳”。

“喜歡漢劇,讓大家聚到一起”,68歲的董梅生與文小佑相識于光明劇場(chǎng)的一場(chǎng)票友演出。去年接手文小佑漢劇團管理后,他成為劇場(chǎng)活動(dòng)的主要出資人之一,一年投入近萬(wàn)元,“如果這個(gè)地方都守不住,漢劇可能就在我們這一代失傳了。”

賈振南說(shuō),劇場(chǎng)不僅為戲迷們提供了休閑娛樂(lè )的好去處,更是漢劇的一個(gè)窗口、一處火種,“這里離景區近,經(jīng)常有游客聽(tīng)到聲音過(guò)來(lái)看,附近小區的人也常帶著(zhù)孩子來(lái)玩。20多年的堅持,為漢劇擴大了影響,也培養了觀(guān)眾。”

如今,漢劇票社期待春天

漢劇曾是武漢大眾娛樂(lè )的領(lǐng)頭羊,上世紀二三十年代鼎盛期,武漢25個(gè)戲院和游藝場(chǎng),漢劇就占領(lǐng)了20個(gè)劇場(chǎng);1919年漢劇公會(huì )初建,會(huì )員登記有7000余人之眾,行當齊全,名伶薈萃。漢劇的業(yè)余清唱則始于清末,一些文人雅士,每年秋季相為邀約聚會(huì ),賞菊飲酒,清唱漢劇以自?shī)?,又名?ldquo;圍鼓”。民國年間漢劇業(yè)余愛(ài)好者紛紛成立票社,既坐唱,也掛衣,還聘請名伶教習,演出不收任何費用,票社各項支出,靠票友出資。而票社竟有“風(fēng)起云涌”之勢,甚至還出現一些“漢票”世家,有祖孫三代同染漢劇成癖,人稱(chēng)之曰“戲迷家庭”。

時(shí)移景遷,就算是最堅定的戲迷,如今也為漢劇傳承心憂(yōu)。漢劇名家賈振南回憶,上世紀五六十年代,省內有23個(gè)漢劇劇團,很多縣市都有專(zhuān)業(yè)團隊。而現在只剩不到兩個(gè)——武漢漢劇院和并入湖北省地方戲曲藝術(shù)劇院的湖北省漢劇團。專(zhuān)業(yè)院團縮減,戲迷數量也隨之萎縮。有統計顯示,湖北省內保持活動(dòng)的漢劇票友組織有八九個(gè),人數不過(guò)三四百人。“漢劇不好唱”,賈振南認為,與通俗易上口的楚劇、黃梅戲相比,票友學(xué)漢劇難度更大,而與京劇等大劇種比,漢劇的普及、推廣也需加大力度。

“近年來(lái),民間興起一些漢劇演出團體,在鄉鎮、村頭演出,如黃石出現的民營(yíng)五一漢劇團。”賈振南說(shuō),這表明漢劇在民間仍然有生命力。董梅生也認為,唱響漢劇,要熱鬧起來(lái)、組織活動(dòng),把觀(guān)眾吸引到劇場(chǎng)來(lái),同時(shí)扶持民間劇團走出去演出,在更廣的范圍內培養觀(guān)眾。

文紅衛則樂(lè )觀(guān)地表示,現在劇場(chǎng)中雖是中老年人居多,不時(shí)也有華師、音樂(lè )學(xué)院的學(xué)生走進(jìn)來(lái),“只要還有人唱、有人聽(tīng),漢劇的根就不會(huì )斷”。(記者馮愛(ài)華)

關(guān)鍵詞: 漢劇 父女 劇場(chǎng)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