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圖片 > 正文

多名大V集體發(fā)微博為奶企站臺 被疑有幕后交易

時(shí)間:2018-05-07 16:03:06    來(lái)源:北京青年報    

近日,某奶企因高管問(wèn)題成為輿論關(guān)注的焦點(diǎn)。5月3日,微博名為“五岳散人”的大V在其微博上公開(kāi)的一張“聊天截圖”和其他幾位大V的微博截圖,又爆出某奶企“疑似買(mǎi)通自媒體大V”為其站臺的消息。消息一出,網(wǎng)友一片嘩然,紛紛質(zhì)疑大V們如此一致發(fā)聲的幕后交易。

事件

半日里超過(guò)8名網(wǎng)絡(luò )大V發(fā)布某奶企年報季報

5月3日,微博名為“五岳散人”的大V在其微博上公開(kāi)了一張“聊天截圖”,內容涉及一名公關(guān)與他的對話(huà):“你好,我是北京×××(被作者隱去)傳媒公關(guān),商務(wù)合作、某奶企品牌,方便提供一個(gè)聯(lián)系方式嗎?”這個(gè)請求被“五岳散人”“怒懟”了回去。5月4日,“五岳散人”的微博上出現了多張微博截圖,微博大V侯寧、孔慶東、袁國寶、傳媒老王、蘇渝、點(diǎn)子正等都赫然在列??唇貓D,他們發(fā)布的內容整齊劃一,均為4月26日晚某奶企年報、季報,下面還附有一份年報、季報的制圖。

北青報記者發(fā)現,4月26日22時(shí)23分在某奶企官方微博發(fā)布了頭條文章:《年報季報頻傳喜訊,某奶企引領(lǐng)企業(yè)邁入新時(shí)代》,內容詳細地披露了其業(yè)績(jì)。5月2日被重新編輯和制作的這條消息同時(shí)出現在了大V們的微博上,一向以個(gè)性發(fā)布、思想引領(lǐng)的大V們,這次出奇的一致。

這條微博一經(jīng)發(fā)出,就引發(fā)了上千條熱議,評論中,有為“五岳散人”“打call”的,也有提出對其他幾個(gè)大V “取關(guān)”的。評論中有很多質(zhì)疑聲,網(wǎng)友紛紛質(zhì)問(wèn)這些大V“究竟收了多少錢(qián),眾口一詞為某奶企站臺”,還有網(wǎng)友直接譴責這些大V“掙錢(qián)掙得沒(méi)有底線(xiàn)”。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五岳散人”昨日下午2點(diǎn)在微博發(fā)表博文說(shuō):“算了吧,我也當不起‘良心大V’這種名號。教我功夫的師父當年教導我說(shuō):年輕時(shí)候底線(xiàn)不妨低一點(diǎn),免得守不住以后整個(gè)崩了,歲數大了逐漸提高點(diǎn)兒,活得安心。不過(guò)就是靠著(zhù)衣食父母們賞臉賺了點(diǎn)兒小錢(qián),一般買(mǎi)不動(dòng)、有條件講良心而已。”

回應

有人退錢(qián)有人道歉

有人借機招商

同時(shí)為某奶企站臺,是營(yíng)銷(xiāo)還是友情轉發(fā)?有沒(méi)有收錢(qián),收了多少?昨天,北青報記者分別聯(lián)系了這幾位同時(shí)發(fā)布某奶企消息的微博大V。發(fā)出的信息顯示已讀,但都沒(méi)有得到回復。

北青報記者查閱了這幾位大V的微博發(fā)現,有部分大V已經(jīng)將這條疑似為某奶企打廣告的微博刪除,有些大V在微博中發(fā)出道歉,有些沒(méi)有正面回應。

傳媒老王在微博上說(shuō):“道歉,退錢(qián),你們就別罵我了哈,我去釣魚(yú)了,再罵我,我就要跳海了哈!”微博顯示他正在外地釣魚(yú)。

侯寧昨日在微博回應說(shuō):“某奶企是非背后文章多。說(shuō)得對不對我不評判,在某奶企被人人喊打的時(shí)候敢挺某奶企,至少是獨立思考,‘價(jià)投’的基本特質(zhì)。”北青報記者發(fā)現,在這條微博下邊,有網(wǎng)友評論說(shuō):“你們很多大V都接了某奶企公共的廣告,那一帖子值十萬(wàn)。”侯寧回復說(shuō):“你給呀?”

