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圖片 > 正文

沉迷電子游戲多數因為“不快樂(lè )”?

時(shí)間:2018-04-16 19:04:32    來(lái)源:廣州日報    

不久前,據《科學(xué)報告》發(fā)表的初始研究顯示,過(guò)度沉迷微信與成癮相關(guān)的腦區出現結構變化相關(guān)。此研究一出,再度激起科學(xué)界對“癮”的討論。我們熟知的“上癮”亦蔓延到了我們不以為然的領(lǐng)域,食物成癮、運動(dòng)成癮、旅行成癮……說(shuō)到底,究竟致癮的生物學(xué)基礎是什么?我們的不可自拔是否就等同于上癮呢?

文/廣州日報全媒體記者 黃嵐

最新研究

“上癮”導致大腦結構發(fā)生變化

在過(guò)去,若提及“上癮”,我們會(huì )第一時(shí)間想到賭博、毒品,又或者是煙酒等會(huì )導致身體機能出現問(wèn)題的不良生活習慣。然而在今時(shí)今日,不少人對“上癮”的第一反應就是網(wǎng)絡(luò ),以及各種由互聯(lián)網(wǎng)時(shí)代衍生出來(lái)的“副產(chǎn)品”,比如說(shuō)網(wǎng)絡(luò )游戲、虛擬社交等等。

就在不久前,《精神障礙診斷與統計手冊》將“互聯(lián)網(wǎng)游戲障礙”列為一種潛在的精神障礙。無(wú)論是微信還是臉書(shū),在國內外都擁有大批忠實(shí)的“擁護者”,研究者發(fā)現那些最受歡迎的手機通信應用,有可能會(huì )擾亂用戶(hù)的日常生活,并使其產(chǎn)生上癮行為。這里所說(shuō)的“上癮”并非單純地指代某種“停不下來(lái)”的沖動(dòng),而是會(huì )直接改變大腦亞屬前扣帶皮層中灰質(zhì)的容量。

就在去年年底,韓國研究發(fā)現,“手機成癮癥”會(huì )讓青少年產(chǎn)生嚴重失眠、憂(yōu)郁癥和焦慮癥的現象。最新研究證實(shí),成癮的程度若嚴重起來(lái),甚至會(huì )改變我們的大腦結構。相信這樣的研究結果,或許會(huì )令不少“骨灰級”玩家默默地,暫時(shí)放下手機。

研究者表示,了解“上癮”導致大腦功能層面可能發(fā)生的變化需要進(jìn)一步的研究,但對于日常“上癮”這碼事,需要引起大家尤其是家長(cháng)們的重視。

沉迷電子游戲多數因為“不快樂(lè )”?

智能手機在帶來(lái)諸多便利的同時(shí),也讓不少人出現手機成癮問(wèn)題。你有想過(guò)嗎?你為什么喜歡玩網(wǎng)絡(luò )游戲,又或者說(shuō),你的孩子為什么會(huì )對網(wǎng)絡(luò )游戲愛(ài)不釋手?

不久前,英國卡迪夫大學(xué)一項研究顯示,游戲成癮或許并不存在,孩子愛(ài)玩游戲可能只是想暫時(shí)逃避現實(shí)生活中的不愉快。除了孩子之外,成年人亦是如此。英國的研究人員在調查2316名 18 歲以上的網(wǎng)游玩家后,并沒(méi)有發(fā)現有人存在臨床問(wèn)題。進(jìn)一步分析顯示,長(cháng)時(shí)間玩網(wǎng)游的人,更多是對生活中的其他領(lǐng)域感到不快樂(lè ),比如關(guān)系或職業(yè)。這份發(fā)表在《PeerJ》期刊上的研究認為,長(cháng)時(shí)間玩游戲可能是處于不快樂(lè )情況下的人的替換活動(dòng),而不是真的成癮。

對于這番研究結果,或許有家人會(huì )認為只是出自游戲公司的“推辭”。于是關(guān)于“沉迷游戲是否屬于上癮”,我們又找到了另一份報告——去年3月,《美國精神病學(xué)雜志》上發(fā)表了一份關(guān)于“互聯(lián)網(wǎng)游戲障礙”的研究,其中在對美國、英國、加拿大和德國的成年人進(jìn)行調查后發(fā)現,符合美國精神病學(xué)學(xué)會(huì )提出的“互聯(lián)網(wǎng)游戲障礙”癥狀的游戲玩家少之又少,只有0.3%~1%的人滿(mǎn)足標準,其余65%的游戲玩家并沒(méi)有上述任何癥狀。

怎樣的玩家屬于“上癮”?美國精神病學(xué)學(xué)會(huì )曾列出9種癥狀,滿(mǎn)足其中5項才能診斷為“互聯(lián)網(wǎng)游戲障礙”——

1.完全專(zhuān)注游戲;

2.停止游戲時(shí),出現難受、焦慮、易怒等癥狀;

3.游戲時(shí)間逐漸增多;

4.無(wú)法減少游戲時(shí)間,無(wú)法戒掉游戲;

5.放棄其他活動(dòng),對之前的其他愛(ài)好失去興趣;

