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綜合 > 熱圖 > 正文

消息!第八十六章:說(shuō)我抄襲,說(shuō)我飯圈的人,我只能說(shuō)!泰褲辣!

時(shí)間:2023-05-02 23:02:50    來(lái)源:嗶哩嗶哩    

第八十六章:說(shuō)我抄襲,說(shuō)我飯圈的人,我只能說(shuō)!泰褲辣!

兩邊交換了一下自己知道的信息,阿萊西亞這才明白了眾人的處境“也就是說(shuō),我們已經(jīng)莫名其妙的死了?”

阿萊西亞的奇葩發(fā)問(wèn),芒果已經(jīng)不知道做什么表情回應“你們…全隊到底有沒(méi)有正常人???”


(資料圖)

“不是不是,只是,突然知道這么意外的情報,一般都會(huì )這么想的吧?”阿萊西亞看了看琳達又看了看游染,似乎是想找到一點(diǎn)被認同的感覺(jué)

“意外?這是共享情報好吧?要不然我也不可能知道的這么具體的吧?”

芒果這么一說(shuō),阿萊西亞這才反應過(guò)來(lái)“對哦——我原本不在這次行動(dòng)里的”說(shuō)著(zhù)阿萊西亞一種指責的目光看向了琳達“琳大隊長(cháng)?你該不會(huì )這么簡(jiǎn)單的情報都沒(méi)掌握到吧?作戰情報的會(huì )你是怎么跟十隊開(kāi)的?”

看著(zhù)阿萊西亞帶有強烈譴責的眼神,琳達心虛的看了看天空“啊哈哈哈哈……那個(gè)……那個(gè)吧~可能是我——”

琳達還沒(méi)有想到狡辯的借口,這邊的芒果一語(yǔ)道破了琳達的秘密“來(lái)拿情報的只有你們隊的那只蠢狗和那個(gè)一坨西里絲吧?”

眼看自己的罪行被公開(kāi),琳達臉上豆大的汗珠唰唰的流了下來(lái)。

阿萊西亞剛剛的眼神還只是指責,而現在聽(tīng)到芒果的話(huà)眼里可以清楚的看出滿(mǎn)是憤怒和琳達慘死的過(guò)程

眼看情況不妙,琳達趕緊開(kāi)始岔開(kāi)話(huà)題“呀——沒(méi)想到這里的風(fēng)景還……“而琳達的雙腳也悄咪咪的開(kāi)始向后小步的挪動(dòng)

然而,知道真相的阿萊西亞根本不給琳達這個(gè)機會(huì ),快步上前一把扯住琳達想要狡辯的嘴“哎呀呀~~~琳大隊長(cháng)~~~是什么要緊的事情,讓你在出任務(wù)之前連情報都不研究的呀——”說(shuō)著(zhù),阿萊西亞扯著(zhù)琳達嘴唇的手在一點(diǎn)點(diǎn)的加力,黑化的樣子看的芒果和櫻桃一時(shí)間都知道該不該勸架

“行了,你們兩個(gè)先別吵了,不管怎么樣,不還是有人知道情報的嗎,現在還是想想怎么安全的出去吧”就在阿萊西亞單方面爭執不休的時(shí)候,游染輕輕的放下了金凱,起身抓住了阿萊西亞的手腕。

本來(lái)只是簡(jiǎn)單的拉架,不知道是怎么了,游染剛剛抓住阿萊西亞的手腕,阿萊西亞整個(gè)人就好像被電流灼燒了一般,一種撕裂的灼燒感,讓阿萊西亞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而游染這邊,伴隨著(zhù)阿萊西亞的痛苦的喊叫聲越來(lái)越大,游染的外貌也開(kāi)始漸漸的恢復到之前黑綠色短發(fā)的樣子

突如其來(lái)的變故讓眾人一下子都不知道該怎么辦才好,唯獨櫻桃趕忙上前試圖拉開(kāi)游染和阿萊西亞的接觸

但是,哪怕櫻桃費盡了全身的力氣,也沒(méi)有將兩個(gè)人分開(kāi)“游染!快放手??!”

雖然櫻桃這樣叫喊,這邊的游染好像更加委屈一樣“我!我也想??!但是,好像什么東西吸住我的手了!”