大V點(diǎn)子正在微博發(fā)布了這樣的回應:感謝大家替點(diǎn)子正做宣傳,點(diǎn)子正點(diǎn)道為止。1.此前很少發(fā)廣告,主要是幫朋友忙;2.互聯(lián)網(wǎng)有記憶,商戰有營(yíng)銷(xiāo),點(diǎn)子必須點(diǎn)子正 ;3.歡迎營(yíng)銷(xiāo)公司私信聯(lián)系廣告事宜,請放心點(diǎn)子正沒(méi)有公開(kāi)私信的習慣;4.點(diǎn)子正亦有鴻浩(鵠)之志,廣告隆重招商;5.敬請轉發(fā),廣而告之。同時(shí),北青報記者發(fā)現,在昨日下午3點(diǎn)59分,點(diǎn)子正發(fā)微博“+1,歡迎增加”,補充更多轉發(fā)某奶企廣告的微博大V。

北青報記者注意到,除了被“五岳散人”點(diǎn)名的大V,大V王沖也發(fā)布了同樣的某奶企消息。在其微博的回應中他表態(tài)說(shuō),“在貴州一周,沒(méi)怎么關(guān)注新聞,期間幫某奶企發(fā)了個(gè)年報,早上醒來(lái)一片罵聲,查了查才知道咋回事!在此,真誠地、真心地向所有關(guān)心我的人道歉,錯了就錯了,我深刻反省中!”之后又跟了一條微博稱(chēng):“已如數退款,分文未留,在此感謝大家的諒解。”他還鄭重宣布“本微博到2018年12月31日之前,不接國內企業(yè)的商業(yè)廣告!”

業(yè)內

大V一般通過(guò)微任務(wù)操作 收入與平臺分成

對于此次出現的幾大號5月2日集體發(fā)布統一圖文內容的“某奶企營(yíng)銷(xiāo)微博事件”,一位在公關(guān)公司長(cháng)期從事新媒體運營(yíng)的業(yè)內人士告訴北青報記者,發(fā)布這種內容是要通過(guò)新浪微博旗下的微任務(wù)平臺進(jìn)行審核才能發(fā)布。

“像普通的企業(yè)發(fā)布年報信息或者是企業(yè)主的自我推銷(xiāo)類(lèi)廣告內容,只要不是打擊競爭對手,很多大號都可以正常接。像此次披露的幾個(gè)大號,基本發(fā)布一條的費用應該是萬(wàn)元左右。但只要帶有企業(yè)信息,都需要通過(guò)新浪微博旗下簽約的代理公司——微任務(wù)平臺進(jìn)行審核發(fā)布,而且價(jià)格還會(huì )翻倍。”該人士透露,以往通過(guò)大號直發(fā)一條微博內容比如需要1萬(wàn)元,但通過(guò)微任務(wù)發(fā)布帶有商業(yè)色彩的廣告內容就要2萬(wàn)元才能發(fā)布。而大V和平臺之間會(huì )有分成。

該人士舉例說(shuō),“像我們公司的客戶(hù)中,只要涉及廣告內容就需要通過(guò)新浪的微任務(wù)發(fā)布,否則就會(huì )被屏蔽。以?shī)蕵?lè )新聞投放舉例,很多明星發(fā)布廣告基本都走微任務(wù),比如,談及某個(gè)綜藝活動(dòng),一旦涉及帶話(huà)題標簽、二維碼等企業(yè)信息,如果沒(méi)有通過(guò)微任務(wù)進(jìn)行發(fā)布,經(jīng)過(guò)微博后臺和人工審查發(fā)現沒(méi)有付費的話(huà),就會(huì )直接被屏蔽。”

有公關(guān)業(yè)內人士透露,“現在很多企業(yè)客戶(hù)會(huì )借某一熱點(diǎn)事件,找一個(gè)大號把事情擴大化,給存在競爭關(guān)系的企業(yè)造成不好的影響。這種事情很普遍。”

