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新聞 > 今日頭條 > 正文

畢業(yè)生行業(yè)收入差距擴大 是啥原因導致?

時(shí)間:2018-06-25 16:32:24    來(lái)源:中國青年報    

是什么拉大了畢業(yè)生行業(yè)收入差距

隨著(zhù)中國經(jīng)濟轉型和產(chǎn)業(yè)結構的調整,中國的產(chǎn)業(yè)結構也發(fā)生了重大變化,第三產(chǎn)業(yè)成為拉動(dòng)中國經(jīng)濟增長(cháng)的重要源泉,同時(shí)也是吸納最多高校畢業(yè)生就業(yè)的產(chǎn)業(yè),尤其是新興服務(wù)業(yè)頗受金融、IT等高校畢業(yè)生的求職青睞。

產(chǎn)業(yè)結構和就業(yè)結構的調整也帶來(lái)了行業(yè)收入差距的變化。根據《中國統計年鑒》數據計算,按行業(yè)分,城鎮單位就業(yè)人員的平均工資的最高值與最低值之比由1990年的1.76∶1上升到2016年的3.64∶1;變異系數由1990年的13.6%上升到2016年的32.74%。行業(yè)收入差距逐漸成為影響居民收入差距最直接、最明顯、最重要的因素。

行業(yè)收入差距并非短期現象,也并非中國獨有。“全國高校畢業(yè)生就業(yè)狀況調查”課題組(以下簡(jiǎn)稱(chēng)“課題組”)從2009年開(kāi)始關(guān)注高校畢業(yè)生的行業(yè)選擇問(wèn)題,每隔兩年就進(jìn)行一次全國高校畢業(yè)生就業(yè)狀況的抽樣調查,每次調查的樣本量在兩萬(wàn)人左右。課題組使用2009年~2017年的調查數據對高校畢業(yè)生行業(yè)收入差距的現狀和變化趨勢進(jìn)行了描述分析,并對造成行業(yè)間收入差距的原因進(jìn)行了深入探討:行業(yè)收入差距是否存在擴大趨勢?導致行業(yè)收入差距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新興服務(wù)業(yè)收入最高增幅最大

行業(yè)間收入存在差距,新興服務(wù)業(yè)(包括 IT和金融業(yè))的收入最高,且收入增幅最大。

課題組的數據顯示,2017年,行業(yè)之間的起薪存在差異,19個(gè)行業(yè)按照平均月起薪由高到低的排列順序依次為:

信息傳輸、計算機服務(wù)、軟件業(yè)為5386元;

金融業(yè)為5098元;

科學(xué)研究、技術(shù)服務(wù)、地質(zhì)勘查為4834元;

水利環(huán)境公共設施管理為4648元;

房地產(chǎn)為4395元;

租賃和商務(wù)服務(wù)業(yè)為4165元;

采礦業(yè)為4077元;

文化體育娛樂(lè )為3999元;

農林牧漁為3938元;

電力、煤氣和水的生產(chǎn)和供應業(yè)為3926元;

制造業(yè)為3859元;

公共管理與社會(huì )組織為3822元;

教育為3816元;

衛生、社會(huì )保障與福利為3661元;

建筑業(yè)為3607元;

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為3496元;

居民服務(wù)為3334元;

批發(fā)零售為3255元;

住宿餐飲為2854元。

課題組分析,2009年~2017年間,每個(gè)行業(yè)的平均月起薪都有上升,但是上升幅度存在很大差異,其中IT業(yè)、金融和房地產(chǎn)等行業(yè)的起薪上升幅度較大,偏壟斷性質(zhì)的行業(yè)(采礦業(yè),交通運輸、倉儲和郵政,電力、煤氣和水的生產(chǎn)和供應業(yè))和傳統服務(wù)業(yè)(居民服務(wù)、住宿餐飲和批發(fā)零售)的起薪上升幅度較小。

畢業(yè)生就業(yè)首選新興服務(wù)業(yè)

在行業(yè)間收入存在差距的情況下,畢業(yè)生在行業(yè)進(jìn)入上存在優(yōu)先序,最熱衷進(jìn)入就業(yè)量大、收入高的新興服務(wù)業(yè)。

