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圖片 > 正文

日本電影為何頻摘戛納金棕櫚?

時(shí)間:2018-05-21 12:07:33    來(lái)源:北京日報    

《小偷家族》劇照。

“天哪,我的腿真是一直在發(fā)抖,此時(shí)此刻能站在這里真的很幸福。每次參加戛納電影節,我都能收獲繼續在電影創(chuàng )作道路上走下去的勇氣,也能感受到大家想要通過(guò)電影去打通不同人之間的對立、不同世界的隔閡的希望。”

北京時(shí)間昨天凌晨,伴隨日本著(zhù)名導演是枝裕和憑借《小偷家族》接過(guò)金棕櫚大獎的獎杯,并發(fā)表上面這段感言,第71屆戛納電影節正式落幕。

這一屆電影節,《小偷家族》最終笑傲群雄似在意料之外,又在情理之中,畢竟是枝裕和已經(jīng)是戛納十幾年的???,畢竟這已經(jīng)是日本電影第五次榮獲金棕櫚大獎。在中國電影夢(mèng)想“走出去”的同時(shí),日本電影在國際電影節上的“開(kāi)掛”,或許能夠留給我們更多思考、更多希望。

歐美電影人仍是得獎主力

本屆戛納電影節在5月8日開(kāi)幕,共有21部影片角逐金棕櫚獎。由于這些影片質(zhì)量上乘,而且在華語(yǔ)片連續兩年缺席戛納主競賽單元后,賈樟柯新作《江湖兒女》今年得以入圍,所以本屆電影節備受?chē)鴥汝P(guān)注。

最終,由著(zhù)名演員凱特·布蘭切特領(lǐng)銜的評審團,將電影節最高殊榮——金棕櫚大獎頒給了是枝裕和的新作《小偷家族》。另外,今年電影節新增的“特別金棕櫚獎”,授予了88歲高齡的法國國寶級導演讓·呂克·戈達爾(《影像之書(shū)》)。

不過(guò)對很多影迷來(lái)說(shuō),這個(gè)獲獎名單有不少遺憾。韓國導演李滄東的新作《燃燒》以3.8分刷新了戛納場(chǎng)刊《每日銀幕》最高評分紀錄,但最終只獲得“國際影評人費比西獎”,在主競賽單元竟然顆粒無(wú)收,成為最大遺珠。

此外,賈樟柯的《江湖兒女》和入圍“一種關(guān)注”的畢贛《地球最后的夜晚》都在各自單元鎩羽而歸。不過(guò),這兩部影片展映后都反響熱烈?!兜厍蜃詈蟮囊雇怼分薪?小時(shí)的3D長(cháng)鏡頭更是引發(fā)熱議。

另外,在電影節短片和電影基金獎單元,中國90后導演魏書(shū)鈞憑借《延邊少年》榮獲短片單元評委會(huì )特別提及獎,上海戲劇學(xué)院選送的新銳導演申迪的作品《動(dòng)物兇猛》榮獲電影基金獎二等獎。

《小偷家族》有望國內上映

獲得金棕櫚大獎的是枝裕和出生于1962年,上世紀90年代中期進(jìn)入日本電影界,很快樹(shù)立了自己的風(fēng)格。影像風(fēng)格平實(shí)、擅長(cháng)拍攝家庭題材的他,被視為著(zhù)名導演小津安二郎的接班人。

“溫暖又有力量,疼痛卻不苦情。”這是影評人陸支羽對是枝裕和的電影特點(diǎn)所做的概括。

而在與他接觸過(guò)的中國影評人沙丹的記憶里,這位蜚聲國際的大導性格極其平和,“就像他的電影一樣,既溫情又沒(méi)有距離感,既像謙謙君子,又像鄰家大叔。”去年11月,是枝裕和曾親臨中國電影資料館,參與日本電影周的開(kāi)幕活動(dòng)。當時(shí)的見(jiàn)面會(huì )一票難求。“在電影周我們放映了他的8部作品,算是第一次真正意義上把他介紹給中國觀(guān)眾,但其實(shí)還是有點(diǎn)晚了。”沙丹有些遺憾地說(shuō)。

