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自媒體進(jìn)入高級抄襲時(shí)代 反“洗稿”大旗誰(shuí)來(lái)扛?

時(shí)間:2018-05-02 15:34:27    來(lái)源:科技日報    

在移動(dòng)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自媒體產(chǎn)業(yè)快速增長(cháng),創(chuàng )業(yè)者通過(guò)生產(chǎn)高質(zhì)量的內容獲取粉絲和閱讀量,再通過(guò)廣告、電商等手段變現獲利。由于原創(chuàng )內容稀缺,有人便動(dòng)起了歪腦筋,一條偽原創(chuàng )生產(chǎn)鏈悄然形成。

前不久,記者看到多種打著(zhù)“一鍵偽原創(chuàng )”“篇篇十萬(wàn)加”招牌的商品出現在國內某電商平臺。產(chǎn)品賣(mài)家聲稱(chēng),此款軟件功能強大,集采集、偽原創(chuàng )等眾多功能于一身。

這些偽原創(chuàng )稿件是如何被生產(chǎn)出來(lái)的?“灰色產(chǎn)業(yè)鏈”又是怎么形成的?偽原創(chuàng )團伙為何能如此肆無(wú)忌憚?帶著(zhù)這些問(wèn)題,科技日報記者采訪(fǎng)多位業(yè)內人士,一探究竟。

偽原創(chuàng )招式

顛倒語(yǔ)句、變換段落、照搬邏輯

偽原創(chuàng ),又被稱(chēng)為“洗稿”。在百度百科中關(guān)于“洗稿”一詞的解釋是,對別人的原創(chuàng )內容進(jìn)行篡改、刪減,使其好像面目全非,但其實(shí)最有價(jià)值的部分還是抄襲的。

這類(lèi)文章究竟是如何產(chǎn)生的?

記者打開(kāi)某偽原創(chuàng )工具網(wǎng)頁(yè),其聲稱(chēng):“采用獨有的分詞引擎和自創(chuàng )同義詞庫,模擬百度的中文切詞手段進(jìn)行偽原創(chuàng ),生成后的偽原創(chuàng )文章更貼近百度等搜索引擎的收錄模式。”具體操作時(shí),使用者將一篇文章輸入進(jìn)該軟件,之后軟件通過(guò)詞語(yǔ)替代實(shí)現偽原創(chuàng )。

具體效果如何?以該工具給出的樣本為例,此樣本原文為新華網(wǎng)刊發(fā)的一篇簡(jiǎn)訊《南通支云足球隊坐鎮主場(chǎng)如皋奧體中心》。原文中句子為:昨晚,南通支云足球隊坐鎮主場(chǎng)如皋奧體中心,以3∶2擊敗中超勁旅上海申花,昂首晉級中國足協(xié)杯第五輪。經(jīng)過(guò)偽原創(chuàng )后,該句變成:昨夜,南通支云足球隊坐鎮主場(chǎng)如皋奧體中心,以3∶2打敗中超勁旅上海申花,俯首晉級我國足協(xié)杯第五輪。前后兩句的不同,只是將“晚”換成“夜”,“擊”換成“打”,“昂”換成“俯”,“中”換成“我”。

除了詞語(yǔ)替換這種基本操作,偽原創(chuàng )的手段還有很多,如語(yǔ)句顛倒、段落變換等。4月29日,中國政法大學(xué)知識產(chǎn)權研究中心特約研究員李俊慧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這種通過(guò)語(yǔ)序顛倒、詞語(yǔ)替換等手段改頭換面過(guò)的文章,可能涉嫌侵犯原作品的著(zhù)作權。

經(jīng)過(guò)仔細比對,這種改頭換面可被識別,但另一種形式的偽原創(chuàng )則難辨真偽。2018年1月23日,擁有百萬(wàn)粉絲的微信大號“六神磊磊”發(fā)文直指多個(gè)自媒體大號“洗稿”,其中就有同樣擁有百萬(wàn)粉絲的公眾號“周沖的影像聲色”。前者指出,后者公號上刊發(fā)的《郭襄與張三豐:你的風(fēng)陵渡,我的鐵羅漢》“洗”了自己的舊作。

次日,周沖在其公號發(fā)文否認侵權、剽竊。周沖通過(guò)逐段對比、發(fā)布手稿釋疑等方式,反駁洗稿指責,并表示擬起訴維權。“六神磊磊”在其文章中稱(chēng),“洗稿”跟那種“Ctrl+C(復制)”“Ctrl+V(粘貼)”式的抄襲不同。抄襲抄的主要是文字,很多時(shí)候就是照搬,明顯涉及法律層面的侵權;而“洗稿”有時(shí)抄的不是文字,而是邏輯和敘事線(xiàn)。

滋生產(chǎn)業(yè)鏈

形成教、產(chǎn)、推一條龍式服務(wù)

