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全宋筆記》歷時(shí)十九載全十編出齊 為啥要整理宋人筆記?

時(shí)間:2018-07-04 14:19:11    來(lái)源:光明日報    

《全宋筆記》歷時(shí)十九載全十編出齊

點(diǎn)擊進(jìn)入下一頁(yè)

點(diǎn)校本《全宋筆記》共收入宋人筆記477種,匯編成10輯102冊,總計2266萬(wàn)字,學(xué)界將其與《全宋詩(shī)》《全宋詞》《全宋文》并稱(chēng)宋代文獻整理“四大全”。 資料圖片

指南針發(fā)明后被人類(lèi)運用于航海事業(yè),最早記錄這一實(shí)踐活動(dòng)的,是宋人朱彧的筆記《萍洲可談》;宋人徐兢的《宣和奉使高麗圖經(jīng)》,記錄了880多年前宋朝使團出使朝鮮半島的情景,保存了寶貴的中外交通史料;宋人沈括的《夢(mèng)溪筆談》記載了畢昇發(fā)明活字印刷,其在中國印刷史上的史料價(jià)值廣為人知,英國學(xué)者李約瑟在其所著(zhù)的《中國科學(xué)技術(shù)史》中更檢出《夢(mèng)溪筆談》有關(guān)自然科學(xué)的記載200多條,涉及數學(xué)、天文學(xué)、氣象學(xué)、地質(zhì)和礦物學(xué)、物理學(xué)、灌溉和水利工程學(xué)、農藝學(xué)、醫藥和制藥學(xué)等。

這些只是宋人筆記中細膩豐富的社會(huì )文化圖景的一角。宋人筆記是宋代文獻的重要組成部分,數量龐大?,F存宋人筆記約有五百余種,內容幾乎涉及宋代社會(huì )的各個(gè)領(lǐng)域,具有較高的史料和文化價(jià)值。6月30日,國家社科基金重大項目成果《全宋筆記》新書(shū)發(fā)布座談會(huì )在上海舉行,由大象出版社出版的《全宋筆記》第十編正式亮相,至此,這項大型文獻整理工作告一段落,從1999年啟動(dòng)以來(lái)已歷19載。

點(diǎn)校本《全宋筆記》共收入宋人筆記477種,匯編成10輯102冊,總計2266萬(wàn)字,學(xué)界將其與《全宋詩(shī)》《全宋詞》《全宋文》并稱(chēng)宋代文獻整理“四大全”。宋代經(jīng)整理的文獻資料由此基本呈現出一個(gè)完整概貌,這對于發(fā)掘和發(fā)揮這批文獻的價(jià)值,方便學(xué)術(shù)研究,保存祖國文化遺產(chǎn),弘揚祖國優(yōu)秀文化,有著(zhù)積極意義。

為什么要整理宋人筆記

何為筆記?宋人洪邁《容齋隨筆》卷首自序謂:“予老去習懶,讀書(shū)不多,意之所之,隨即記錄,因其后先,無(wú)復詮次,故目之曰隨筆。”這就是說(shuō),筆記乃讀書(shū)所得,見(jiàn)聞所及,隨筆雜錄,不分先后,文筆自由,不拘形式。

至于筆記的內容,唐人李肇《國史補》在其短序中則有較確切的概述:“紀事實(shí),探物理,辨疑惑,示勸戒,采風(fēng)俗,助談笑。”首次以“筆記”命名的北宋宋祁《宋景文筆記》,其書(shū)分三卷,上卷稱(chēng)釋俗,中卷稱(chēng)考訂,下卷稱(chēng)雜說(shuō),全書(shū)大多為考訂名物音訓,評論古人言行,雜采文章史事。這些都符合我們現代意義的筆記內涵。

