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李白也有偶像!被李白瘋狂崇拜的全才謝靈運是誰(shuí)?

時(shí)間:2018-10-12 09:52:27    來(lái)源:中國青年報    

日前,繼修訂本《史記》《舊五代史》《新五代史》《遼史》《魏書(shū)》《南齊書(shū)》之后,中華書(shū)局點(diǎn)校本《宋書(shū)》修訂本正式出版,在上海舉行新書(shū)發(fā)布會(huì )?!端螘?shū)》修訂主持人丁福林在發(fā)布會(huì )上指出,“劉宋”雖不若“趙宋”那般出名,且王朝歷史較短,但這一時(shí)期出了不少重要人物,例如赫赫有名的大文學(xué)家謝靈運。“謝靈運是一個(gè)全才,像他這樣的全才,可能在我們中國歷史上都是比較少見(jiàn)的”。

大概每一個(gè)“恃才傲物”的文人,內心其實(shí)都尊著(zhù)一位偶像,甘愿當這位“大神”的粉絲團團長(cháng)。比如唐朝詩(shī)壇“流量偶像”李白,身后粉絲千千萬(wàn),而令他瘋狂崇拜的人,卻是南朝宋詩(shī)人謝靈運。

李白為謝靈運的“粉絲應援”,可謂穿透紙面,盡心盡力。即使只能隔時(shí)空喜歡,李白也忍不住在自己的詩(shī)里持續“@謝靈運”:“謝公宿處今尚在,淥水蕩漾清猿啼。腳著(zhù)謝公屐,身登青云梯”(《夢(mèng)游天姥吟留別》);“我乘素舸同康樂(lè ),朗詠清川飛夜霜”(《勞勞亭歌》)。

除了在唐詩(shī)的全世界中心呼喊偶像,模仿是致敬的標志。李白多首山水詩(shī)的語(yǔ)言風(fēng)格或技巧,都有明顯模仿謝靈運的印記,例如謝靈運在《登江中孤嶼》里寫(xiě)“云日相輝映,空水共澄鮮”,小粉絲李白就在《秋登巴陵望洞庭》里寫(xiě)“秋日何蒼然,際海俱澄鮮”。

李白不會(huì )狂熱追隨一個(gè)平庸之輩,而謝靈運的才華也一直被世人認可。謝靈運和顏延之并稱(chēng)“顏謝”,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文學(xué)史上的山水詩(shī)派。沈約在《宋書(shū)·謝靈運傳論》中說(shuō):“靈運之興會(huì )標舉,延年之體裁明密,并方軌前秀,垂范后昆。”

鐘嶸在《詩(shī)品》中稱(chēng)謝靈運為“元嘉之雄”。元嘉是什么?你一定讀過(guò)辛棄疾詞的“元嘉草草,封狼居胥,贏(yíng)得倉皇北顧”,“元嘉”是南朝宋的皇帝劉義隆的年號。南朝宋(420~479)由劉裕在東晉末期的亂世中趁勢建立,定都建康(今南京),共傳四世,歷經(jīng)九帝,享國60年。為了和趙匡胤建立的宋朝區別,南朝宋又被稱(chēng)為“劉宋”。

《詩(shī)品》評謝靈運為“元嘉之雄”,這個(gè)榮譽(yù)不算很高,但時(shí)過(guò)境遷來(lái)審視歷史,“元嘉”所代表的劉宋,的確與謝靈運一生的命運密不可分。謝靈運,這個(gè)很難簡(jiǎn)單定義的文人,背后是一個(gè)更難定義的劉宋。

論出身,謝靈運妥妥贏(yíng)在了起跑線(xiàn)上。

“山陰道上桂花初,王謝風(fēng)流滿(mǎn)晉書(shū)。”謝靈運(385~433)是謝玄之孫(謝玄就是那位“淝水之戰”中的前敵總指揮),降生于東晉望族“陳郡謝氏”——門(mén)閥士族時(shí)代“王謝”堪稱(chēng)鼎盛代表。“陳郡謝氏”為中國歷史貢獻了謝安、謝萬(wàn)、謝道韞、謝混、謝靈運、謝惠連、 謝朓 、謝莊等文藝人才,還有謝石、 謝玄等軍政人物。學(xué)者丁福林評價(jià),“謝安在政治上的崛起和謝靈運在文學(xué)創(chuàng )作上的成功,給整個(gè)陳郡謝氏家族增添了無(wú)限的光彩,可謂謝氏家族的雙璧”。

謝靈運天賦異稟,雖然他4歲時(shí)祖父謝玄就辭世,不能多加庇護孫子前程,但謝靈運還是年紀輕輕就承襲了康樂(lè )公的爵位,世稱(chēng)謝康樂(lè )?!端螘?shū)》不客氣地說(shuō)謝靈運“性奢豪,朝服鮮麗”,反正這個(gè)少年襲爵之后樂(lè )顛顛,當起了富貴的快樂(lè )后代。

若是謝靈運并無(wú)野心,只管豪宅享樂(lè ),又若是時(shí)局并無(wú)動(dòng)蕩,王朝未改,他一生的“命簿”是否也能簡(jiǎn)單如云,而非后人讀到的曲折離奇?