實(shí)際上,提起是枝裕和,不少中國觀(guān)眾還是習慣性地認為他是一名藝術(shù)片導演。今年4月初,全國藝術(shù)電影放映聯(lián)盟(下稱(chēng)“藝聯(lián)”)曾將他的轉型之作、推理片《第三度嫌疑人》引進(jìn)國內專(zhuān)線(xiàn)上映,最終票房還不到400萬(wàn)元。“但是在日本,這部電影的票房超過(guò)了10億日元。”沙丹介紹,像小津安二郎一樣,是枝裕和的作品其實(shí)無(wú)法簡(jiǎn)單用“藝術(shù)電影”來(lái)歸類(lèi),“他的作品基本在日本都能賣(mài)到幾十億日元,既有藝術(shù)性又能兼顧市場(chǎng)。”

《小偷家族》仍是他擅長(cháng)的家庭戲。已經(jīng)看過(guò)該片的影評人桃桃林林說(shuō),這是是枝裕和近些年最突出的一部影片,既保持了他一貫的溫情家庭戲風(fēng)格,還一定程度上找回了他在代表作《無(wú)人知曉》時(shí)期對社會(huì )問(wèn)題的關(guān)注,“是那種有暖心一刻,也有戳心淚點(diǎn)的片子。”同時(shí)片中演員、尤其是小演員的表演非常出色。

據了解,已經(jīng)有中國片商買(mǎi)下《小偷家族》版權,這部影片有望在國內上映。

受青睞,因為歷史亦因現實(shí)

《小偷家族》是日本電影第五次奪得金棕櫚獎,是枝裕和也成為繼黑澤明、衣笠貞之助、今村昌平之后,第四位獲得這一殊榮的日本導演。

其實(shí),入圍今年戛納電影節主競賽單元的日本導演除了是枝裕和,還有一位濱口龍介(《夜以繼日》)。這些年,日本電影一直備受戛納電影節乃至世界三大國際A類(lèi)電影節的青睞,像是枝裕和,不僅在2004年憑借《無(wú)人知曉》讓時(shí)年14歲的小主演柳樂(lè )優(yōu)彌成為戛納歷史上最年輕的影帝,2013年后執導的幾乎每部影片(《如父如子》《海街日記》《小偷家族》)都被戛納或威尼斯“欽點(diǎn)”參與主競賽單元角逐?!度绺溉缱印?013年拿下戛納評審團大獎。

“日本電影能夠獲得青睞,與其高水準的藝術(shù)質(zhì)量有直接關(guān)系。”沙丹直言。在上世紀50年代到70年代,日本影壇受到世界影壇變革的激蕩,大師輩出,在電影方面成為整個(gè)亞洲最重要的區域,對亞洲電影的整體發(fā)展做出了非常大的貢獻,“像之前獲得金棕櫚的衣笠貞之助、今村昌平和黑澤明,基本上都是上世紀60年代培養出來(lái)的。”

上世紀90年代中期開(kāi)始拍電影的是枝裕和,既繼承了日本電影溫情派、如小津安二郎電影的傳統,其電影語(yǔ)言還受到了臺灣導演侯孝賢的極大影響,融入中國的東方美學(xué),無(wú)論議題提煉還是其他角度,都將當代的日本“生活流”(即將生活畫(huà)面流水般地展現出來(lái)的技法)電影推向了極致。

不過(guò),沙丹也坦言,雖然日本電影在國際上得獎風(fēng)光,但其實(shí)日本國內的電影產(chǎn)業(yè)發(fā)展沒(méi)有想象中那么好。“受制于市場(chǎng)和資本,現在的日本,那種好萊塢式的大制作、純商業(yè)電影已經(jīng)很少了,主要流行兩種:一是漫畫(huà)改編的電影,二是關(guān)注當代都市生活的電影。”后一種也使得日本電影人不得不專(zhuān)注于創(chuàng )作,才有出頭的機會(huì )。

主競賽單元獲獎名單

●金棕櫚大獎: 《小偷家族》是枝裕和(日本)

●評委會(huì )大獎: 《黑色黨徒》斯派克·李(美國)

●最佳導演: 《冷戰》保羅·帕夫利科夫斯基(波蘭)

●最佳女演員: 《小家伙》薩瑪爾·葉斯利亞莫娃(哈薩克斯坦)

●最佳男演員: 《犬舍驚魂》馬爾切洛·豐特(意大利、法國)

●最佳劇本: 《幸福的拉扎羅》愛(ài)麗絲·洛爾瓦徹(意大利)

《三張面孔》賈法·帕納西(伊朗)

●評審團獎: 《迦百農》娜丁·拉巴基(黎巴嫩、法國、美國)

關(guān)鍵詞: 金棕櫚 戛納 日本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