琳達和芒果見(jiàn)狀也加入了櫻桃的隊伍,試圖用蠻力將兩個(gè)人拉開(kāi),而游染這邊,似乎是力量的大幅度減少,已經(jīng)一點(diǎn)一點(diǎn)的變回了原本黑色頭發(fā)的樣子

而地上的阿萊西亞也已經(jīng)不在喊叫,而是開(kāi)始不間斷的抽搐了起來(lái)。

隨著(zhù)阿萊西亞開(kāi)始不斷的抽搐,一股能量開(kāi)始從阿萊西亞的體內噴涌而出,漸漸的在地面上匯聚出了一個(gè)人形的輪廓

隨著(zhù)能量漸漸的匯聚成一個(gè)完善的人形,游染的手也在此時(shí)被莫名的力量彈開(kāi)了不說(shuō),阿萊西亞的抽搐也同時(shí)停止了

“阿萊西亞!沒(méi)事吧!”游染顧不得自己的狀況,趕忙起身和琳達一起扶起阿萊西亞查看著(zhù)隊長(cháng)的狀況

而芒果和櫻桃則擋在三人面前,警惕的看著(zhù)已經(jīng)完全成為人類(lèi)形態(tài)的能量體緩緩地睜開(kāi)了眼睛

這邊幾乎同時(shí),阿萊西亞也突然間睜開(kāi)了眼睛,好像做了一場(chǎng)噩夢(mèng)一樣,摸了摸自己的身上,又以一種不可思議的表情看了看游染和琳達“沒(méi)…沒(méi)事…”

“她當然沒(méi)事了,寶貝?”一陣磁性且復雜的聲音從能量體幻化的人類(lèi)口中傳來(lái)“如果她要是出了什么事,我該怎么辦呢?”

能量體的一番發(fā)言,讓本就神秘的自己顯得更加神秘,而這份神秘的背后,眾人都感覺(jué)到了這里面所夾帶的危險氣息

一眼看去,游染又一次展現了她那美麗的語(yǔ)言藝術(shù)“臥槽,扶她?!”

只見(jiàn)一個(gè)胸部碩大,衣服布料極少的女人站在了眾人的面前,而剛剛那磁性且復雜的好像男性的聲音就是從這個(gè)女人的嘴中傳出來(lái)的

游染這么一嘴,剩下的四個(gè)人開(kāi)始對臉懵逼起來(lái)“扶她是什么”/“扶她?”/“他叫這個(gè)名字?”/“什么是扶她?”

“扶她~~~~~大概的意思就是——他是男人,也是女人,這樣”游染稍加整理了一下語(yǔ)言“反正~~~就是男女同體的意思吧”

“啊——”聽(tīng)到游染的解釋四個(gè)人突然恍然大悟“你說(shuō)的是因特西吧”

還沒(méi)等游染弄明白他們說(shuō)的是什么,能量體突然上前抓住了游染的雙手,并輕輕的撫摸了游染的臉頰“哇哦?兄弟,你那美妙的力量真的是讓我欲罷不能啊?”

這種油膩且變態(tài)的行為,雖然對面是女人的樣子,但是著(zhù)磁性且復雜的雄性嗓音加上這種行為,依舊讓游染打從心底覺(jué)得惡心“我說(shuō)你,還是適可而止吧!“說(shuō)著(zhù)游染抽回雙手,回身一踢,便將能量體重重的踢飛了出去

讓眾人沒(méi)想到的是,本以為是能量體的人類(lèi),居然會(huì )像有實(shí)體一樣被游染踹飛了好遠

在眾人眼前越飛越遠的能量體,哪成想 下一秒又出現在了游染的面前

為了抑制住這個(gè)不知道是不是威脅的存在,櫻桃又一次掏出了自己的神奇小黃符,上下翻飛間,配合幾枚插在地上的銀針,將這個(gè)似男不女的人控制在了原地

“你究竟是什么東西,目的又是什么?”在琳達的攙扶下起身的阿萊西亞略有審訊的話(huà)語(yǔ)詢(xún)問(wèn)起這個(gè)未知的個(gè)體

未知的個(gè)體只是輕描淡些的看了一眼阿萊西亞,轉頭仔細的瞧了瞧游染“噢——?原來(lái)是這樣嗎,不好意思,寶貝?是我睡的太久看錯了?”