謝靈運對自己的文才,自然信心無(wú)極限,然而他更執著(zhù)相信自己有一份“吏才”,并且畢生都在明里暗里孜孜以求。如今我們看到,謝靈運的“吏才夢(mèng)想”隨朝代更替大致劃分為兩部分:晉時(shí),曾出任大司馬行軍參軍、撫軍將軍記室參軍等職;劉宋代晉后,降封康樂(lè )侯,歷任永嘉太守、秘書(shū)監、臨川內史。

學(xué)者丁福林在《東晉南朝的謝氏文學(xué)集團》一書(shū)中,對謝靈運的“吏才夢(mèng)想”之路有詳細生動(dòng)的描寫(xiě)。謝靈運原本追隨劉毅,擔任高級核心幕僚;劉毅被劉裕所殺后,劉裕為了安撫世族情緒,繼續讓謝靈運擔任太尉參軍、秘書(shū)丞等職。

劉裕代晉后,謝靈運開(kāi)始鬧情緒了,怨氣日益變大?!端螘?shū)·謝靈運傳》中如是記載:“靈運為性褊激,多愆禮度,朝廷唯以文義處之,不以應實(shí)相許。自謂才能宜參權要,既不見(jiàn)知,常懷憤憤。”丁福林寫(xiě)道,尤其在失去“政治靠山”劉義真后,謝靈運更不得志,肆無(wú)忌憚開(kāi)始攻擊朝廷。

后來(lái)謝靈運和顏延之被排擠出京,離開(kāi)之時(shí)謝靈運38歲,赴任永嘉太守。途中寫(xiě)下其經(jīng)典作《初往新安至桐廬口》:“絺绤雖凄其,授衣尚未至。感節良已深,懷古徒役思。不有千里棹,孰申百代意。遠協(xié)尚子心,遙得許生計。既及冷風(fēng)善,又即秋水駛。江山共開(kāi)曠,云日相照媚。景夕群物清,對玩咸可喜。”

若不乘船隨風(fēng)千里,哪能體會(huì )古人遠行的感受呢?秋水上漲,恰是行船時(shí),桐廬口一帶江山空曠開(kāi)敞,夕陽(yáng)與云彩互相輝映,嫵媚動(dòng)人,黃昏里景致清爽舒暢,賞景何其愜意。遠離朝局的仕途低谷,倒是成就了謝靈運創(chuàng )作的黃金時(shí)代。

“眷西謂初月,顧東疑落日。殘夕掩昏曙,蔽翳皆周悉”(《登永嘉綠嶂山》);“鳥(niǎo)鳴識夜棲,木落知風(fēng)發(fā)。異音同至聽(tīng),殊響俱清越(《石門(mén)巖上宿》)”。

謝靈運這個(gè)才子,充分印證了一條現代流行語(yǔ):哥不在江湖,但江湖中一直有哥的傳說(shuō)?!端螘?shū)》記載謝靈運甚是引人關(guān)注,“每有一詩(shī)至都邑,貴賤莫不競寫(xiě),宿昔之間,士庶皆遍,遠近欽慕,名動(dòng)京師”。

看起來(lái)謝靈運內心漸漸淡化了“吏才之夢(mèng)”,可是命運終究沒(méi)輕易放走他,留一條輕松度日的活路,往后的人生劇情愈發(fā)戲劇性——宋文帝劉義隆三次征召,好說(shuō)歹說(shuō)把謝靈運“哄”回朝。

皇上都來(lái)求自己了呢!謝靈運重燃希望……可惜啊,結果如宿命注定一般的,他更加墜入失望的深淵。他沒(méi)能兌現自己想要的“吏才之夢(mèng)”,眼瞅著(zhù)那些平庸之徒成為軍機重臣,而他日常在皇帝身邊擔任的職能,不過(guò)是“每侍上宴,談賞而已”,或者被要求做文書(shū)工作,撰寫(xiě)《晉史》——不好意思,謝公說(shuō)他不想干!