截至本報記者發(fā)稿時(shí),某奶企并未就“營(yíng)銷(xiāo)微博事件”作出回應。

監管

自媒體不是法外之地

今年進(jìn)入監管年

門(mén)戶(hù)網(wǎng)站、電子商務(wù)平臺、新媒體賬戶(hù)、大V賬號……近幾年來(lái),隨著(zhù)互聯(lián)網(wǎng)媒介的迅猛發(fā)展,廣告主們紛紛將大筆的廣告費份額從傳統媒體轉向了互聯(lián)網(wǎng)媒介。推廣、軟文、植入,披著(zhù)各種外衣的“廣告”在指尖流動(dòng)。相較于傳統媒體廣告監管的成熟,對于互聯(lián)網(wǎng)媒介的廣告監管,工商部門(mén)一直在摸索之中。今年年初,原國家工商總局廣告監督管理司相關(guān)人士表示,今年將對自媒體廣告實(shí)行有效監測,自媒體大V將進(jìn)入監管年。

北青報記者從工商部門(mén)了解到,長(cháng)期以來(lái)工商對于傳統媒體的廣告發(fā)布監管形成了一套較成熟的監管流程,如,紙質(zhì)、電視等傳統媒體發(fā)布廣告必須持有廣告許可證才能在媒體上發(fā)布。對于廣告的發(fā)布需要媒體依據《廣告法》的內容對廣告主的廣告內容進(jìn)行預先審核,如,企業(yè)的營(yíng)業(yè)執照,發(fā)布商品的相關(guān)批號、證書(shū)等。同時(shí),各地工商局和工商總局還有一套廣告監測平臺,對媒體發(fā)布的廣告進(jìn)行定時(shí)段抽查,被監測出的違法廣告不僅要進(jìn)行公示還要根據《廣告法》對媒體進(jìn)行罰款。

而對于互聯(lián)網(wǎng)媒介這一新事物,工商部門(mén)的監管正在摸索中。2016年9月1日,我國《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管理暫行辦法》正式實(shí)施。網(wǎng)絡(luò )大V在微博上轉發(fā)廣告帖,如果廣告違法,要承擔相應違法責任。“暫行辦法”明確了什么是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的發(fā)布者,即“為廣告主或者廣告經(jīng)營(yíng)者推送或者展示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并能夠核對廣告內容、決定廣告發(fā)布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組織,是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的發(fā)布者”。

也就是說(shuō),粉絲量很大的網(wǎng)絡(luò )大V在自己的社交媒體上發(fā)布廣告,他對該廣告也具有掌控權,因此屬于廣告發(fā)布者。同時(shí),“暫行辦法”對于自媒體廣告的隱秘性也進(jìn)行規定,即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應當具有可識別性,顯著(zhù)標明“廣告”,使消費者能夠辨明其為廣告。

2017年9月,全國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監測中心正式啟用。按照今年的工作部署,工商部門(mén)將會(huì )對我國1000家主要網(wǎng)站的廣告抽查監測,并推進(jìn)移動(dòng)端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監測能力建設,初步實(shí)現對1000個(gè)APP和1000個(gè)公眾號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的監測;建立健全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監測通報制度,及時(shí)通報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監測結果,督促互聯(lián)網(wǎng)平臺履行法定義務(wù)。

北青報記者從工商一線(xiàn)工作人員處了解到,一些大V用自然人身份發(fā)布廣告并不受到限制,但是必須符合《廣告法》的規定,如果其發(fā)布了違法廣告,工商部門(mén)仍會(huì )對其追責。不過(guò)在實(shí)際操作中,由哪個(gè)地區的工商部門(mén)進(jìn)行處理是個(gè)難題,目前,多是采取先查處違法廣告主,再由廣告主一方找到廣告發(fā)布者進(jìn)行處罰。

新浪微博平臺昨天表示,即使是微博大V,在轉發(fā)廣告時(shí),也要遵守《互聯(lián)網(wǎng)廣告管理暫行辦法》。

關(guān)鍵詞: 發(fā)微 站臺 多名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