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圖片 > 正文

萬(wàn)里黃河第一隧建成通車(chē) 駕車(chē)“穿黃”最快僅需5分鐘

時(shí)間:2021-09-30 11:22:27    來(lái)源:山東商報    

2021年9月29日,被譽(yù)為“萬(wàn)里黃河第一隧”的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順利建成通車(chē)。通過(guò)該隧道,市民駕車(chē)最快5分鐘可穿越黃河。這是黃河流域首條公軌合建的交通隧道,也是世界上超大直徑盾構隧道第一次穿越地上懸河,開(kāi)創(chuàng )了黃河天塹由水上跨越到水下穿越的時(shí)代。從“大明湖時(shí)代”到“黃河時(shí)代”,濟南正全面拉開(kāi)城市發(fā)展框架,進(jìn)一步融入黃河國家戰略和新舊動(dòng)能轉換戰略。

設計獨特

9月29日,由濟南城市建設集團投資建設、中鐵十四局集團承建的“萬(wàn)里黃河第一隧”——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建成通車(chē),對濟南籍小客車(chē)、公交車(chē)(含班線(xiàn)客運公交化改造的區際公交)免費通行,按照60公里/時(shí)的設計時(shí)速,市民駕車(chē)“穿黃”最快僅需5分鐘。

隧道位于濟南城市中軸線(xiàn)上,南接主城區濟濼路,北連新舊動(dòng)能轉換起步區。工程線(xiàn)路全長(cháng)4760米,隧道長(cháng)3890米,其中盾構段長(cháng)2519米,設計為雙管雙層,市政道路與軌道交通合建,上層為雙向六車(chē)道公路,下層為軌道交通,未來(lái)市民乘地鐵穿越黃河只需要不到3分鐘。隧道管片外徑15.2米,是目前黃河流域最大直徑的隧道,也是目前國內最大直徑的公軌合建盾構隧道。

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設計主題為“黃河根脈、歲歲安瀾”。在隧道北口,“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九個(gè)大字圓轉遒麗。該字體源于元代著(zhù)名畫(huà)家趙孟頫的書(shū)法字體,而趙孟頫的傳世佳作《鵲華秋色圖》描繪的就是隧道北口這一帶的風(fēng)景。

隧道洞口設計為“歲歲九曲彎”聲屏障,借黃河傳統水紋樣,將場(chǎng)地、色彩、光影結合,再造了黃河地形與黃河流動(dòng)的自然之美。進(jìn)入隧道,洞內墻壁上裝飾著(zhù)3D打印貼膜工藝的“黃河幸福樹(shù)”,寓意堅韌、力求上進(jìn)。隧道的最低段,設計了長(cháng)304米的“流動(dòng)星空”,藍、紫、白色的星星閃爍變化,暖色照明,頂部弧線(xiàn)燈光表現黃河穿越之感。

此外,北風(fēng)塔設計為“黃河之水”,南風(fēng)塔設計為“黃河之光”,分別以“水”字演變、龍山文化黑陶紋樣為刻畫(huà),將漢字與現代藝術(shù)結合,呈現獨具特色的景觀(guān)藝術(shù)感。

外觀(guān)設計充滿(mǎn)巧思之外,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還在安全上設計了多重保障。隧道為公軌合建隧道,隧道公路層間隔75米就有一個(gè)逃生通道,軌道層150米一個(gè)逃生通道。“一旦發(fā)生火災或緊急情況,上層道路6分鐘完成疏散,下層地鐵30分鐘完成疏散。”中鐵十四局集團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項目負責人歷朋林介紹,隧道外設有監控指揮中心,隧道內還配置了雙道防淹門(mén),為行駛安全保駕護航。

首穿懸河

黃河濟濼路隧道的開(kāi)通實(shí)現了人類(lèi)“首穿懸河”的挑戰,成為全球首條穿越地上懸河的盾構隧道?,F在,隧道位于河床下54米的最低點(diǎn)車(chē)流穿梭,而隧道頂部承擔的最大水土壓力足有0.65兆帕。

“黃河從河南境內到出??谥饾u形成地上懸河,隧道所在的濼口段河床高出南岸天橋區地面5米,最大洪水位高出11.62米。” 中鐵十四局集團該隧道項目負責人歷朋林介紹,該隧道具有長(cháng)距離、淺覆土、高水壓、超大直徑、超深基坑等特點(diǎn),施工風(fēng)險極大,因此被譽(yù)為“萬(wàn)里黃河第一隧”。

2019年9月開(kāi)始,“黃河號”和“泰山號”兩臺超大直徑泥水衡盾構機先后始發(fā)掘進(jìn),首次開(kāi)啟人類(lèi)歷史上對地上“懸河”的偉大穿越。

建設者回憶,每掘進(jìn)一環(huán),都要根據地層覆土厚度、土質(zhì)、容重等參數,計算盾構機切口壓力,保持盾構機和土體壓力衡。為確保大堤零沉降,每10米為一個(gè)斷面設置一系列沉降觀(guān)測點(diǎn),一天測4次標高。在最難突破的“亂石區”,穿越1公里的“鈣質(zhì)結核密集區”,出漿管打了1000多個(gè)“補丁”。