“《全宋筆記》編纂整理與研究”項目首席專(zhuān)家、上海師范大學(xué)教授戴建國介紹,有關(guān)“筆記”的含義,學(xué)界看法不一,此次編纂工作取以下之說(shuō):筆記乃隨筆記事而非刻意著(zhù)作之文。古人隨筆記錄,意到即書(shū),常常“每聞一書(shū),旋即筆記”。宋代筆記類(lèi)作品名稱(chēng)與筆相關(guān)的有“筆記”“筆錄”“筆說(shuō)”“試筆”“筆談”“隨筆”“漫筆”“余筆”“筆志”“筆衡”等,這些名稱(chēng)體現了宋人筆記隨筆記事的特性,有別于正史的嚴肅劃一,亦別于志怪傳奇的天馬行空。從內容看,涉及典制、歷史、文學(xué)、民俗、宗教、科技、文化等,蕪雜和包羅萬(wàn)象乃是其最大特色。

著(zhù)名唐詩(shī)研究專(zhuān)家、中華書(shū)局原總編輯傅璇琮生前對《全宋筆記》的編纂整理推動(dòng)頗多。2003年《全宋筆記》第一編出版,他曾撰寫(xiě)序言,將這項工作定為“二十一世紀古籍整理研究的一個(gè)新界”,并且認為其意義不僅限于文獻整理,期冀由《全宋筆記》引起其他歷史時(shí)期筆記總集的整理、出版,進(jìn)而引起對筆記這一傳統門(mén)類(lèi)開(kāi)展現代科學(xué)含義的總體探索。他強調:“過(guò)去很長(cháng)時(shí)間,與詩(shī)、文、詞、小說(shuō)、戲曲等相比,筆記的研究是相對薄弱的,現在我們應當把筆記的系統研究提到日程上來(lái)。當前的筆記研究,可以考慮的,一是將筆記的分類(lèi)如何從傳統框架走向現代規范化的梳理,二是如何建立科學(xué)體系,加強學(xué)科意識,把筆記作為相對獨立的門(mén)類(lèi)文體進(jìn)行學(xué)科性的探究。”

中國宋史研究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中國人民大學(xué)教授包偉民說(shuō),筆記類(lèi)圖書(shū)幾乎占我國10至13世紀存世文獻總量的近四分之一,其所蘊藏的歷史信息獨特而珍貴,長(cháng)期以來(lái)卻因保存散亂、文本錯訛,不易利用。點(diǎn)校本《全宋筆記》的完成,無(wú)疑為遼宋夏金史研究提供了一座完整、可靠、方便的筆記類(lèi)巨型資料寶庫。

宋人筆記里有什么

宋人筆記里有什么?傅璇琮打了個(gè)比方:如果像考古工作那樣對待宋人筆記,我們可以從中挖掘出過(guò)去未曾發(fā)現或未予重視的文物資源。比如,南宋末周密所作《武林舊事》卷六《諸色伎藝人》記錄有480位民間藝人姓名,同卷《諸色酒名》記有54種酒名,同卷《糕》條記當時(shí)臨安(杭州)民間富有特色的食品糖糕、蜜糕、粟糕等19種,這些都是官方正史或作家專(zhuān)集未曾記載的,可以從廣闊的社會(huì )背景對書(shū)中所記的“雜事”作一次文化考察。

又如南宋洪邁的志怪小說(shuō)集《夷堅志》蘊含著(zhù)豐富的宋代社會(huì )信息,是宋代社會(huì )史研究的資料淵藪,雖以鬼神因果報應故事為主,卻也不乏名物典章、社會(huì )豐富的真實(shí)記載?!冬娏俊芬黄陀涊d了宋徽宗時(shí)期民間錫匠運用水銀特性,巧鑲金箔于瑠璃瓶?jì)饶懙氖止ぜ妓?。又如研究宋代?shī)文,新編的《全宋詩(shī)》《全宋文》中相當多的作品就是從宋代筆記中考索出來(lái)的。

據介紹,新中國成立以來(lái),尤其是20世紀80年代后,學(xué)術(shù)界和出版界日漸重視對宋人筆記的整理工作,如中華書(shū)局編輯出版的《唐宋史料筆記叢刊》、上海古籍出版社的《宋元筆記叢書(shū)》等。但在《全宋筆記》之前,尚無(wú)一部系統整理過(guò)的收羅齊全的宋人筆記總匯。