心灰意冷之下,謝靈運發(fā)脾氣,裝病,出去浪。劉義隆繼續持包容態(tài)度,允許他請病假東歸,二次隱居故鄉。

如果活在當世,謝靈運這番性格和做派,應該能成爆款級的“網(wǎng)紅”。傲氣而不安分的靈魂,時(shí)不時(shí)爆出叛逆“金句”,對循規蹈矩的正常人太有吸引力了。比如《世說(shuō)新語(yǔ)》提到,謝靈運好戴曲柄笠,孔隱士謂曰:“卿欲希心高遠,何不能遺曲蓋之貌?”謝答曰:“將不畏影者未能忘懷!”謝靈運的反擊夠毒舌的:我看您是自個(gè)兒惦念富貴,所以看到曲柄笠,都將它與象征富貴的曲蓋聯(lián)系在一起吧!

總之在二次歸隱時(shí),謝靈運玩得更加開(kāi)心,更加無(wú)法無(wú)天。

《東晉南朝的謝氏文學(xué)集團》指出,謝靈運“夜以繼日地游山玩水,宴集賓客,因而又被御史中丞傅隆彈劾而遭免官。從此,他更是肆無(wú)忌憚地游宴”。為了方便登山,謝靈運竟然腦洞大開(kāi)地發(fā)明了“謝公屐”——一種裝有活動(dòng)鋸齒的木屐;還有一次帶數百奴仆“伐木開(kāi)道”而游,嚇得地方官員魂飛魄散,差點(diǎn)以為是一群山賊來(lái)打劫了。

很多今人都調侃,謝靈運是魏晉南北朝著(zhù)名的“作死天王”。文帝劉義隆因憐惜謝的文才,也是一忍再忍。直到元嘉十年,謝靈運終于迎來(lái)結局:被劉義隆以“叛逆”罪名殺害,殞命于血淋淋的刑場(chǎng),享年49歲。

謝靈運臨死作詩(shī):“龔勝無(wú)余生,李業(yè)有終盡。嵇公理既迫,霍生命亦殞。凄凄凌霜葉,網(wǎng)網(wǎng)沖風(fēng)菌。邂逅竟幾何,修短非所愍。送心自覺(jué)前,斯痛久已忍。恨我君子志,不獲巖上泯。”

謝靈運的狂傲和“作死”性格,是后世談?wù)摰臒狳c(diǎn),但絕不能成為他一生波折的唯一解釋?zhuān)荒苡靡愿爬ㄆ涫送颈瘎〉某梢颉?/p>

一方面,謝靈運太忠于自我本心,過(guò)于性情,不愿隨朝局而走,并且基因里就不是做一塊政治家的好料子;另一方面,“謝氏門(mén)楣”的光輝畢竟始于東晉,劉宋代晉,眼瞅著(zhù)前朝的豐厚利益和政治好風(fēng)景一點(diǎn)點(diǎn)消逝,謝靈運面臨空前的危機感。

與劉宋互不相容。劉宋帝王可以包容他的大錯小過(guò),但不能委以重任,“僅以文義見(jiàn)接”,對謝靈運是最致命的打擊。

學(xué)者評價(jià),謝靈運是中國歷史上極為罕見(jiàn)的全能型文人,不僅文才高,經(jīng)學(xué)造詣也深,謝靈運對佛學(xué)頗有研究,翻譯了不少佛經(jīng);善隸、行、草等書(shū),還擅長(cháng)畫(huà)“菩薩像”。

后世粉絲團龐大的謝靈運,也有自己心目中的偶像。“才高八斗”一詞源于他,但他字面上的贊頌,不為自己加冕,而是屬于曹植——“魏晉以來(lái),天下的文學(xué)之才共有一石,其中曹子建(即曹植)獨占八斗,我得一斗,其他的人共分一斗。”

劉宋王朝,雖時(shí)間不長(cháng),文化上卻涌現了一批影響深遠的大家,如謝靈運、劉義慶、鮑照、裴松之、范曄、顏延之、祖沖之、何承天等,建康文學(xué)史論在此時(shí)期發(fā)展到巔峰,《世說(shuō)新語(yǔ)》《后漢書(shū)》《三國志注》等皆誕生于這一時(shí)期,對后世影響深遠。

“池塘生春草,園柳變鳴禽。”以《登池上樓》為代表,謝靈運開(kāi)創(chuàng )了中國文學(xué)史上的山水詩(shī)派,受到李白、杜甫、王維、孟浩然、韋應物和柳宗元等唐代大家的追捧,從而山水詩(shī)派直接入唐蔚為大觀(guān)。

劉宋王朝凸顯了謝靈運的驚世才華,而謝靈運的命運也浸染了這個(gè)短命王朝的盛衰榮辱。只能說(shuō),彼時(shí)降臨于亂世之文人,越是在外表現得放浪形骸,內心就越是痛苦??沼幸磺徽伪ж?,又奈何時(shí)局不容,無(wú)法實(shí)現,只能寄情山水罷了。

關(guān)鍵詞: 謝靈運 李白 全才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