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解讀 > 正文

打通“最后一公里” “快遞進(jìn)村”還有哪些堵點(diǎn)痛點(diǎn)?

時(shí)間:2021-08-05 11:33:08    來(lái)源:經(jīng)濟參考報    

“快遞進(jìn)村”,有助于城鄉商品流通、拓展農村消費,促進(jìn)鄉村振興。國家郵政局明確,至2022年底我國符合條件的建制村基本實(shí)現“村村通快遞”。年來(lái),各地加快探索“快遞進(jìn)村”的模式,農村市場(chǎng)正成為郵政快遞業(yè)新的“增長(cháng)極”。

但記者調研發(fā)現,盡管“快遞進(jìn)村”成效顯著(zhù),“一點(diǎn)就到家”的美好規劃,當下仍被村落布局分散、農村快遞業(yè)務(wù)量小、進(jìn)村成本過(guò)高等所阻攔,還需進(jìn)一步破解“最后一公里”難題。

快遞進(jìn)村 貨物上門(mén)

去年新冠肺炎疫情期間,黑龍江省黑河市愛(ài)輝區罕達汽鎮河西村村民楊蘭,足不出戶(hù),就順利收到了網(wǎng)購的口罩等防疫物資。如今,很多生活物資,楊蘭都是網(wǎng)購,快遞員送到家門(mén)口。出村時(shí),快遞小哥又捎上當地的特產(chǎn),發(fā)往外地。一進(jìn)一出,河西村與外面的世界有了新連接。

“快遞進(jìn)村取貨,大大促進(jìn)了農產(chǎn)品銷(xiāo)售,增加了農民收入,原來(lái)笨雞蛋賣(mài)不出去,現在通過(guò)電商臺銷(xiāo)售,每個(gè)賣(mài)到1.5元。”黑龍江省海倫市向秋蔬菜種植合作社理事長(cháng)高向秋說(shuō),笨雞蛋、木耳等農產(chǎn)品直播帶貨銷(xiāo)售能夠成為時(shí)尚,離不開(kāi)“快遞進(jìn)村”。

2020年,黑龍江省以郵政快遞合作為突破口,開(kāi)展快遞企業(yè)設點(diǎn)直投以及郵政快遞、快遞公司之間、快遞交通等合作模式,實(shí)現了全省90%以上的建制村有“快遞進(jìn)村”服務(wù),60%的建制村有3個(gè)以上主要快遞品牌進(jìn)村服務(wù)。

不斷下沉的快遞服務(wù)網(wǎng)絡(luò ),給農村地區帶來(lái)了新變化,正悄悄改變村民的生活方式。

走進(jìn)山東省德州市慶云縣助農快遞服務(wù)中心,只見(jiàn)申通、圓通等6家快遞企業(yè)的上百名快遞員正熟練地在自動(dòng)化分揀設備上分揀快遞包裹,一改往日“各自為戰”的局面,配合非常默契。

慶云縣郵政業(yè)發(fā)展中心主任馬超說(shuō),縣里引導申通、圓通等6家快遞企業(yè)集中入駐、統一分揀、共同配送,實(shí)現快遞“一口進(jìn)、一口出”,通過(guò)抱團發(fā)展降低進(jìn)村成本。

國家郵政局數據顯示,2020年,我國基本實(shí)現快遞網(wǎng)點(diǎn)鄉鎮全覆蓋,直投到村比例超過(guò)50%,全國郵政快遞業(yè)務(wù)量達833.6億件,其中農村地區業(yè)務(wù)量超300億件,比重為36%。而2019年,這一占比只有24%左右。

仍面臨件量少成本高等瓶頸

記者調研發(fā)現,經(jīng)過(guò)年來(lái)發(fā)展,“快遞進(jìn)村”成效顯著(zhù),但在落地、推廣過(guò)程中,仍存在不少難點(diǎn)、堵點(diǎn),想要實(shí)現“村村通快遞”還有一定難度。

——村落布局分散、業(yè)務(wù)量少,部分村民寄取快遞仍需到鄉鎮快遞點(diǎn)。黑龍江省尚志市魚(yú)池鄉新興村村民網(wǎng)購越來(lái)越多,但讓村民煩惱的是要到鄉上取快遞。新興村黨支部書(shū)記金東浩說(shuō),因為農村點(diǎn)多、面廣、線(xiàn)長(cháng)、偏遠,且快遞業(yè)務(wù)量相對較少,部分快遞公司不愿意在農村設快遞點(diǎn)。

