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瓷都景德鎮陶溪川:陶瓷集市里來(lái)了一群文化使者

時(shí)間:2018-10-19 16:00:25    來(lái)源:新華網(wǎng)    
特寫(xiě):陶瓷集市里來(lái)了一群文化使者

春、秋季到瓷都景德鎮陶溪川趕“春秋大集”,這兩年已成為國內外陶瓷藝術(shù)家和藝術(shù)愛(ài)好者的一大盛事。

每到開(kāi)集,陶溪川文創(chuàng )街區的街道上就會(huì )擺滿(mǎn)售賣(mài)陶藝作品的攤位。這一次秋集開(kāi)集,來(lái)自50多個(gè)國家和地區的陶瓷藝術(shù)家擺出600多個(gè)攤位。許多“淘寶者”躋身其中,精心挑選瓷器。

法語(yǔ)、英語(yǔ)、日語(yǔ)、韓語(yǔ)……熙熙攘攘的集市上夾雜著(zhù)不同國家的語(yǔ)言。不過(guò),不會(huì )外語(yǔ)也不用擔心無(wú)法交流,每個(gè)攤位前都有一位高校學(xué)生翻譯志愿者。

他們中有的是外語(yǔ)專(zhuān)業(yè)的“正規軍”。比如20歲的周佳鵬是景德鎮陶瓷大學(xué)英語(yǔ)專(zhuān)業(yè)大二的學(xué)生,他為比利時(shí)的陶瓷藝術(shù)家呂多做翻譯。

有的學(xué)生并非外語(yǔ)專(zhuān)業(yè),也熱忱做翻譯志愿者。陶瓷繪畫(huà)專(zhuān)業(yè)的陳怡因曾到韓國一所高校交換學(xué)習,這次專(zhuān)程來(lái)“春秋大集”,在韓國高校師生的展位前幫忙。有顧客對一只瓷器高腳杯產(chǎn)生了興趣,向陳怡因打聽(tīng)它的用途。

“趙,金色在中國文化里有什么含義?”荷蘭藝術(shù)家揚好奇地問(wèn)老朋友——中國學(xué)生趙文佳。去年景德鎮舉辦第一次“春秋大集”時(shí),趙文佳就給揚和他的夫人及大學(xué)老師埃倫做翻譯,因此結下了深厚的跨國友誼?,F在,三位荷蘭藝術(shù)家只要到景德鎮,就會(huì )第一時(shí)間聯(lián)系她。

無(wú)處不在的移動(dòng)支付讓這些外國藝術(shù)家有點(diǎn)跟不上節奏,他們發(fā)現來(lái)逛集市的顧客很少帶現金,都習慣用支付寶或微信支付。

“我們還沒(méi)有學(xué)會(huì )怎么使用這些支付方式,只好請趙幫我們收錢(qián)。我們是朋友,我們相信她!”埃倫邊說(shuō)邊比劃,表達著(zhù)他們和趙文佳的深厚友誼。

“在他們看來(lái),作為陶藝家一生一定要來(lái)一次景德鎮。”不僅僅是幫忙介紹作品,一旦有媒體前來(lái)采訪(fǎng),這些熱心的翻譯志愿者又充當起“新聞發(fā)言人”,幫助外國藝術(shù)家表達對景德鎮瓷器的熱愛(ài)和向往。

來(lái)的次數多了,一些藝術(shù)家也能應付自如。

子彈、戰士、鐵絲網(wǎng)……看見(jiàn)一位顧客拿著(zhù)自己的反戰題材瓷瓶看了又看,面露疑色,澳大利亞藝術(shù)家邁克爾主動(dòng)打招呼:“你好!”然后迅速指了指攤位一角插了幾朵花的樣品,示意這其實(shí)是一只花瓶??匆?jiàn)顧客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他得意地向記者聳了聳肩。

不論是哪國人,說(shuō)何種語(yǔ)言,微笑是開(kāi)啟交流的最好方式。在這個(gè)以陶瓷為媒介、世界各國文化交流的集市上,記者看到,只要面帶微笑,用心聆聽(tīng),就能夠相互理解,傳達善意。新華社記者 高皓亮、吳鍾昊、田耘

關(guān)鍵詞: 里來(lái) 景德鎮 瓷都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