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圖片 > 正文

“貓王爺爺”:如今已“七代同堂” 最老一只16歲

時(shí)間:2021-01-27 15:56:50    來(lái)源:廣州日報    

永慶坊有個(gè)“貓王爺爺”

他的貓如今已“七代同堂” 個(gè)性十足成景區“團寵”

在廣州的眾多歷史文化街區里,永慶坊顯得格外“貓里貓氣”。因為這里的貓咪幾乎隨處可見(jiàn):它們或趴在食肆門(mén)口眼巴巴地等待食客“投喂”,或蹲在路邊花叢里瞇起眼睛靜靜地“思考貓生”。而游客中也不乏一些愛(ài)貓人士,每當有貓出沒(méi),總會(huì )吸引不少人趁機拍照打卡……許多人以為永慶坊的貓均是野生貓,殊不知,這里有一大半的貓都是永慶坊一期荔枝灣涌邊上的西關(guān)街坊、“貓王爺爺”程伯所養,其中最老的一只貓咪“筆筆”今年已經(jīng)16歲高齡,約相當于人類(lèi)的80歲;而最小的一只貓則是前不久剛剛出生,現在才4個(gè)月大。程伯說(shuō),如今他的貓咪家族已經(jīng)實(shí)現“七代同堂”。

不曾改變的人情味

程伯家可謂是一個(gè)“擼貓”圣地。從下午4時(shí)到晚上8時(shí),程伯家門(mén)口的游客來(lái)了一波又一波,吸引他們駐足的是蹲在蒲團上黃白相間的“奶黃包”和有布偶貓血統的胖“喵喵”。

程伯養貓十幾年,最多時(shí)養了16只,現在也有13只。他喜歡讓貓咪們自由自在地在這個(gè)老街區成長(cháng),但是每只貓的性格不同,有的貓喜歡天天宅在家里,有的貓可能一個(gè)月都不回來(lái)一次,還有的貓則會(huì )把其他鄰街的小貓咪招引過(guò)來(lái)……永慶坊的貓成了一大特色,從永慶坊第一期進(jìn)去后左拐,甚至還可以看到一幅以貓咪和永慶坊為主題的超大壁畫(huà)。這幅畫(huà)仿佛是一個(gè)巧妙的標志,指示著(zhù)程伯家的所在位置。順著(zhù)墻上的涂鴉往前走五六米,蔥蘢的綠植進(jìn)入視野,就能看到程伯的家。

程伯和他的貓咪們見(jiàn)證了永慶坊的煥然一新,更見(jiàn)證了老西關(guān)的變遷。“以前永慶坊這里沒(méi)有河涌,路邊都是狹窄曲繞的小巷,我的貓就會(huì )在小巷和老房子里跑,要說(shuō)對永慶坊各個(gè)路段的熟悉程度,它們可能比一些保安還熟悉呢。”程伯笑著(zhù)說(shuō)。

如今的永慶坊搖身一變成了街道整潔、游人如織的4A景區,而程伯與貓咪之間數十年如一日的相處則更加讓人贊嘆,老西關(guān)的人情味始終沒(méi)有變過(guò)。

貓咪成了景區“團寵”

在永慶坊一期的各大商家門(mén)口,都可以看到放置在店家門(mén)口的貓糧碗,或是紙盒做的貓窩,程伯家的“散養貓”可以說(shuō)成為了永慶坊的“團寵”。而程伯的家里更是動(dòng)植物的天堂:家門(mén)口左邊一排三個(gè)用紙箱子做成的貓窩,里面鋪著(zhù)柔軟的幾層“小被子”;貓窩旁邊則放著(zhù)幾盤(pán)永遠盛得滿(mǎn)滿(mǎn)的貓糧和一碗水,恭候著(zhù)貓咪的光臨。

程伯對小貓們極其寬容,冬天時(shí)貓咪怕冷要鉆到床上,他也任由它們窩著(zhù),從不會(huì )驅趕。“有時(shí)候半夜睡著(zhù)睡著(zhù),感覺(jué)腿上有東西壓著(zhù)我,一看發(fā)現是貓窩在上面,弄得我也不敢動(dòng)了。”程伯一邊撫摸著(zhù)愛(ài)貓“筆筆”,一邊笑得咧開(kāi)了嘴。而淘氣好動(dòng)的貓咪更是經(jīng)常把程伯的茶壺打碎, “一年可能要打碎六七個(gè)。”程伯笑稱(chēng)。

