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圖片 > 正文

苦盡甘來(lái)便是春天!冰湖上的羊群出島記

時(shí)間:2021-03-11 13:55:53    來(lái)源:新華網(wǎng)    

2000多只羊,在冰湖上如一條長(cháng)長(cháng)的線(xiàn),緩緩前行……

牧羊人分列兩側,維持秩序。他們心中忐忑,眼里卻是滿(mǎn)滿(mǎn)的希望。

這個(gè)延續了千年的傳統,是世代以牧業(yè)為生的堆瓦村村民,走向春天的起始。

堆瓦村位于西藏山南市浪卡子縣,海拔約5070米,是世界上海拔最高的行政村之一。

由于海拔高,夏季短,堆瓦村的草場(chǎng)無(wú)法為羊群提供充足的過(guò)冬飼料。而被稱(chēng)為“仙女之淚”的普莫雍錯,湖心有島,因人跡罕至,猶如世外桃源,水草豐茂。

每年高原最冷的時(shí)刻,普莫雍錯封凍成冰湖。

于是,堆瓦村的牧羊人便把羊群趕到湖心島上,挨過(guò)最寒冷的冬季。待春回大地,冰湖還未解封之時(shí),選擇吉日,再將羊群接回,迎接春天的到來(lái)。

堆瓦村的春天,便在即將解凍冰封的冰湖里。

迎接羊群歸來(lái)是村里的一件大事。

3月6日,天色未亮,月牙還懸在半空中,普莫雍錯的輪廓依稀可見(jiàn)。

村民卓瑪早早起來(lái),吃完糌粑,就和其他村民一道來(lái)到湖邊。

她們要完成一件重要的事情——用牛糞爐灰為羊群在冰湖上“畫(huà)”出一條安全的路。

這條灰色的小徑總長(cháng)3公里左右,從湖岸到湖心島。卓瑪和村里的主婦們熟練地完成。

“牛糞爐灰柔軟、有黏,羊群踩上去不容易打滑。”卓瑪說(shuō)。

堆瓦村的春天,也在這條穿過(guò)冰面的小道的盡頭。

而“畫(huà)”出這樣一條路,是頗有講究的。

村里的老者憑借多年經(jīng)驗,反復查看冰面,最終會(huì )選擇冰封最厚的地方,指揮主婦們撒上牛糞爐灰。

天剛亮,湖心島上的羊群開(kāi)始了走向春天的旅程。這也意味著(zhù)羊群結束了在湖心島上一個(gè)多月的“美食”之旅。

“堆瓦村村民祖祖輩輩以牧業(yè)為生,普莫雍錯和羊群便是他們的‘衣食父母’。”駐村工作隊隊員白瑪卓嘎說(shuō)。

牧羊人扎西引導頭羊來(lái)到湖邊。他抱起一只小羊,向冰面踏出第一步,隨即羊群緩慢跟進(jìn)。

500多米的羊群長(cháng)龍,開(kāi)始離開(kāi)水草豐美的小島。

此時(shí),牧羊人們的神經(jīng)也開(kāi)始緊繃起來(lái),他們需要快速安全地通過(guò)冰湖。

行進(jìn)途中,有些羊不敢往前走,需要牧羊人從后面慢慢推;有些小羊離開(kāi)“羊腸小道”滑倒在冰面上,需要牧羊人抱上一段路。

在湖心島上出生的20只小羊,受到牧羊人的格外呵護。

不久,羊群中一些老母羊開(kāi)始激動(dòng)地往前沖,好像已回憶起往年春天在堆瓦村度過(guò)的愉快時(shí)光。很快,充滿(mǎn)希望的喜悅氣氛傳染給整個(gè)羊群。

母羊召喚著(zhù)自己的孩子,小羊會(huì )發(fā)出聲音給予回應。當小羊過(guò)于疲憊沒(méi)有發(fā)聲應答時(shí),母羊會(huì )掉頭回去尋找。

當羊群走到一半路程,太陽(yáng)開(kāi)始升起,普莫雍錯四周的雪山披上金色的光芒,景色秀美猶如仙境。

然而,對于轉場(chǎng)的羊群,升起的太陽(yáng)猶如警鐘,提醒它們需要加快步伐。

牧羊人趕著(zhù)羊群,太陽(yáng)趕著(zhù)牧羊人。不停向前的羊群在冰湖上拉出長(cháng)長(cháng)的隊形。

2018年,這個(gè)古老的村莊實(shí)現脫貧摘帽。去年,全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16598元,村民全部入住藏式新房。

經(jīng)過(guò)一個(gè)多小時(shí)的行進(jìn),頭羊引領(lǐng)著(zhù)羊群陸續上岸。一同上岸的,還有春天的氣息。

當最后一只羊離開(kāi)冰面安全“登陸”,這條長(cháng)長(cháng)的隊伍也告別了寒冬,走向了春天。

截至2019年年底,西藏74個(gè)貧困縣區實(shí)現摘帽,62.8萬(wàn)建檔立卡貧困人口實(shí)現脫貧,貧困人口人均純收入從2015年的1499元增加到2019年的9328元。

苦盡甘來(lái),便是春天!(新華社記者 普布扎西)

關(guān)鍵詞: 冰湖 羊群出島記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