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綜合 > 今日頭條 > 正文

中國紀錄片 巨大市場(chǎng)潛力逐漸顯現

時(shí)間:2018-05-03 15:53:34    來(lái)源:光明日報    

近年來(lái),越來(lái)越多的國產(chǎn)紀錄片進(jìn)入大眾視野,以多樣的題材和形式為觀(guān)眾獻上一場(chǎng)場(chǎng)精神盛宴。

《舌尖上的中國》第一季從2012年開(kāi)播就風(fēng)靡大江南北,第二季再創(chuàng )收視熱潮,至今已播出了三季,成為紀錄片品牌化的經(jīng)典案例;《我在故宮修文物》從2016年開(kāi)始先后登錄央視九套和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豆瓣評分高達9.5分,實(shí)現了紀錄片網(wǎng)絡(luò )傳播的新高度;《航拍中國》《大國外交》《超級工程》《創(chuàng )新中國》《大國重器》等系列紀錄片的播出,更是掀起了國家題材紀錄片的新熱潮;今年年初,首部登上院線(xiàn)的國家題材紀錄片《厲害了,我的國》上映當天成為中國紀錄電影首日票房冠軍,一個(gè)月內票房突破4億元,成績(jì)斐然;更有《茶界中國》《百心百匠》《了不起的匠人》等作品,在呈現中華民族傳統工藝的同時(shí),展現出紀錄片細膩與溫情的側面。

近日,中國傳媒大學(xué)中國紀錄片研究中心舉行了“紀錄片的邊界、類(lèi)型與產(chǎn)能、產(chǎn)值”論壇,同時(shí)發(fā)布了《中國紀錄片發(fā)展報告(2018)》。而北京師范大學(xué)紀錄片研究中心舉行了“國際視域下中國紀錄片產(chǎn)業(yè)與傳播論壇2018”,并發(fā)布了《中國紀錄片發(fā)展研究報告2018》。兩份報告提供了多種數據,對中國紀錄片目前的發(fā)展與突破表示了肯定,但同時(shí)也指出了亟須改善的部分。

紀錄片總體發(fā)展欣欣向榮

從整體來(lái)看,2017年中國紀錄片發(fā)展欣欣向榮。各個(gè)題材紀錄片漸次涌現,觀(guān)眾接受度和口碑逐漸增加,其背后是中國紀錄片工作者的堅定付出,他們帶著(zhù)對紀錄片的期望勇敢探索,頗見(jiàn)成效。

2017年,中國紀錄片生產(chǎn)總投入為39.53億元,年生產(chǎn)總值為60.26億元,同比分別增長(cháng)14%和15%。北京師范大學(xué)紀錄片研究中心主任張同道指出:“中國紀錄片已形成一個(gè)以專(zhuān)業(yè)紀錄頻道、衛視綜合頻道為主力,以新媒體為重要支撐的基本格局。”衛視紀錄片開(kāi)始呈現出季播化和品牌化的特點(diǎn),主旋律電視紀錄片也開(kāi)創(chuàng )了一番天地。紀錄片以真實(shí)而富有感染力的特質(zhì)逐漸獲得了市場(chǎng)的認可。

另一方面,中國紀錄片的價(jià)值和市場(chǎng)還有更大的發(fā)展空間,目前仍存在遭遇低估的問(wèn)題。從市場(chǎng)角度來(lái)看,新語(yǔ)境下的全領(lǐng)域產(chǎn)業(yè)數據統計困難,產(chǎn)業(yè)數據的嚴重被低估導致紀錄片整體市場(chǎng)不被看好,從而失去了更多回饋的可能性。與市場(chǎng)相對應,被思維定式所局限的還有創(chuàng )作者的身份與來(lái)源。中國傳媒大學(xué)新聞傳播學(xué)部副學(xué)部長(cháng)、中國紀錄片研究中心主任何蘇六指出,有潛力的人才資源如果能夠被合理發(fā)掘利用,我國紀錄片產(chǎn)業(yè)將新作不斷,類(lèi)型、數量、質(zhì)量都有機會(huì )得到更快提高。

院線(xiàn)紀錄電影成績(jì)不俗

最近一年,院線(xiàn)紀錄片巨大的市場(chǎng)潛力在初步探索下開(kāi)始逐漸顯現。2017年共有44部紀錄電影通過(guò)審核,同比增長(cháng)37.5%;9部中外紀錄片進(jìn)入院線(xiàn),同比增長(cháng)50%;紀錄電影總票房為2.6億元,從數量到票房都突破了歷史紀錄。

