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文化 > 正文

《宋書(shū)》修訂本上海書(shū)展首發(fā) 填補前輩大家留下的遺憾

時(shí)間:2018-08-20 17:05:54    來(lái)源:北京日報    

《宋書(shū)》修訂本上海書(shū)展首發(fā)十年修訂只為完成美麗約定

從去年以來(lái),中華書(shū)局官方微信的后臺幾乎每個(gè)月都能收到有關(guān)點(diǎn)校本《宋書(shū)》修訂本進(jìn)度的詢(xún)問(wèn)。昨天,讀者的不斷追問(wèn)終于得到了回應,點(diǎn)校本《宋書(shū)》修訂本(全八冊)在上海書(shū)展首發(fā)。六位學(xué)者花費的十年苦功,也終于迎來(lái)了榮耀時(shí)刻。

點(diǎn)校本“二十四史”修訂工程,是點(diǎn)校本“二十四史”問(wèn)世以來(lái)的首次“大修”,自2006年著(zhù)手規劃以來(lái),已有《史記》《遼史》《新五代史》《舊五代史》《魏書(shū)》《南齊書(shū)》陸續面世。就像是一個(gè)美好約定,每一部修訂本完成都會(huì )在人氣高漲的上海書(shū)展首先與讀者見(jiàn)面,這個(gè)慣例已持續了六年。

修訂本新增??庇?910余條

仔細算來(lái),《宋書(shū)》修訂本的面世,距離王仲犖先生《宋書(shū)》點(diǎn)校本問(wèn)世已有44年。

《宋書(shū)》一百卷,包括本紀十卷、志三十卷、列傳六十卷,南朝梁沈約撰,記述了自東晉后期劉裕興起、劉宋立國至滅亡前后七十多年的歷史。中華書(shū)局點(diǎn)校本《宋書(shū)》,由王仲犖先生點(diǎn)校,傅璇琮先生編輯整理,1974年10月出版。中華書(shū)局總經(jīng)理徐俊說(shuō),此次點(diǎn)校本《宋書(shū)》的修訂,是在原點(diǎn)校本的基礎上,遵循適度、適當修訂和完善的原則,統一體例,彌補不足。修訂以商務(wù)印書(shū)館百衲本為底本,以《中華再造善本》影印中國國家圖書(shū)館藏宋刻宋元明遞修本(簡(jiǎn)稱(chēng)三朝本)、明南監本、北監本、毛氏汲古閣本(簡(jiǎn)稱(chēng)汲本)、清乾隆四年武英殿本(簡(jiǎn)稱(chēng)殿本)、金陵書(shū)局本(簡(jiǎn)稱(chēng)局本)為通校本,還以中國國家圖書(shū)館藏宋刻宋元遞修本(存三十七卷)為參校本,重新???。“修訂過(guò)程中,充分運用本校、他校,審慎使用理校。”他說(shuō),在此過(guò)程中,還全面檢核了點(diǎn)校本以“不主一本,擇善而從”原則對原書(shū)所作的改動(dòng),并根據修訂本的??币?,作相應調整。

“點(diǎn)校本原有??庇?685條,修訂本??庇浽黾拥?023條,其中刪去舊校580余條,新增??庇?910余條,達到原??庇浀钠叱?。”徐俊說(shuō),修訂過(guò)程中,凡是原點(diǎn)校本已經(jīng)厘定及改正、??庇洔蚀_無(wú)誤者,都予以保留。原??庇浕蚩裳a充材料及論證者,酌情增補;原??庇浻惺д`或欠妥者,予以刪除或改寫(xiě)。原點(diǎn)校本失校者,新撰??庇?。而對點(diǎn)校本標點(diǎn)和分段明顯欠妥者,加以更正。

面對《宋書(shū)》修訂本,已有學(xué)者先睹為快。陜西師范大學(xué)文學(xué)院教授楊曉斌說(shuō),修訂本所代表的是當今時(shí)代《宋書(shū)》整理的最高水準,也為今后一段時(shí)間內的閱讀和研究提供了最可信、最標準的本子。

填補前輩大家留下的遺憾

“對于修訂組而言,最困難的是對王仲犖先生舊校的處理。他是有名的大家,做出來(lái)的東西是經(jīng)過(guò)慎重考慮的。”《宋書(shū)》修訂主持人、鹽城師范學(xué)院教授丁福林說(shuō),但王仲犖先生如果錯了,我們不改,就是對讀者的不負責任。

修訂組遇到的棘手情況各種各樣,“缺”的字是補還是不補,“錯”的字是刪還是不刪,都要耗費大量時(shí)間找證據。丁福林講了一個(gè)細節,王仲犖先生點(diǎn)校本卷三《武帝紀下》中,“鎮西將軍李歆進(jìn)號征西將軍”一句,??庇浫绱藢?xiě)道,“《南史》、《通鑒》作‘征西大將軍’,此疑脫‘大’字。”丁福林說(shuō),據此可以看出,王先生有懷疑,但因為當時(shí)條件所限,并沒(méi)有找出佐證。