山東齊魯普惠金融研究院秘書(shū)長(cháng)黃邁指出,目前縣鄉兩級快遞物流服務(wù)網(wǎng)絡(luò )基本建立,但“快遞進(jìn)村”仍有難度且進(jìn)展緩慢。這在一定程度上制約了農村電商發(fā)展,而電商發(fā)展相對落后又進(jìn)一步導致村里快遞業(yè)務(wù)量小,影響快遞公司的網(wǎng)點(diǎn)布局和建設。

——快遞進(jìn)村派送成本高,部分已有網(wǎng)點(diǎn)經(jīng)營(yíng)虧損,陷入歇業(yè)或轉讓狀態(tài)。一位快遞加盟商表示,由于快遞總部給加盟商每個(gè)快件的派單費是一定的,加盟商必須嚴格控制運輸、分揀、派送等環(huán)節成本。目前每個(gè)快件從鄉鎮下沉到村一級,自己要虧0.3元。而從收件量看,有些村級快遞點(diǎn)一天也就收個(gè)3到5件,幾乎無(wú)法生存。

年來(lái),黑龍江省佳木斯市樺南縣梨樹(shù)鄉和村農民孫斌,通過(guò)創(chuàng )辦鼎豐水稻專(zhuān)業(yè)合作社加工大米,部分線(xiàn)上銷(xiāo)售。孫斌說(shuō),與沿海發(fā)達地區的農村相比,東北農村電商還不發(fā)達,農村普遍缺乏冷鏈基礎設施,農產(chǎn)品采收后,不能及時(shí)進(jìn)行存儲,駐村快遞網(wǎng)點(diǎn)收件少、派件多,入不敷出,往往經(jīng)營(yíng)虧損,陷入歇業(yè)或轉讓狀態(tài)。

——有的中轉點(diǎn)的設置不合理,增加運費和時(shí)間成本,存在“以收養派”。京東快遞牡丹江綏芬河營(yíng)業(yè)部經(jīng)理常寬說(shuō),現在快遞中轉點(diǎn)的設置還有優(yōu)化的空間,有時(shí)從綏芬河向北發(fā)往雞西的快遞,卻要先在東邊牡丹江的中轉點(diǎn)進(jìn)行中轉,路線(xiàn)上繞了一個(gè)大彎,增加運費和時(shí)間成本。

“如果像城里那樣送到用戶(hù)手里,一個(gè)快遞就可能讓我們多走上100公里。”常寬說(shuō),有時(shí)他們會(huì )在客戶(hù)允許的情況下以每件數十元的價(jià)格有償托人把快遞捎帶過(guò)去,但他們能得到的派送費只有2元多。

優(yōu)化成本打通“最后一公里”

加快發(fā)展農村寄遞物流,是推進(jìn)鄉村振興、增加農民收入、釋放農村內需潛力的重要舉措。流通業(yè)尤其是快遞業(yè)向農村發(fā)展是大勢所趨。這不僅有利于進(jìn)一步便利農產(chǎn)品出村進(jìn)城、消費品下鄉進(jìn)村,也能更好滿(mǎn)足農民生產(chǎn)生活需要。

金東浩表示,推進(jìn)“快遞進(jìn)村”,除了發(fā)揮市場(chǎng)作用,還需要在政策層面給予更多扶持,通過(guò)政府購買(mǎi)服務(wù)、交通郵政合作等方式,或者嘗試綜合多個(gè)快遞企業(yè)設立村落之間的配送點(diǎn)以達到共配模式,把業(yè)務(wù)、資源、人力匯聚起來(lái),共同管理、經(jīng)營(yíng),消除“最后一公里”堵點(diǎn)。

農村地區物流資源少,常寬認為,快遞進(jìn)村在成本優(yōu)化方面仍有空間,建議可以由有關(guān)部門(mén)出資或協(xié)調建立聯(lián)合物流中心,將有限的物流資源加以整合,形成集聚效應,提升區域內整個(gè)行業(yè)整體效率;在農村增加快遞分撥點(diǎn),使郵路更加合理。

黃邁說(shuō),由于“最后一公里”存在梗阻,要使快遞進(jìn)村長(cháng)遠可持續,就要推動(dòng)快遞與當地產(chǎn)業(yè)和電商深度融合,使農村由單純“收快遞”向“產(chǎn)快遞”“收快遞”并行轉變,通過(guò)多方攜手整合共享現有資源,減少和優(yōu)化快遞流通環(huán)節,形成良互動(dòng),加快推進(jìn)快遞進(jìn)村,助力鄉村振興。(記者 王建 黃騰 賈云鵬)

關(guān)鍵詞: 最后一公里 快遞進(jìn)村 堵點(diǎn)痛點(diǎn) 派送費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