6.即使了解游戲對自己造成的影響,仍然繼續游戲;

7.向家人或他人隱瞞自己的游戲時(shí)間;

8.通過(guò)游戲緩解負面情緒,如罪惡感、絕望感等;

9. 因為游戲而喪失或可能喪失工作和社交。

專(zhuān)家聲音

自拍狂,游戲迷,運動(dòng)癡……

歸根結底源自?xún)刃呐蛎浀挠?/p>

無(wú)可否認,過(guò)度沉迷某一樣事物與“上癮”無(wú)異,亞洲一些研究中心對年輕男性的研究發(fā)現,當人全神貫注于互聯(lián)網(wǎng)游戲時(shí),大腦的活動(dòng)與毒品成癮者相似,在極端的情況下,可能表現為上癮行為。但客觀(guān)地說(shuō),并非所有熱愛(ài)游戲的玩家都直接與“上癮”掛鉤。

“隨著(zhù)研究的進(jìn)展,在藥物成癮之外,還發(fā)現在一部分人身上存在著(zhù)過(guò)度沉湎于某種事物或活動(dòng)的行為, 而在這些行為中并不像酗酒和吸煙那樣,因此行為科學(xué)研究者提出了‘行為成癮’的概念。這些成癮行為可能并不涉及任何具有直接生物效應的物質(zhì), 而是以某些有強烈心理和行為效應的現象為基礎。”廣州大學(xué)心理學(xué)講師劉百里告訴記者,簡(jiǎn)單地說(shuō),“成癮”指一種異乎尋常的行為方式, 由于反復從事這些活動(dòng), 給個(gè)體帶來(lái)痛苦或明顯影響其生理和心理健康、職業(yè)功能、社會(huì )交往等。

除了網(wǎng)絡(luò )游戲之外,還有不少“沉迷”的行為。比方說(shuō),“化妝成癮”——一睜眼就得化妝,不化妝既不敢出門(mén)也不能工作,只有化完妝才身心松弛;“運動(dòng)成癮”——控制不住內心要去運動(dòng)的欲望,即便會(huì )造成物理?yè)p傷也不愿減少運動(dòng)量;“食品成癮”——在美食面前,個(gè)人意志與合理判斷土崩瓦解,毫無(wú)理由的就是想吃;“自拍成癮”——控制不住自己,每天都有沖動(dòng)對自己進(jìn)行“記錄”,在不同的社交網(wǎng)絡(luò )平臺,每天發(fā)布照片都不少于6次……對某種事物“成癮”,究根結底,其實(shí)是內心一種膨脹的欲望。

延伸閱讀

“斷癮”之前

弄清所逃避的東西

明知其行為會(huì )帶來(lái)嚴重后果仍無(wú)法自拔就是成癮的表現。然而那些發(fā)生在我們身上的、不時(shí)會(huì )出現的、無(wú)法克制自己的現象,讓我們對“上癮”的歸因不知所措。

是喜歡,是沉迷,抑或是上癮?劉老師表示,想判斷自己的行為是否成癮很簡(jiǎn)單,以下七個(gè)方面如果具備其中三條以上,即是“中招”——容易產(chǎn)生耐受性;出現戒斷綜合征;行為的時(shí)間、頻率、強度都大大超過(guò)自己的預料;多次試圖戒除或控制而不成功;花大量的時(shí)間為這一行為做準備;基本停止或大大減少正常的社會(huì )交往、職業(yè)或娛樂(lè )活動(dòng);明知這一行為已經(jīng)產(chǎn)生生理或心理方面的不良后果,但仍然堅持這一行為。

換句話(huà)說(shuō),如果對于某種行為的“沉迷”程度,尚能在我們理智的把控之中,那么離令人聞風(fēng)喪膽的“成癮”,多多少少還有些距離。

至于我們最常提及的“互聯(lián)網(wǎng)成癮”,有許多研究表明,正因為現實(shí)中存在社交障礙,人們才更傾向于在網(wǎng)絡(luò )中進(jìn)行社交活動(dòng)。“因為缺乏明顯生理機制的介入, 所以大多數是以心理上的依賴(lài)為主要病理機制。”劉老師打比方說(shuō),具有高外向性和高神經(jīng)質(zhì)青少年,使用社交網(wǎng)絡(luò )的頻率更高;同時(shí)高外向性的青少年,也比高內向性的青少年擁有更多的在線(xiàn)社交朋友。“歸屬需要越強烈的人, 其社交網(wǎng)絡(luò )的使用強度也越高;與之相反, 擔心拒絕心態(tài)越強的人, 社交網(wǎng)絡(luò )使用強度則越低。”

說(shuō)到底,無(wú)論是沉迷于游戲的世界,還是在馬拉松的道路上停不下腳步,解鈴還須系鈴人,心病還須心藥醫。很多看似“成癮”的行為,背后其實(shí)都有不為人知的因果聯(lián)結?;蛟S在開(kāi)始進(jìn)行行為戒斷之前,我們最需要弄清楚的是,在現實(shí)世界中,我們最想逃避的那樣“東西”,究竟是什么?

關(guān)鍵詞: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