盡管家中貓咪“泛濫”,但程伯卻對每只貓的情況都了如指掌,每一只貓咪擁有自己的名字,程伯也熟知它們的“貓病”:比如年紀大了的“筆筆”吃不了貓糧,他就會(huì )每天多煮點(diǎn)飯,將帶魚(yú)伴成泥醬做成“愛(ài)心貓飯”專(zhuān)供;“奶黃包”黏人不愛(ài)動(dòng),自從得了口腔炎癥后就不愛(ài)被人摸下巴,它對人類(lèi)從不存在防備心,因此當有小孩子靠近時(shí),就需要多加照護……此外,貓咪們都格外愛(ài)黏著(zhù)程伯,每天下午只要不外出,程伯都愛(ài)一手舉著(zhù)茶壺嘆茶,另一只手則撫摸著(zhù)蜷縮在他腿上的貓咪。

永慶坊的老街坊更是沒(méi)有誰(shuí)不知道程伯愛(ài)貓,有的街坊說(shuō),貓咪甚至曾在程伯床頭、桌子底下產(chǎn)崽,但程伯卻從不生氣,而是一次次幫著(zhù)他的貓“善后”。過(guò)去老街坊們也愛(ài)時(shí)不時(shí)問(wèn)程伯,最近家中是否有新生的小貓崽,有時(shí)看到喜愛(ài)的小貓也會(huì )領(lǐng)養走。

這兩年在永慶坊變得愈發(fā)熱鬧后,程伯“贈貓”的對象就更廣了,只要過(guò)路人表現出對貓咪的喜愛(ài)及真誠的養貓意愿,程伯有時(shí)還會(huì )將貓崽贈予對方。“我看他們這么喜歡,停下來(lái)就不愿意走了,又跟我說(shuō)是真的打算養貓,那我就會(huì )給他們。前不久,我就剛把一只四個(gè)月大的小貍花貓送給一個(gè)路人了。”程伯說(shuō),他并不覺(jué)得此舉有多么“慷慨”,一切都是自然而然。

“七代同堂”如數家珍

養這樣一大群貓咪,程伯每個(gè)月都要在貓糧、貓飯上有所花銷(xiāo),經(jīng)年累月下來(lái),程伯已數不清他在貓咪身上花費了多少錢(qián)。但相比經(jīng)濟上的支出,程伯更感謝貓咪們對他的陪伴。

程伯說(shuō),他最初養貓是在自己三十多歲的時(shí)候,“最開(kāi)始的兩只貓是一只純白的公貓和一只長(cháng)得像黑貓警長(cháng)的母貓,從而生下‘筆筆’和‘丁丁’。‘筆筆’脾氣不好,當年永慶坊的巷子里經(jīng)常會(huì )跑來(lái)一些野狗,‘筆筆’還會(huì )看家,追著(zhù)狗狗跑; ‘丁丁’是最小的一只貓咪,剛出生時(shí)走路都不穩,想不到后來(lái)成了最野的一只,一連生了好幾窩小貓;還有一只小白貓,是2013年突然出現在永慶坊的流浪貓,當時(shí)這里才剛剛修路……”對于每一只貓的故事,程伯幾乎如數家珍。

而在永慶坊開(kāi)始改造之后,許多老街坊紛紛搬遷,房子空了出來(lái),程伯的貓咪則更加“自由自在”了,時(shí)而在屋檐上飛檐走壁,時(shí)而還會(huì )在堆著(zhù)鋼筋水泥的樓梯道里悄悄安家,等小貓開(kāi)始“牙牙學(xué)語(yǔ)”了,程伯再循聲過(guò)去,抱回家來(lái)照料。

程伯和他的貓咪們見(jiàn)證了永慶坊、更見(jiàn)證了老西關(guān)的變遷。而到目前為止,程伯的貓咪們已經(jīng)實(shí)現了七代同堂。

在整個(gè)采訪(fǎng)過(guò)程中,不斷有各色游人在程伯家門(mén)口停下來(lái)逗弄貓咪,時(shí)不時(shí)問(wèn)問(wèn)貓咪的故事,程伯也都一一耐心回答。從日落時(shí)分到天空被晚霞染紅,再到夜幕徐徐降臨,采訪(fǎng)即將結束,來(lái)程伯家門(mén)口“擼貓”的游客依然絡(luò )繹不絕,換了一波又一波;而另一旁,程伯剛坐著(zhù)的凳子已被剛回家的小貓“喵喵”占據,小貓伸了個(gè)懶腰,閉上眼開(kāi)始在凳子上呼呼大睡,程伯則是手拿著(zhù)茶壺,笑瞇瞇地站在門(mén)口與路人分享他與貓咪們的點(diǎn)滴。(記者 程依倫 實(shí)習生 麥芷棋)

關(guān)鍵詞: 貓王爺爺 七代同堂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