“???這都是些什么莫名其妙的?”游染的大腦一時(shí)間好像處理不了這么多的信息,好似有些短路一樣,但是這個(gè)讓她打心底惡心的個(gè)體總給她的直覺(jué)上有一種不好的感覺(jué)

”廢話(huà)少說(shuō)!你究竟是誰(shuí)!“阿萊西亞特意提高聲音,語(yǔ)氣也變得更加嚴厲,手中不自覺(jué)的匯聚出了一股紫色的火焰

“依諾,你的力量????”看著(zhù)阿萊西亞手中的火焰,游染不自覺(jué)的提醒起來(lái)

見(jiàn)到這飄搖的紫色火焰,琳達也不免大吃一驚,而最吃驚的肯定是剛剛還莫名其妙不能使用能力的阿萊西亞自己

“真是傷人呀寶貝?,我們才多久不見(jiàn)你就不認識我了嗎?“說(shuō)著(zhù),被櫻桃束縛住的家伙僅僅是磕了磕腳尖,櫻桃的陣法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輕松破解了

在一陣微微的光芒下能量體的身后,一雙漆黑的翅膀從其腰間緩緩張開(kāi)

見(jiàn)到這如同黑夜一般漆黑的翅膀,阿萊西亞也終于想了起來(lái)“啊,原來(lái)是你啊,撒旦“

“哼哼哼哼?太冷淡了吧寶貝?,怎么說(shuō)我們也相處了那么久,居然這么快就不認識我了?!叭龅┯靡粋鹊某岚虬胝谥?zhù)自己嘴唇上的笑意,似乎這樣可以顯得更淑女一點(diǎn),然而那磁性的嗓音總是那么格外的出戲

“撒旦?“游染半信半疑的上下打量著(zhù)這個(gè)自稱(chēng)是地獄之主的個(gè)體”你就是那個(gè)叫路西法的墮天使?“

“哦呀?看來(lái)還是有寶貝知道我的啊?“路西法難掩心中的喜悅,竟然上去一把將游染抱到了空中

“剛剛是你在搗鬼吧?截斷了能量的輸送”阿萊西亞滿(mǎn)眼謹慎的看著(zhù)眼前這個(gè)捉摸不透的路西法

見(jiàn)阿萊西亞這么謹慎,琳達也試圖起腳踹飛這個(gè)抱著(zhù)游染的個(gè)體,然而,琳達的攻擊只是被路西法抬起的翅膀便輕松的擋了下來(lái)

“嘛?算是吧?不過(guò),主要的原因還是因為你們兩個(gè)的關(guān)系吧?”說(shuō)著(zhù)路西法快速放下了被自己抱起的游染,這才躲過(guò)了游染已經(jīng)快要砸下來(lái)的肘擊

“我們兩個(gè)的關(guān)系?你什么意思?現在你自己擅自做出的跑出來(lái)又是要做什么?”

“小依諾怎么這么兇的樣子?這是當然的吧?如果孩子餓壞了?肯定要瘋狂的進(jìn)食才是啊?”路西法用手指抹了下嘴角,癡迷的看著(zhù)渾身都被惡心出雞皮疙瘩的游染

“至于你們的關(guān)系?”突然路西法來(lái)到了阿萊西亞的身后,緊緊的控制住了阿萊西亞的雙手,而眼神卻看向了一旁的游染“我的朋友?你的能力真的讓我覺(jué)得不可思議的美味“

眼看隊長(cháng)被控制,游染和琳達左右開(kāi)工打算強行擊退這個(gè)讓人從生理到心里全都不舒服的變態(tài)“還是留給你們自己慢慢發(fā)掘不是更有趣嘛?再會(huì )了?寶貝”說(shuō)著(zhù)路西法又一次分散成了多股能量漸漸的融合近了阿萊西亞的體內

而慢了半拍才攻擊的琳達和游染毫不意外的撲了個(gè)空,紛紛給了對面臉上結結實(shí)實(shí)的一拳

關(guān)鍵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