戴建國介紹,上海師范大學(xué)古籍整理研究所在程應镠等老一輩學(xué)者的率領(lǐng)下,曾經(jīng)整理出版過(guò)《宋史》《續資治通鑒長(cháng)編》《文獻通考》等大型宋代史籍,多年來(lái)在宋代古籍整理方面積累了一定的資料和經(jīng)驗。20世紀80年代后期,曾開(kāi)展過(guò)用計算機對宋人筆記進(jìn)行系統檢索的科研嘗試。在20世紀90年代后期開(kāi)始創(chuàng )議編纂《全宋筆記》,立即得到文史學(xué)界的認同與支持,獲得教育部全國高校古籍整理研究工作委員會(huì )的資助。

然而筆記的分類(lèi)歸屬,在古代書(shū)目著(zhù)錄中極為紛雜,對筆記的分類(lèi)并沒(méi)有固定、明確的準則,有時(shí)甚至將同一書(shū)分列于兩個(gè)部類(lèi)。這給整理工作帶來(lái)很大挑戰。學(xué)界認為,把筆記研究作為一門(mén)學(xué)科,就應擺脫傳統目錄分類(lèi)的框架?!度喂P記》所輯五百種筆記,其涵蓋門(mén)類(lèi)相當廣,這也促使人們意識到文獻整理與研究有機結合的必要。

筆記提供歷史的另一種書(shū)寫(xiě)

如果將筆記分為小說(shuō)故事、歷史瑣聞、考據辯證三大類(lèi),宋人筆記中小說(shuō)的成分有所減少,歷史瑣聞與考據辯證相對加重,這也是宋代筆記的時(shí)代特色與歷史成就。在學(xué)界看來(lái),宋人筆記的價(jià)值與意義,很值得研究,是宋代社會(huì )生活場(chǎng)景的生動(dòng)呈現,提供了歷史的另一種書(shū)寫(xiě)。

復旦大學(xué)教授、中國宋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王水照認為,在詩(shī)、詞、文之外,兩宋筆記應納入宋代文學(xué)研究的視野。將筆記作為文學(xué)類(lèi)的一種文體,有益于拓展筆記研究的視野。

作為一代筆記的匯集,《全宋筆記》的整理秉持兩大原則:一是求全,二是求正,力求提供一種信實(shí)的版本。但筆記由于記事雜,且所記多為口語(yǔ)俗事,因此文字的訂正與句斷的準確,難度較大,這方面有時(shí)比詩(shī)文總集的編纂更難。

復旦大學(xué)教授、中國唐代文學(xué)會(huì )會(huì )長(cháng)陳尚君早在2003年就參加過(guò)《全宋筆記》第一編的出版座談會(huì ),對此深有感觸:文獻整理是一項十分繁難的工作,不親歷其事,很難有真切體會(huì )。上海師范大學(xué)古籍整理研究所長(cháng)期堅持編纂整理,大象出版社堅持出版,都非常不易。詩(shī)、文兩種文體之間的“四至”比較分明,盡管也有模糊的地段,而“筆記”模糊的地方可能更開(kāi)闊,因此在取舍判別上有相當的難度,《全宋筆記》達到了通融的境界,既有限定,也有彈性。在他看來(lái),《全宋筆記》全十編完成了,但對于“筆記”這一體裁還可采取更開(kāi)放的態(tài)度,以利于后續增補和修訂。

包偉民認為,《全宋筆記》整理工作的完成與正式出版,揭示了人文領(lǐng)域學(xué)術(shù)研究的一些重要規律。首先,與一些應用類(lèi)學(xué)科不同,人文領(lǐng)域的學(xué)術(shù)研究往往需要長(cháng)期的積累與堅持不懈的人力與物力投入,任何“短平快”的期待與規定都是有違學(xué)術(shù)規律的。其次,雖說(shuō)在許多情況下,人文領(lǐng)域的學(xué)術(shù)研究更加強調個(gè)體性的創(chuàng )造,但是一些大型的研究專(zhuān)題,團隊的精誠合作至關(guān)重要,《全宋筆記》整理團隊在這方面樹(shù)立了一個(gè)榜樣。

戴建國表示,《全宋筆記》的編纂整理僅僅是一個(gè)基礎性工作,從文史結合的角度對筆記的史料價(jià)值和文化含義作進(jìn)一步探討,相信對相關(guān)研究將有所補益。(本報記者 顏維琦)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