施工期間,中鐵十四局集團在現場(chǎng)建設的大型管片智能化自動(dòng)化生產(chǎn)線(xiàn),攻克了“老膠泥”地層造成的管道磨損、卡泵、吸口堵塞等一系列世界級難題,在歷經(jīng)511天掘進(jìn)后,東西線(xiàn)隧道相繼貫通,均每天穩掘進(jìn)10.8米,最高月進(jìn)度370米,創(chuàng )造了同類(lèi)隧道施工的最新紀錄。

據悉,技術(shù)創(chuàng )新團隊取得了19項科研成果和88項專(zhuān)利,獲得第三屆“優(yōu)路杯”全國B(niǎo)IM技術(shù)大賽金獎、山東省地下空間工程技術(shù)創(chuàng )新成果等獎項。“這是一條以科技創(chuàng )新為支撐的高質(zhì)量隧道。”這是國家最高科學(xué)技術(shù)獎獲得者、中國工程院院士錢(qián)七虎對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的評價(jià)。該工程也為建設黃河中下游通道提供了有力依據,其超大直徑盾構適應選型配置等關(guān)鍵技術(shù)達到國際領(lǐng)先水。

全新體驗

隧道通車(chē)的消息受到不少濟南市民的關(guān)注,29日上午,濟濼路黃河隧道南口聚集了部分趕來(lái)打卡拍照的市民,紀念這歷史一刻。“這條隧道的開(kāi)通實(shí)在是太方便了,以前去黃河北岸要繞行建邦黃河大橋、濟南黃河公路大橋,不僅繞遠還經(jīng)常堵車(chē),而現在只需要五分鐘就能穿越黃河。” 住在濟濼路附的濟南市民李先生告訴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wǎng)記者,隧道開(kāi)通極大方便了附市民的出行。

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wǎng)記者了解到,目前,濟南市民過(guò)黃河主要依靠濟南黃河大橋、建邦黃河大橋兩座公路橋與濼口黃河浮橋、濟北黃河浮橋兩座簡(jiǎn)易橋。其中,濼口黃河浮橋作為簡(jiǎn)易式過(guò)黃通道,交通承載能力較小,受制于黃河水量和天氣,在大雨、凌汛期等會(huì )禁止通行。有市民調侃,“大車(chē)從浮橋上開(kāi)過(guò)去,感覺(jué)整座橋晃得跟海盜船似的。”這也表達了市民們對片區新式過(guò)河交通的期待。

家住濟南鵲山南社區的馮女士告訴記者,她在濟南動(dòng)物園附上班,因為隔著(zhù)一條黃河,短短五公里的直線(xiàn)距離拉長(cháng)到了20公里的路程。如遇特殊天氣浮橋拆除,要去黃河南岸的她每天都要先向東北方向繞行六公里,再從濟南黃河大橋穿過(guò)黃河,再經(jīng)過(guò)二環(huán)北路向西南方折返才能到達單位。“不堵車(chē)也要走40分鐘,如果遇到堵車(chē)可能要一小時(shí)。”濟濼路隧道開(kāi)通后,馮女士上下班路上大約只需要20分鐘。馮女士笑稱(chēng),“每天能省下一個(gè)多小時(shí)空余時(shí)間,每個(gè)月還能省下將500元油錢(qián),大大增加了幸福感。”

據悉,濟濼路穿黃隧道位于濟南黃河大橋和建邦黃河大橋之間,南起濼口南路,依次下穿二環(huán)北路、繞城北高速、黃河,在邯濟鐵路西側接起步區國道309,通過(guò)與原省道101或梓東大道兩個(gè)行道路連接國道308,片區干道交匯成網(wǎng),可實(shí)現起步區與西部主城快速通勤。

從高德地圖出行數據上看,不堵車(chē)時(shí),從黃河北岸的鵲山經(jīng)國道309,向南進(jìn)入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沿濟濼路向南,可在15分鐘內到達長(cháng)途汽車(chē)總站,20分鐘內到達濟南火車(chē)站。

擁河發(fā)展

作為山東省新舊動(dòng)能轉換標志工程,濟濼路黃河隧道以北就是濟南新舊動(dòng)能轉換起步區。2018年,濟南開(kāi)啟了新舊動(dòng)能轉換先行區建設的元年,吹響了北跨的號角。在“向黃河北要空間,變黃河為城市內河,城市發(fā)展由‘大明湖時(shí)代’邁向‘黃河時(shí)代’”的號聲中,濟南變“跨河發(fā)展”為“擁河發(fā)展”。自此,濟南與黃河的故事翻開(kāi)了新篇章。

