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解讀 > 正文

合租房擾民治理期待破題 建議發(fā)展集中式租賃住房

時(shí)間:2021-08-04 16:57:32    來(lái)源:青島日報    

原標題:合租房擾民治理期待破題

年來(lái),在住房租賃市場(chǎng),可以分攤租金、減輕租房開(kāi)支的合租房受到部分租房者的青睞,但合租房帶來(lái)的諸多擾民問(wèn)題也愈發(fā)突出。來(lái)自市12345政務(wù)服務(wù)便民熱線(xiàn)的數據顯示,今年前7個(gè)月,該熱線(xiàn)共接到了關(guān)于合租、群租問(wèn)題的投訴600條,涉及9個(gè)區市,其中半數以上投訴反映的是合租房擾民問(wèn)題。例如,生活噪音多、環(huán)境衛生差、水電設施易損壞殃及鄰、安全隱患大等等,既有新出現的矛盾,也有屢次投訴卻得不到根治的“老毛病”。由于判定擾民沒(méi)有具體標準、對噪音認定取證困難,有關(guān)部門(mén)只能“上門(mén)查看并提醒房客注意”,之后擾民問(wèn)題依舊。有一個(gè)良好的居住環(huán)境是市民獲得幸福感的最基本要求,如何破解合租房擾民問(wèn)題,是擺在城市管理者面前的一道考題。

現狀

噪聲多 衛生差

鄰居直呼“傷不起”

過(guò)去幾年間,市民許女士被樓上鄰居折騰得苦不堪言,為了能睡一個(gè)安穩覺(jué),她不知道找了多少次。

許女士住在嶗山區的一個(gè)封閉小區,其樓上房屋被一家房屋租賃企業(yè)整租下來(lái)后出租給了4組房客。因為這些房客的作息時(shí)間不同,生活慣有差異,許女士的生活被徹底打亂了。

“正常家庭下午五六點(diǎn)鐘下班,晚上十點(diǎn)前后睡覺(jué),鄰居間互不影響。但樓上的合租戶(hù)晚上十一二點(diǎn)才陸續回來(lái),最晚的要到凌晨?jì)牲c(diǎn)多。不僅開(kāi)門(mén)的動(dòng)靜大,進(jìn)門(mén)后還不急著(zhù)睡覺(jué),又聊天又洗澡,有時(shí)還要點(diǎn)外賣(mài),哪一項活動(dòng)的動(dòng)靜都不小,我幾乎每天晚上都要被吵醒好幾次。”許女士告訴記者,除了噪音擾民,部分租客還不講究衛生,在樓道里亂扔垃圾,把公共環(huán)境搞得一團糟,鄰居們的意見(jiàn)都很大。另外,合租房?jì)鹊男l生間因為高頻率使用也出現漏水問(wèn)題,給她家帶來(lái)不小的麻煩。

為了讓房客注意一些,許女士專(zhuān)門(mén)找過(guò)他們。但幾家房客之間互相推諉,都說(shuō)噪音、垃圾等問(wèn)題是他人所為。而且因為彼此之間并不熟悉,也管不了別人。

無(wú)奈之下,許女士只好向相關(guān)部門(mén)投訴,得到的卻是同樣的結果。

“街道說(shuō)會(huì )安排社區和物業(yè)的工作人員上門(mén)查看,房管部門(mén)表示會(huì )讓房屋租賃企業(yè)提醒房客,但最終的結果就是噪音依舊、垃圾依舊。公安部門(mén)介入會(huì )有效一些,可效果并不持久,幾天之后,噪聲就會(huì )回潮。”許女士不解,合租擾民并不是什么大事兒,為何這么多部門(mén)都管不了呢?

家住城陽(yáng)區的王先生也曾深受合租房困擾。王先生之前居住在一個(gè)開(kāi)放小區中,樓上鄰居將房屋租給了8位租戶(hù),給他的生活帶來(lái)了諸多煩惱。

“起初,我不知道樓上住了這么多人,就是覺(jué)得特別吵鬧。有一天,我實(shí)在受不了了,就上去敲門(mén)提醒他們注意,結果發(fā)現100方米的三室兩廳住了8個(gè)人,客廳都被間隔成了臥室,墻上還掛著(zhù)電表。”王先生告訴記者,得知情況后,他馬上向有關(guān)部門(mén)投訴“群租”問(wèn)題,但反饋的結果令他大失所望。

“有關(guān)部門(mén)的工作人員告訴我,經(jīng)過(guò)調查,樓上房屋的人均居住建筑面積大于6方米,符合青島市相關(guān)規定,不屬于‘群租’,關(guān)于噪聲擾民問(wèn)題需要向公安部門(mén)投訴。后來(lái)我又聯(lián)系了公安部門(mén),也沒(méi)有用。萬(wàn)般無(wú)奈,我只好搬走了。”王先生說(shuō)。

在青島,像許女士和王先生這樣,日常生活被合租房攪得亂了套的市民不在少數。據了解,我市每年有30萬(wàn)套房源投入租賃市場(chǎng),其中4萬(wàn)套房源開(kāi)展合租業(yè)務(wù)。據不完全統計,今年前7個(gè)月,市12345政務(wù)服務(wù)便民熱線(xiàn)收到關(guān)于合租、群租的投訴600條,涉及到我市的9個(gè)區市,其中超過(guò)一半的投訴與擾民有關(guān)。但是面對這些訴求,相關(guān)管理部門(mén)并無(wú)有效的治理措施,很多反饋都停留在“將上門(mén)查看并提醒房客注意”的層面上。

關(guān)鍵詞: 合租房 擾民治理 集中式租賃住房 監管乏力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