課題組分析,2009年~2017年間,金融業(yè)就業(yè)比例存在明顯上升趨勢,從2009年的6.3%上升至2015年的15.2%,成為畢業(yè)生就業(yè)占比最大的行業(yè),2017年略微下降,為12.9%,但仍然穩居第一。進(jìn)入IT業(yè)的平均比例都在10%以上,2015年和2017年的占比都位居第二位。

相比之下,制造業(yè)就業(yè)比例存在明顯下降趨勢,從2009年的18.2%下降至2015年的10.4%,6年間下降了7.8個(gè)百分點(diǎn),之后略有上升,升至2017年的11.2%。但是我國經(jīng)濟發(fā)展仍處于工業(yè)化階段,以制造業(yè)為主的第二產(chǎn)業(yè)是就業(yè)規模增長(cháng)幅度最大的產(chǎn)業(yè),而畢業(yè)生理想中的國家機關(guān)、事業(yè)單位、金融和IT業(yè)的增長(cháng)幅度卻比較有限。

因此,課題組認為,制造業(yè)就業(yè)比例的下降需要引起高度重視。

行業(yè)收入差距呈擴大趨勢

課題組的數據顯示,2009年~2017年間,最高行業(yè)收入和最低行業(yè)收入的比值經(jīng)歷了先下降再上升的變化趨勢:先從2009年的2.08下降至最低點(diǎn)——2011年的1.52,然后再上升至2015年的1.89,2017年又降至1.85。

從整體的行業(yè)收入基尼系數看,呈現出與行業(yè)收入極值比相似的變化趨勢,經(jīng)歷了先下降再上升的變化趨勢:從2009年的0.315下降至最低點(diǎn)——2011年的0.268,之后持續上升至2017年的0.310。

從分解的基尼系數看,在2009年~2017年間,組間基尼系數占比在26%~34%之間浮動(dòng),組內基尼系數均未超過(guò)10%,組間基尼系數約等于組內基尼系數的3倍。

課題組認為,數據表明,高校畢業(yè)生的行業(yè)收入差距主要體現在行業(yè)間,行業(yè)內的差距較小。

金融和IT業(yè)畢業(yè)生的月起薪顯著(zhù)更高

在控制其他因素的情況下,只有金融和IT業(yè)存在顯著(zhù)的收入溢價(jià)。就是說(shuō),在控制其他條件相同的情況下,大部分行業(yè)和制造業(yè)不存在顯著(zhù)的收入差距,只有選擇進(jìn)入金融和IT業(yè)的畢業(yè)生的月起薪顯著(zhù)更高。

在逐步控制畢業(yè)生的個(gè)人特征、家庭背景差異、人力資本(受教育程度和畢業(yè)院校)差異以及工作性質(zhì)差異后,課題組分析,與制造業(yè)的起薪存在顯著(zhù)性差異的行業(yè)只有5個(gè),其中,采礦業(yè)、建筑業(yè)和衛生、社會(huì )保障與福利分別比制造業(yè)的起薪顯著(zhù)低10.8%、6.3%和13.2%,IT業(yè)和金融業(yè)的起薪分別比制造業(yè)的起薪顯著(zhù)高11.3%和7.3%。

這說(shuō)明在排除這些變量影響后,大部分行業(yè)不存在顯著(zhù)的收入溢價(jià),只有IT和金融這兩大新興服務(wù)業(yè)例外。

受教育程度和畢業(yè)院校是影響不同行業(yè)起薪的重要因素

畢業(yè)生在行業(yè)間的性別、家庭背景、人力資本以及工作性質(zhì)差異是造成行業(yè)間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

課題組的分析結果表明,在不同行業(yè)就業(yè)的畢業(yè)生在個(gè)人性別特征、家庭背景、人力資本和工作性質(zhì)等方面存在差異,而這些差異均是解釋行業(yè)間收入差距的重要原因。其中,行業(yè)間的人力資本特征差異的解釋力度最大,即金融和IT業(yè)的起薪更高是因為進(jìn)入這兩大行業(yè)的畢業(yè)生的學(xué)歷層次更高或者是院校出身更好。

高人力資本可提升行業(yè)整體薪資

人力資本不僅可以帶來(lái)更高的私人回報,還具有顯著(zhù)的正外部性——不僅可以給自己帶來(lái)更高的收入回報,還對整個(gè)行業(yè)的薪資具有顯著(zhù)的正影響。

