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新聞 > 今日頭條 > 正文

1-5月制造業(yè)投資回升 專(zhuān)家:增速尚處低位 亟待組合施策

時(shí)間:2018-06-29 15:00:17    來(lái)源:經(jīng)濟日報    

前5個(gè)月制造業(yè)投資出現回升勢頭,專(zhuān)家提醒——增速尚處低位 亟待組合施策

制造業(yè)投資雖連續兩個(gè)月回升,但總體仍處于較低水平,對全部投資增長(cháng)的貢獻率也處在低位徘徊,未來(lái)不排除繼續下行的可能。專(zhuān)家表示,當務(wù)之急要打好“增、抑、降”的組合拳,推進(jìn)各項政策舉措真正落地,盡快恢復和提升制造業(yè)投資活力——

國家統計局近日發(fā)布的數據顯示,今年前5個(gè)月,我國制造業(yè)投資增長(cháng)5.2%,比前4個(gè)月提高0.4個(gè)百分點(diǎn),連續兩個(gè)月出現回升勢頭。

對此,國家統計局新聞發(fā)言人毛盛勇從最終需求、資金來(lái)源、投資信心及政策效應等角度分析了原因。多位專(zhuān)家接受經(jīng)濟日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表示,應打好“增、抑、降”組合拳,盡快恢復和提升制造業(yè)投資活力。

投資總體仍處較低水平

“今年以來(lái),社會(huì )消費品零售總額總體增長(cháng)較快,1月份至5月份同比增長(cháng)9.5%,加上出口延續了去年以來(lái)穩中有進(jìn)的較好勢頭,共同拉動(dòng)了制造業(yè)投資的增長(cháng)。”毛盛勇表示,從資金來(lái)源來(lái)看,1月份至4月份規模以上工業(yè)企業(yè)利潤增長(cháng)15%,保障了投資力度。

從制造業(yè)投資預期來(lái)看,今年以來(lái)制造業(yè)PMI長(cháng)期保持在景氣區間內,特別是5月份制造業(yè)PMI為51.9%,比上月提高了0.5個(gè)百分點(diǎn),工業(yè)品出廠(chǎng)價(jià)格也保持在比較理想的水平。此外,中央為促進(jìn)實(shí)體經(jīng)濟發(fā)展出臺了一系列簡(jiǎn)政減稅降費措施,一定程度上提振了制造業(yè)信心。

不過(guò),僅憑兩個(gè)月數據的回升,尚不足以對制造業(yè)投資未來(lái)趨勢作出判斷。“制造業(yè)投資雖連續兩個(gè)月回升,但總體仍在較低水平,對全部投資增長(cháng)的貢獻率也處于低位徘徊,未來(lái)不排除繼續下行的可能。”中國宏觀(guān)經(jīng)濟研究院投資所研究員劉立峰在接受經(jīng)濟日報記者采訪(fǎng)時(shí)說(shuō)。

制造業(yè)投資增幅從2011年的階段性高點(diǎn)37.7%,迅速下降到2017年的3.1%,6年間下跌了34.6個(gè)百分點(diǎn);同時(shí)制造業(yè)投資占全部固定資產(chǎn)投資的比例由33.9%下降到30.6%,制造業(yè)對全部投資增長(cháng)的貢獻率由47.9%下降到16.4%。

劉立峰認為,制造業(yè)投資增長(cháng)的持續下滑不是一個(gè)孤立和短期的現象,而是影響制造業(yè)發(fā)展的矛盾和問(wèn)題不斷積累、持續爆發(fā)的結果,“要扭轉這一頹勢,必須多措并舉,盡最大努力恢復制造業(yè)投資的增長(cháng)活力”。

多因素導致投資意愿下降

專(zhuān)家表示,近年來(lái)制造業(yè)投資增速下滑,既有發(fā)展階段轉變和增長(cháng)動(dòng)能轉換等積極主動(dòng)調整因素,也存在企業(yè)投資意愿不足、要素成本上升、轉型升級難度大等現實(shí)問(wèn)題。

數據顯示,2015年至2017年,規模以上工業(yè)企業(yè)利潤分別增長(cháng)-2.3%、8.5%和21%,利潤大幅增長(cháng)卻沒(méi)有換來(lái)制造業(yè)投資的增長(cháng);2017年,工業(yè)產(chǎn)能利用率為77%,為近5年來(lái)最高水平,同樣沒(méi)有轉化為制造業(yè)投資的增長(cháng)。

“目前,制造業(yè)產(chǎn)能過(guò)剩仍是普遍現象,再加上其他一些因素,內外需擴張又受到多重限制,制造業(yè)企業(yè)對未來(lái)的市場(chǎng)預期并不樂(lè )觀(guān),這也是企業(yè)投資意愿下降的原因之一。”劉立峰說(shuō)。

