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緙絲傳承人:“雕刻了的絲綢”好似流淌的鄉愁

時(shí)間:2018-10-15 17:47:57    來(lái)源:新華社    

緙絲傳承人:“雕刻了的絲綢”如流淌的鄉愁

春意盎然的鵲鬧枝頭,國色天香的花開(kāi)富貴圖……在河北定州孟家莊緙絲傳習基地,一幅幅圖案逼真、色澤鮮艷、正反如一的緙絲作品讓人流連忘返。在剛剛過(guò)去的國慶小長(cháng)假,這個(gè)基地接待游客人數比去年同期翻了一番。

“我從小就喜歡緙絲。”45歲的基地負責人、河北省非物質(zhì)文化遺產(chǎn)緙絲傳承人程苗欣說(shuō),“小時(shí)候,奶奶做刺繡或是緙絲,我就坐在旁邊看。”

程苗欣從屋內拿出一塊布料,布料上的文案顏色明快,布面平整。“看,這就是我奶奶留下的,雖然年頭久了,可這顏色、花紋,都跟新的一樣。”

定州緙絲,被譽(yù)為“雕刻了的絲綢”,源于漢,興于唐,盛于宋。宋代,孟家莊村成為緙絲貢品產(chǎn)地和絲織品交易地。

隨著(zhù)北宋與南宋更替,政治和經(jīng)濟中心南移臨安,緙絲也由發(fā)源地定州遷移到了蘇杭一帶,緙絲有了“北有定州,南有松江”之說(shuō)。

程苗欣說(shuō),傳承這一古老技藝,既是對奶奶的紀念,也是骨子里對緙絲美妙技藝的喜愛(ài),更是流淌在血液里那股魂牽夢(mèng)縈的鄉愁。

“起初只是覺(jué)得紅紅綠綠很好看,越鉆研發(fā)現學(xué)問(wèn)越多,再也撒不開(kāi)手了。”

為此,她兩次專(zhuān)程到蘇州學(xué)藝。“我嘗試著(zhù)把千年以前失去的技藝拿回來(lái)。我從感興趣的花鳥(niǎo)等簡(jiǎn)單圖案學(xué)起,一點(diǎn)一滴的摸索積累。直到2005年,才嘗試做大幅作品。”不知耗費了多少絲線(xiàn),用壞了幾架織機,程苗欣終于熟練掌握了緙絲這門(mén)古老的藝術(shù)。

程苗欣說(shuō),緙絲工藝費時(shí)費力,一天一坐就是幾個(gè)小時(shí)、甚至10來(lái)個(gè)小時(shí),現在年輕人很少有能坐住的?,F在國家特別重視傳統文化,相信會(huì )有越來(lái)越多的人關(guān)注、學(xué)習、傳承緙絲技藝。(記者白明山)

關(guān)鍵詞: 如流 緙絲 鄉愁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