作為中國首部獲得公映許可證的“慰安婦”題材紀錄片,《二十二》自2017年8月14日在國內公映以來(lái),以1.7億元的票房打破國內院線(xiàn)紀錄片票房紀錄,成為2017年中國紀錄電影票房冠軍。在紀錄電影《二十二》的帶領(lǐng)下,中國紀錄片已經(jīng)迎來(lái)了院線(xiàn)時(shí)代。取材自社會(huì )現實(shí)的紀錄片,充滿(mǎn)了多樣化視角,如《生門(mén)》《零零后》《極地》等,從醫患關(guān)系與生命教育、兒童教育與心理,到藏區故事與人文,逐步打開(kāi)了紀錄片題材的更多扇門(mén),開(kāi)啟了紀錄片發(fā)展的新紀元。院線(xiàn)紀錄電影的熱度一直延續到今年,從《厲害了,我的國》開(kāi)始,保持升溫的趨勢。

對于2018年這部創(chuàng )造票房奇跡的紀錄電影《厲害了,我的國》,何蘇六表示:“這是影像的極致化表達,打造了大屏化的國家成就影像奇觀(guān),電影就是一個(gè)夢(mèng)幻的東西,其實(shí)在看電影的時(shí)候,會(huì )感受到很不一樣的內在。”

而對于沒(méi)有成功進(jìn)入院線(xiàn)的作品,何蘇六表示:“并不是所有的紀錄電影都是高品質(zhì),質(zhì)量不是很好就不上。”紀錄片《二十二》的導演郭柯則表示:“紀錄電影的宣傳發(fā)行需要針對性策略,只有有針對性地聚攏受眾群,才能得到良好的傳播效果。”郭柯認為,眾籌、點(diǎn)映、建立觀(guān)眾微信群等方式,對《二十二》的傳播產(chǎn)生了積極推動(dòng)。

在實(shí)力漸顯的情況下,嚴肅真實(shí)的紀錄電影應該得到更多發(fā)展空間和成長(cháng)機會(huì )。部分優(yōu)秀紀錄片遭到忽視,同時(shí)往往是娛樂(lè )化、商業(yè)化的影視作品占據著(zhù)更多媒介資源。2016年年底上映的電影《生門(mén)》,實(shí)際獲得的排片量不到1%,而且大部分被安排在了冷門(mén)時(shí)段。未來(lái),紀錄電影宣發(fā)技巧需要與制作水準同步提升。

借助新媒體力量發(fā)展

媒介技術(shù)的進(jìn)步更迭在世界紀錄片行業(yè)都引起了廣泛的影響。2017年,美國探索傳媒集團加入數字新媒體大潮,收購斯克里普斯網(wǎng)絡(luò )互動(dòng)公司,向新媒體、特別節目和產(chǎn)業(yè)發(fā)展……網(wǎng)絡(luò )與新媒體的出現拓展了紀錄片的傳播渠道,打破了有限公共資源的藩籬。

在這樣的媒介技術(shù)驅動(dòng)下,中國紀錄片從業(yè)者已經(jīng)開(kāi)始采取行動(dòng)。2017年紀錄片總點(diǎn)擊量為90.5億次,互聯(lián)網(wǎng)視頻點(diǎn)擊活躍的紀錄片共計2631部,雖然與熱門(mén)網(wǎng)絡(luò )影視劇和網(wǎng)絡(luò )綜藝相比仍有差距,但紀錄片已逐漸活躍在網(wǎng)絡(luò )平臺,并在青少年喜愛(ài)的彈幕網(wǎng)站中站穩了腳跟。網(wǎng)絡(luò )媒介對于紀錄片傳播與發(fā)展的助推作用也開(kāi)始顯現。

在新媒體背景下,培育IP、發(fā)展IP成為新的紀錄片制作潮流。福斯傳媒集團中國區節目及制作總監王雁表示,如何在大品牌下打造獨立IP,是當下面臨的一個(gè)問(wèn)題,國家地理在求新求變的同時(shí),持續保有其DNA,跨媒介進(jìn)行360度傳播。騰訊視頻“企鵝影視紀錄片工作室”一份美食IP“風(fēng)味人間”的創(chuàng )意和制作在“國際視域下中國紀錄片產(chǎn)業(yè)與傳播論壇”上也獲得了極大關(guān)注。上海紀實(shí)頻道總監干超表示,紀錄片項目的IP開(kāi)發(fā)需要把優(yōu)質(zhì)的內容、忠實(shí)的觀(guān)眾、認同品牌的廣告主結合到一起,才能把品牌效應推到最大化。

此外,短視頻成為紀錄片在新媒體背景下傳播的主要形式之一。何蘇六表示:“短視頻是影像化的微博,從微觀(guān)上來(lái)講,它成為個(gè)人生活的記錄;從宏觀(guān)角度來(lái)講,就是彌補自上而下的宏觀(guān)敘事,拼接在一起就成為時(shí)代的景觀(guān),通過(guò)文字和圖片以外的方式來(lái)記錄時(shí)代的側影。”(記者 牛夢(mèng)笛 通訊員 路靜怡)

關(guān)鍵詞: 紀錄片 中國 潛力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