據了解,濟南新舊動(dòng)能轉換起步區規劃面積798方公里,相當于再造一個(gè)新濟南。起步區的建設,進(jìn)一步拉伸了濟南的發(fā)展空間,破解東西狹長(cháng)、條狀發(fā)展的城市空間局限,充分釋放黃河以北的廣闊空間,拓展和優(yōu)化濟南的城市發(fā)展格局,讓黃河北岸廣袤的沃土變?yōu)橹纬鞘屑涌旄哔|(zhì)量發(fā)展的“希望之地”。黃河流域生態(tài)保護和高質(zhì)量發(fā)展戰略的提出,讓濟南鉚足了勁實(shí)現“擁河”發(fā)展的愿望,以打破天塹對城市發(fā)展的制約,建設未來(lái)希望之城。

以前,黃河北部以農田村落為主,隨著(zhù)多條跨黃通道的建設,將促進(jìn)黃河北部與主城區生產(chǎn)要素的流動(dòng)。“未來(lái)起步區要重點(diǎn)布局制造業(yè)等產(chǎn)業(yè),只有打通與主城區的交通瓶頸,才能讓要素充分流動(dòng),產(chǎn)業(yè)充分聚集。” 山東社會(huì )科學(xué)院經(jīng)濟研究所副研究員、環(huán)境規制研究室主任范玉波認為,跨河通道建設將帶動(dòng)城區人口和產(chǎn)業(yè)等要素向起步區轉移。

山東省委黨校社會(huì )和生態(tài)文明教研部主任張彥麗認為,濟南未來(lái)通過(guò)加密跨河橋隧的建設,可以改善黃河北地區的區位條件,加快產(chǎn)業(yè)布局調整,并通過(guò)產(chǎn)業(yè)梯次轉移、統籌布局,更好地將遠端縣域納入中心經(jīng)濟的輻射半徑,這也將助力濟南在省會(huì )城市經(jīng)濟圈中發(fā)揮更大的作用。

|點(diǎn)擊|

未來(lái)26條跨黃通道邁向“黃河時(shí)代”

“這條隧道將推進(jìn)濟南‘攜河北跨’,實(shí)現雙側發(fā)展,進(jìn)一步打通區域經(jīng)濟間的聯(lián)動(dòng)、輻射、互動(dòng)效應,使山東黃河北部區域城市加速“崛起”,推動(dòng)區域文化交流。”山東大學(xué)經(jīng)濟學(xué)院教授李鐵崗在接受采訪(fǎng)時(shí)這樣評價(jià),充分解釋了跨黃通道對濟南發(fā)展的重要意義。

目前,濟南已建成通車(chē)的北跨通道有14條,由東北向西南分別為:濟陽(yáng)黃河大橋、青銀高速黃河大橋、石濟客專(zhuān)黃河大橋、濟南黃河大橋、濼口鐵路大橋、濟南黃河濟濼路隧道、濟南建邦黃河大橋、京滬高鐵濟南黃河大橋、京臺高速黃河大橋、曹家圈黃河鐵路橋、齊河黃河大橋、長(cháng)清黃河大橋、陰黃河大橋、青蘭高速黃河大橋。

正在建設的齊魯黃河大橋、鳳凰黃河大橋,目前也進(jìn)入通車(chē)倒計時(shí),不久即將正式開(kāi)通。其中,濟南鳳凰黃河大橋是世界上在建的最大跨度三塔自錨式懸索橋和目前黃河流域最寬的大橋,設計為雙向八車(chē)道,中間預留了輕軌,設置有人行道。目前,大橋主橋已經(jīng)順利合龍,正在進(jìn)行主纜和北側跨大堤引橋的施工。預計今年10月份就可以建成通車(chē),通車(chē)后只要三四分鐘就可以穿越黃河。

此外,黃崗路隧道、航天大道隧道、濟濼路隧道北延工程、濟南黃河大橋復線(xiàn)工程等新一批跨黃通道正在順利推進(jìn),繞城大西環(huán)、大北環(huán)跨黃河大橋即將實(shí)施,濟濱高鐵與國道308公鐵合建橋、G105京澳線(xiàn)東阿黃河大橋等跨黃通道已開(kāi)展方案研究工作。日前,濟南市政府網(wǎng)發(fā)布了《新建跨黃橋隧收費方案(征求意見(jiàn)稿)》,對于不同的客車(chē)、貨車(chē)的通行收費都有了價(jià)格規定。

今年4月,國務(wù)院批復的《濟南新舊動(dòng)能轉換起步區建設實(shí)施方案》提出,要科學(xué)規劃跨黃河通道建設,到2025年實(shí)現跨黃河通道便捷暢通的發(fā)展目標。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wǎng)記者從濟南市城鄉交通運輸局獲悉,未來(lái)濟南將形成26處跨黃河通道布局,主城區跨黃通道均間距將縮短到2.8公里,在所有黃河沿線(xiàn)城市中居首位。(◎本專(zhuān)題撰文/山東商報·速豹新聞網(wǎng)記者 孫姮 李雨馨)

關(guān)鍵詞: 萬(wàn)里黃河第一隧 建成通車(chē) 免費通行 設計時(shí)速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