在微信平臺上,廣告是公眾號收入的主要來(lái)源之一,而廣告投放與否和公號粉絲量及閱讀量息息相關(guān)。為提升粉絲數量,大量公眾號需要保證較高的更新頻率??稍瓌?chuàng )內容需求多,但供給難度大,于是一條偽原創(chuàng )產(chǎn)業(yè)鏈悄然形成。

“招聘寫(xiě)手,主要負責提供頭條號類(lèi)平臺內容,涉及歷史、汽車(chē)、娛樂(lè )、游戲、生活技巧等方面,文稿可洗。價(jià)格一千字10元起,需要通過(guò)查

重審查……”

這是記者在某微信群中看到的一則信息,像這樣明碼標價(jià)招聘偽原創(chuàng )寫(xiě)手的廣告甚至出現在一些求職網(wǎng)站上。更令人氣憤的是,一些偽原創(chuàng )在閱讀量上,甚至超過(guò)了原創(chuàng )。日前,有自媒體平臺反映,自己在當日11點(diǎn)28分發(fā)的稿子,18點(diǎn)28分就被“洗”了,而“洗”后文章的閱讀量超過(guò)了原文。

除了“洗稿”,與偽原創(chuàng )相關(guān)的其他業(yè)務(wù)也一并“開(kāi)花”。記者隨機加入了幾個(gè)群名為“爆款文章工具”“爆款文章訓練”的QQ群,群內時(shí)不時(shí)就有人推出“微信快速引流,多種加人推廣方法,有意者滴滴我,非誠勿擾”“刷頭條粉絲3元100個(gè),刷閱讀量4元一萬(wàn)”等消息。

記者打開(kāi)QQ軟件,用關(guān)鍵字“偽原創(chuàng )”進(jìn)行搜索,結果出現了一百多個(gè)相關(guān)QQ群。群內人數多則上千,少則幾十。這些群不僅提供偽原創(chuàng )工具,還提供教學(xué)視頻,其中自媒體爆款文章培訓課程頗受歡迎。

在上述偽原創(chuàng )工具頁(yè)面上可以看到,偽原創(chuàng )服務(wù)的人群主要為網(wǎng)絡(luò )寫(xiě)手、網(wǎng)站推廣者等。查看其歷史信息后,記者發(fā)現早在2008年上述偽原創(chuàng )工具就已經(jīng)出現。

追責困難

法律界定模糊,維權成本高

偽原創(chuàng )如此猖獗,如何打贏(yíng)這場(chǎng)“洗稿”戰?

從法律角度來(lái)看,“洗稿”不像抄襲已有了相對明晰的界定,甚至一些法律界人士對此都看法不一。“從法律角度來(lái)看,版權保護的是內容,而不保護思想或觀(guān)點(diǎn)。也就是說(shuō),同一個(gè)觀(guān)點(diǎn),換種表達方式寫(xiě)出來(lái),這很難從著(zhù)作權法的角度判定其為侵權。”4月28日,微信團隊相關(guān)負責人在接受科技日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說(shuō)。

“判斷是否為原創(chuàng ),既可以通過(guò)技術(shù)手段比對重合度,也可以通過(guò)第三人閱讀比對,從讀者角度判斷相似性或雷同度。”在李俊慧看來(lái),是否構成侵權,關(guān)鍵還是要看采用詞語(yǔ)替換等方式形成的作品與原作品的差異度,引用比例過(guò)高的作品就涉嫌侵權。

2015年,微信公眾平臺建立了原創(chuàng )保護機制,推出了原創(chuàng )聲明功能。

“這是一個(gè)長(cháng)期存在的棘手問(wèn)題。”上述微信團隊相關(guān)負責人表示,微信公眾平臺主要通過(guò)中文分詞來(lái)判定兩篇文章的重復率,即同時(shí)對比兩篇文章,看內容的相同比例。目前,微信團隊正準備更新產(chǎn)品策略保護原創(chuàng ),通過(guò)流量?jì)A斜、廣告傾斜等方式,扶持原創(chuàng )內容。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自媒體大V在接受媒體采訪(fǎng)時(shí)曾表示,其實(shí)很多人都被“洗”過(guò)稿,他們既是“洗稿”的受害者,也是有意無(wú)意的參與者。“有時(shí)看到一篇爆款特別好也來(lái)寫(xiě),熱點(diǎn)話(huà)題完全跳出原稿也很難,那這算不算‘洗稿’?”

法律界定的模糊讓原創(chuàng )作者的維權之路走得異常艱難,往往維權者即便打贏(yíng)了著(zhù)作權官司也是心力憔悴。原創(chuàng )作者普遍反映,“維權費用高、流程復雜”,于是“忍氣吞聲”成了無(wú)可奈何之選。

“因此,依靠現行法律難以解決‘洗稿’問(wèn)題。”上述微信團隊負責人表示,平臺正投入大量人力研究典型案例,嘗試從平臺規則設計上約束偽原創(chuàng )。

關(guān)鍵詞: 大旗 媒體 時(shí)代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