金融業(yè)和IT業(yè)從業(yè)人員的整體受教育水平在19個(gè)行業(yè)門(mén)類(lèi)中名列前茅。課題組發(fā)現,行業(yè)平均受教育年限和該行業(yè)學(xué)歷是大專(zhuān)及以上就業(yè)人口的占比,對行業(yè)收益指數均有顯著(zhù)正影響:行業(yè)的平均受教育年限每增加一年, 行業(yè)收益指數提高1.6%~1.8%;行業(yè)學(xué)歷是大專(zhuān)及以上的就業(yè)人口占比每增加1%,行業(yè)收益指數提高0.1%~0.2%。這說(shuō)明人力資本水平越高,行業(yè)收益指數就越大, 顯示出人力資本的正外部性。

課題組分析,這是因為高人力資本水平的勞動(dòng)力聚集在一起工作,通過(guò)相互的學(xué)習和交流可以帶來(lái)整體勞動(dòng)生產(chǎn)率的提高,從而提升行業(yè)整體薪資。

行業(yè)選擇回報率高于教育投資

課題組數據分析結果表明,在條件相似的畢業(yè)生中,僅僅因為進(jìn)入了新興服務(wù)業(yè),其工資至少顯著(zhù)高9%。

假設高校畢業(yè)生平均工資為1萬(wàn)元,進(jìn)入新興服務(wù)業(yè)的畢業(yè)生比各方面條件相似的畢業(yè)生的工資至少要高900元,由行業(yè)選擇帶來(lái)的收入回報甚至高于教育投資回報率。

行業(yè)選擇是薪資水平高低的關(guān)鍵因素

行業(yè)選擇是新興服務(wù)業(yè)收入溢價(jià)產(chǎn)生的主要原因,且學(xué)歷越高,收入溢價(jià)越大。

從總樣本看,新興服務(wù)業(yè)畢業(yè)生的平均起薪比非新興服務(wù)業(yè)畢業(yè)生的平均起薪高1205元。課題組分析,在其中起關(guān)鍵作用的,是畢業(yè)生的行業(yè)選擇,影響程度占五成。而畢業(yè)生在行業(yè)間的人口統計學(xué)特征、家庭背景、人力資本和工作性質(zhì)等方面的差異,影響程度占四成左右。

分學(xué)歷層次看,新興服務(wù)業(yè)的平均起薪也均高于非新興服務(wù)業(yè),而且收入差距隨著(zhù)學(xué)歷層次的提高而增大。這說(shuō)明,學(xué)歷層次越高,進(jìn)入新興服務(wù)業(yè)的收入溢價(jià)越大。

課題組的數據分析表明,新興服務(wù)業(yè)的收入溢價(jià)主要源于畢業(yè)生選擇進(jìn)入新興服務(wù)業(yè),而不是因為進(jìn)入新興服務(wù)業(yè)的畢業(yè)生的人力資本水平更高,家庭背景更好或者從事的工作崗位級別更高。

畢業(yè)生行業(yè)選擇的差異意味著(zhù)他們所處的行業(yè)不同,而行業(yè)間的特征差異是非常大的。以金融和IT業(yè)為例,與其他行業(yè)相比,這兩大行業(yè)從業(yè)人員的受教育年限較多,整體員工素質(zhì)較高,行業(yè)盈利率較高,固定資產(chǎn)投入較低,主要成本是人力成本。這兩大行業(yè)內部的自身特征差異可以很好地解釋為什么選擇進(jìn)入新興服務(wù)業(yè)可以獲得更高的薪資,由此導致相似的個(gè)人特征由于行業(yè)選擇不同所處的行業(yè)特征不同而獲得不同的收入回報。

用各種杠桿調整畢業(yè)生行業(yè)選擇導向

薪資作為畢業(yè)生就業(yè)選擇的一種風(fēng)向標,一定程度上引導著(zhù)畢業(yè)生的行業(yè)選擇去向。課題組的實(shí)證研究結果也證實(shí)了這種推斷:越來(lái)越多的畢業(yè)生涌入金融和IT等高薪行業(yè)。但是長(cháng)此以往,越來(lái)越多高能力的畢業(yè)生可能會(huì )進(jìn)入新興服務(wù)業(yè),從而引起高層次人力資源在行業(yè)間的配置失衡,延緩產(chǎn)業(yè)結構升級和經(jīng)濟轉型的發(fā)展進(jìn)程。為此,課題組建議:

第一,國家應大力發(fā)展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升級傳統制造業(yè),創(chuàng )造更多適合畢業(yè)生就業(yè)的第二產(chǎn)業(yè)就業(yè)崗位。

研究結果顯示,進(jìn)入新興服務(wù)業(yè)的高校畢業(yè)生占比持續擴大,進(jìn)入制造業(yè)的畢業(yè)生占比顯著(zhù)下降。越來(lái)越多的畢業(yè)生從工業(yè)流向高收入的現代新興服務(wù)業(yè)。究其原因,在本質(zhì)上是因為當前制造業(yè)提供的適合畢業(yè)生就業(yè)的崗位不足。30%的制造業(yè)內部產(chǎn)業(yè)屬于勞動(dòng)密集型產(chǎn)業(yè),但超過(guò)90%的與制造業(yè)相關(guān)的專(zhuān)業(yè)畢業(yè)生指向非勞動(dòng)密集型產(chǎn)業(yè)的工作。另外,制造業(yè)的行業(yè)薪資不具備吸引力,因此越來(lái)越多的畢業(yè)生轉移到高收入的服務(wù)業(yè)。

我國仍處于工業(yè)化發(fā)展階段,以制造業(yè)為主的第二產(chǎn)業(yè)仍然是經(jīng)濟產(chǎn)值增長(cháng)的重要來(lái)源,需要充足的高層次人力資源支撐制造業(yè)的持續發(fā)展。課題組建議:既要推動(dòng)傳統制造業(yè)改造升級,也要支持高端裝備制造、新能源、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車(chē)等戰略性新興產(chǎn)業(yè)的發(fā)展,為畢業(yè)生提供更多適合的就業(yè)崗位。

第二,高校應密切關(guān)注行業(yè)活動(dòng)新變化,根據新增的行業(yè)類(lèi)型及時(shí)調整高等教育人才培養結構和規模。

近幾年,互聯(lián)網(wǎng)經(jīng)濟和現代服務(wù)業(yè)迅猛發(fā)展,新產(chǎn)業(yè)、新業(yè)態(tài)和新商業(yè)模式大量涌現,新的就業(yè)資源和就業(yè)機會(huì )不斷被開(kāi)發(fā),高校畢業(yè)生人力資源的配置機制也更加靈活。與此同時(shí),我國產(chǎn)業(yè)結構調整迅速,行業(yè)更迭變換頻繁,對高校畢業(yè)生的知識結構和技術(shù)能力的需求也會(huì )發(fā)生迅速的變化。

課題組建議,一方面高校要適應國家和區域經(jīng)濟社會(huì )發(fā)展需要,根據市場(chǎng)需求變化和行業(yè)的最新變動(dòng)情況及時(shí)調整高等教育專(zhuān)業(yè)結構設置,修訂高校的專(zhuān)業(yè)目錄和調控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的招生規模,尤其是緊跟《中國制造2025》提出的方針和政策,調整理工學(xué)科專(zhuān)業(yè)結構,加強制造業(yè)十大重點(diǎn)領(lǐng)域學(xué)科群建設,更新教育內容,建設交叉方向選修課程,根據企業(yè)急需確定專(zhuān)業(yè)調整方向,動(dòng)態(tài)調整課程及專(zhuān)業(yè)設置,完善先進(jìn)制造業(yè)人才培養體系。另一方面也要有效、持續地發(fā)揮教育的先導作用,走在時(shí)代發(fā)展的前列,用前瞻的眼光洞察行業(yè)發(fā)展趨勢,關(guān)照未來(lái)的經(jīng)濟發(fā)展趨勢。

第三,高校畢業(yè)生應該努力提高自身的人力資本水平。

課題組建議,一方面,鼓勵畢業(yè)生通過(guò)接受教育、參加培訓和考取證書(shū)等人力資本投資途徑來(lái)提高自身的人力資本水平,以提升收入水平,從而降低行業(yè)間的收入差距。另一方面,畢業(yè)生也應該理性選擇行業(yè),避免僅僅考慮行業(yè)薪資福利單方面的就業(yè)因素,而應該綜合自身的優(yōu)勢、興趣和專(zhuān)業(yè)學(xué)科背景作出行業(yè)選擇,以實(shí)現更高質(zhì)量的就業(yè)。

(周麗萍為北京大學(xué)教育學(xué)院博士,岳昌君為北京大學(xué)教育學(xué)院教授)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