丁福林已經(jīng)不記得為了尋找這個(gè)“大”,花費了多長(cháng)時(shí)間,他只記得發(fā)現確切證據的那一刻,他長(cháng)舒了一口氣,那種暢快感至今都記憶猶新。丁福林是在《宋書(shū)》卷九八《氐胡傳》中找到了內證,“高祖踐阼,以歆為使持節、都督高昌敦煌晉昌酒泉西海玉門(mén)堪泉七郡諸軍事、護羌校尉、征西大將軍、酒泉公。”丁福林堅信,這說(shuō)明《南史》和《通鑒》記載的正確,修訂時(shí)就補了“大”字,并直接以“鎮西將軍李歆進(jìn)號征西大將軍”出校。

一位學(xué)者多年“??眽?mèng)”成真

“希望中華書(shū)局這次沒(méi)有看走眼。”在總結長(cháng)達十年的漫漫修訂路時(shí),64歲的丁福林發(fā)自?xún)刃牡卣f(shuō)了這樣一句話(huà)。

丁福林與《宋書(shū)》的緣分早在三十多年前就有了端倪。丁福林三十多年前從南京師范學(xué)院碩士畢業(yè)后,因為要照顧家庭回到了鎮江一所院校,當時(shí)他的研究方向是南北朝文學(xué),他發(fā)現關(guān)于作家考證各種說(shuō)法都有,為了得出準確結論,需要考釋、查證,于是經(jīng)常翻到《宋書(shū)》,他也開(kāi)始了相關(guān)的研究。丁福林第一篇有關(guān)《宋書(shū)》??钡恼撐摹饵c(diǎn)校本〈宋書(shū)〉〈南史〉獻疑》早在三十年前就發(fā)表在了《徐州師院學(xué)報》1985年第一期。

多年前丁福林就埋下了??薄端螘?shū)》的心愿。他回憶說(shuō),多年前曾經(jīng)有一次投稿給一所高校的《古籍整理研究學(xué)刊》,結果稿子不但未被采用,反而受了一通奚落。編輯回信說(shuō),稿子的內容很好,但應該都是古人已經(jīng)說(shuō)過(guò)的,并含蓄地說(shuō)這種不入流高校的教師是寫(xiě)不出這種高質(zhì)量的文章的。“我知道這位編輯只是臆想出來(lái)我竊取了古人的研究成果,但對文章的質(zhì)量卻是肯定的。”他說(shuō),這一事件也促成了他想要完成《宋書(shū)》等南朝史書(shū)??钡南敕?。丁福林的夢(mèng)想后來(lái)果然成真。

光是照片就拍了兩萬(wàn)余張

從2008年至2018年,十年修訂下來(lái),六位學(xué)者付出了艱辛努力,鹽城師范學(xué)院副教授楊勝朋說(shuō),“我因此獲益良多,得窺學(xué)術(shù)門(mén)徑。”

2010年,鹽城師范學(xué)院文學(xué)院教師叢玲玲在中華書(shū)局住了一個(gè)星期,她特意背著(zhù)從學(xué)校借的相機來(lái)的。她說(shuō),學(xué)校圖書(shū)館館藏少,她需要把三朝本、南監本、北監本、汲本、殿本、局本、百衲本七個(gè)本子內頁(yè)都一一拍下來(lái),“由于分別是宋元明清和近代的本子,印刷字體都較大,共兩萬(wàn)多頁(yè)。”叢玲玲記得,光是打印這些照片就花了三個(gè)月,她白天忙于上課,都是利用晚上的時(shí)間打印。兩萬(wàn)頁(yè)一一打印出來(lái),再裝訂完,要跟著(zhù)點(diǎn)校本一頁(yè)頁(yè)地比對著(zhù)校,凡有不同之處和疑惑之處,全部一一標注。為此,學(xué)校專(zhuān)門(mén)騰出一間辦公室來(lái)作為《宋書(shū)》修訂專(zhuān)用,叢玲玲記得,大長(cháng)桌子上,所有??辟Y料都擺放在此,那上面多年來(lái)一直都滿(mǎn)滿(mǎn)當當。

長(cháng)達十年的??鄙膶δ贻p人更是難得的歷練。叢玲玲記得,一次到北京開(kāi)??毖杏憰?huì ),丁福林教授再三叮囑她每條??眱热荼仨氃偃藢?shí),不僅與各本,還需與《南史》《通鑒》《建康實(shí)錄》等一一對證,有一條中的人名她忙亂中誤以為已核實(shí),結果在會(huì )上被老先生們當場(chǎng)提出質(zhì)疑,中華書(shū)局總經(jīng)理徐俊還當場(chǎng)查閱相關(guān)資料進(jìn)行證明。丁福林教授當年的話(huà)叢玲玲至今猶在耳邊,“這下你知道??卑朦c(diǎn)含糊不得了吧?”

楊勝朋說(shuō):“沒(méi)有參加《宋書(shū)》修訂,我做古籍??笨隙ㄥe誤百出,經(jīng)過(guò)多年的歷練,現在有了很大的底氣。”而他的人生軌跡更改甚至得益于此,他說(shuō)自己起點(diǎn)低,專(zhuān)科畢業(yè)后考上碩士,正是因為參加《宋書(shū)》修訂,接觸到大量學(xué)者,他又決定報考古代文學(xué)博士,“這個(gè)過(guò)程中,豐富了古籍方面的知識,少走了很多彎路,我的博士論文無(wú)論是開(kāi)題、結題都很順利。”(路艷霞)

關(guān)鍵詞: 書(shū)展 修訂本 上海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