金融、房地產(chǎn)擠出效應不容忽視。炒房、炒匯、炒期貨獲得利潤過(guò)于輕松,不需要過(guò)多的土建和設備投資,不需要技術(shù)和工藝創(chuàng )新,不需要培養大批的技術(shù)工人和工程師,不需要工匠精神和潛心鉆研,越來(lái)越多的企業(yè)把投資重點(diǎn)轉移到銀行理財、信托投資、股權投資及不動(dòng)產(chǎn)等領(lǐng)域,原本應投入到制造業(yè)的資金被抽走或截流,不僅對制造業(yè)投資產(chǎn)生擠出效應,還嚴重抑制了企業(yè)的創(chuàng )新動(dòng)力。

要素成本明顯上升、企業(yè)投資升級難度較大等因素客觀(guān)上也制約了制造業(yè)投資增長(cháng)。一方面,人口紅利減弱、土地及人工成本上漲、環(huán)保治理成本增加、制度性成本較高等,抑制了制造業(yè)投資的擴張,也造成了紡織、化工、電子等向東南亞轉移;另一方面,對于大多數企業(yè)來(lái)說(shuō),從以往依賴(lài)勞動(dòng)力和資源的粗放發(fā)展轉向依賴(lài)技術(shù)和創(chuàng )新的集約發(fā)展,這一轉型并不容易,“不轉型是等死,轉型是找死”的現象仍較為普遍。

提升活力要打好“組合拳”

“制造業(yè)投資增長(cháng)不足,對制造業(yè)轉型升級、企業(yè)技術(shù)進(jìn)步等都帶來(lái)了不利影響。當務(wù)之急,就是要打好‘增、抑、降’組合拳,推進(jìn)各項政策舉措真正落地,盡快恢復和提升制造業(yè)投資活力。”劉立峰說(shuō)。

所謂“增”,就是要增強企業(yè)的投資意愿。劉立峰表示,財政和貨幣政策應保持總需求的適度合理擴張,進(jìn)一步加大服務(wù)業(yè)等領(lǐng)域的開(kāi)放力度,出臺更多吸引外資的優(yōu)惠政策;在貿易保護主義和逆全球化的情況下,要加快推進(jìn)“一帶一路”建設,加強與歐洲、拉美等國家的合作,對沖外貿出口下行風(fēng)險。同時(shí),要加強企業(yè)家財產(chǎn)保護,營(yíng)造保護企業(yè)家合法權益的法治環(huán)境;加強政府誠信建設,促進(jìn)政府誠信施政;加大知識產(chǎn)權保護力度,對侵權行為給予嚴厲懲處。

所謂“抑”,就是要下決心抑制資產(chǎn)泡沫。“要促進(jìn)制造業(yè)投資復蘇,就必須堅決遏制房地產(chǎn)和金融投機活動(dòng)。”劉立峰指出,要加強對房地產(chǎn)信貸閘門(mén)的控制,建立房地產(chǎn)穩定發(fā)展的長(cháng)效機制;要推動(dòng)金融機構去通道、去鏈條、降杠桿,為實(shí)體經(jīng)濟提供針對性強、附加值高的金融服務(wù),要暢通IPO通道,加強債券市場(chǎng)建設,提高資產(chǎn)證券化效率,讓產(chǎn)業(yè)資本更具流動(dòng)性,讓更多金融資本愿意投資制造業(yè)。

所謂“降”,就是要推動(dòng)企業(yè)減負擔、降成本。劉立峰建議,在勞動(dòng)合同管理上,應更好平衡企業(yè)和勞動(dòng)者的權益,給企業(yè)更多的自主權,讓企業(yè)可以?xún)?yōu)勝劣汰,讓能者多得,讓多勞者多得。清理和取消部分政府性基金和行政事業(yè)性收費,階段性下調企業(yè)社會(huì )保險單位繳費比例,加大對企業(yè)污染治理的財政補貼和財政投資力度,避免由企業(yè)單獨承擔環(huán)保成本,進(jìn)一步深化企業(yè)投資項目審批及商事制度改革。

劉立峰表示,除了通過(guò)優(yōu)化營(yíng)商環(huán)境等舉措外,政府還要積極引導企業(yè)轉型升級,“比如,遴選實(shí)施一批制造業(yè)標志性項目,引導企業(yè)參與承擔相關(guān)任務(wù),采取基金、貼息、貸款風(fēng)險補償等方式支持新產(chǎn)業(yè)開(kāi)發(fā);再如,在政府工程招標、政府采購中給予中小企業(yè)同等待遇,實(shí)施企業(yè)增加研發(fā)投入與申請財政補助和獎勵掛鉤制度,等等”。(記者 顧 陽(yáng))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