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現在的位置:首頁(yè) > 新聞 > 今日頭條 > 正文

國際收支基本平衡 人民幣貶值影響可控

時(shí)間:2018-07-04 11:16:34    來(lái)源:證券時(shí)報    

國際收支基本平衡 人民幣貶值影響可控

昨日,境內即期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大幅低開(kāi)后,日內最低跌至6.7204,但截至收盤(pán)(16時(shí)30分)報6.667,出現了較明顯回升。記者統計發(fā)現,昨日盤(pán)中人民幣最大升幅超過(guò)650個(gè)基點(diǎn),幅度為近半個(gè)月急貶周期以來(lái)之最。

同一日,官方對此有了明確表態(tài)。中國人民銀行副行長(cháng)、國家外匯管理局局長(cháng)潘功勝7月3日在香港公開(kāi)表示,我國國際收支和跨境資金流動(dòng)基本平衡,外匯儲備充足,近些年來(lái)積累了豐富的經(jīng)驗和充足的政策工具,我們有基礎、有能力、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基本穩定。

央行表態(tài)提振市場(chǎng)信心

昨日央行表態(tài)后,境內即期匯市率先體現。在約20分鐘的交易時(shí)間里,人民幣對美元由6.72附近快速上行至6.6820,連破幾個(gè)關(guān)口。后市匯率繼續震蕩,下跌態(tài)勢有所緩和。

潘功勝此番言論中,最核心的在于有信心保持人民幣匯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的穩定”。這句話(huà)的含義是,任何國家或地區的貨幣,都不可能總是單邊升值或貶值。匯率本來(lái)就是不同地區貨幣之間的比值,總會(huì )受到內部經(jīng)濟走勢、通脹預期以及外部貿易條件等多種制約。

外匯局最新數據顯示,2018年一季度,我國非儲備性質(zhì)的金融賬戶(hù)順差(即跨境資本凈流入)為989億美元,同比增長(cháng)1.7倍;經(jīng)常賬戶(hù)逆差341億美元,儲備資產(chǎn)增加262億美元,國際收支繼續呈現自主平衡。

同時(shí),央行行長(cháng)易綱昨日下午接受媒體采訪(fǎng)時(shí)稱(chēng),近期外匯市場(chǎng)波動(dòng),主要是受美元走強和外部不確定性等因素影響,有些是順周期的行為。易綱表示,當前中國經(jīng)濟基本面良好,金融風(fēng)險總體可控,轉型升級加快推進(jìn),經(jīng)濟進(jìn)入高質(zhì)量發(fā)展階段,國際收支穩定,跨境資本流動(dòng)大體平衡。

數日前,央行貨幣政策委員會(huì )召開(kāi)了2018年第二季度例會(huì )。對此,央行觀(guān)察專(zhuān)欄作家劉杰認為,本次央行例會(huì )弱化了對外部環(huán)境變化的關(guān)注,指出“內需對經(jīng)濟的拉動(dòng)不斷上升,外貿依存度顯著(zhù)下降,應對外部沖擊的能力增強”,這表明與匯率走勢本身相比,央行更關(guān)注國際收支安全。只要不出現持續的、大規模的資本外流和結售匯逆差,央行也就無(wú)意干預外匯市場(chǎng)。

中信證券明明研究團隊認為,央行二季度例會(huì )表述,體現出央行對于匯率波動(dòng)的容忍度上升。只要不發(fā)生持續大規模的資本外流和結售匯逆差,央行就會(huì )減少對外匯市場(chǎng)的干預。

尚未形成“一致性預期”

曾幾何時(shí),人民幣對美元連續升值也會(huì )引發(fā)市場(chǎng)擔憂(yōu),大家認為人民幣快速升值可能會(huì )干擾貨幣政策執行效果和影響出口。事實(shí)上,不管是升值或是貶值,它都很容易形成某種“一致性預期”,并助推既有的趨勢。從經(jīng)濟調控角度來(lái)看,過(guò)度的“一致性預期”往往需要及時(shí)扭轉。

在人民幣貶值的重要歷史時(shí)點(diǎn),也出現過(guò)這種一致性預期。2015年“811匯改”之初,人民幣對美元中間價(jià)一次性由6.1162貶值到6.2298,幅度達1.9%,這在很大程度上激發(fā)了市場(chǎng)貶值預期的高漲,并一度造成資本外流加劇。2014年年中,我國外匯儲備接近4萬(wàn)億美元,2015年二季度末約為3.69萬(wàn)億美元。“811匯改”后,2015年末外儲降至3.33萬(wàn)億美元,2017年1月又一度跌破3萬(wàn)億美元關(guān)口。

可以看出,在這樣一種“人民幣貶值”一致性預期下,企業(yè)會(huì )傾向于集中償還外債,居民可能會(huì )去恐慌性購匯,進(jìn)而又推動(dòng)人民幣貶值趨勢。記者簡(jiǎn)單計算發(fā)現,從2015年8月開(kāi)始的1年時(shí)間內,特別是當年11月一直到次年2月末,人民幣即期匯率走勢均大幅弱于中間價(jià),這便又推動(dòng)了人民幣匯率持續貶值。記者發(fā)現,這一匯率變動(dòng)的方向及程度,與外匯儲備數值的變化均相當吻合。

那么,一致性預期是否需要扭轉?對此,某國有大行投研人士告訴記者,現在與2015年時(shí)并不一樣,當前市場(chǎng)對于人民幣貶值有一定的擔憂(yōu),但遠沒(méi)有達到“一致性預期”那樣惡性的程度。他認為,從2018年初以來(lái),美元指數升值幅度達3%,人民幣對美元同期貶值幅度不過(guò)2.8%左右,而年初以來(lái)CFETS人民幣匯率指數依然保持2.8%左右的升值(截至5月末)。這表明,人民幣對非美貨幣的升值幅度相對更大,對美元匯率的貶值屬于前期過(guò)度升值后的“補跌”,這反而有助于維持一籃子貨幣的穩定。

外匯儲備數據顯示,2017年初一度跌破3萬(wàn)億美元后,近1年多來(lái)我國外匯儲備已在逐步回升,2017年三季末為3.11萬(wàn)億美元,截至最新數據的2018年5月末仍維持在這一水平。

人民幣料企穩6.7附近

人民幣貶值預期將持續多久?背后的原因究竟在哪里?

廣發(fā)證券宏觀(guān)分析師郭磊認為,中美經(jīng)濟的相對增速差,短期內加大了人民幣匯率壓力。這一短期波動(dòng),可能帶來(lái)資金流動(dòng)和風(fēng)險偏好的跟隨波動(dòng),但這也是美元加息周期中,包括中國、阿根廷、土耳其、巴西、印度等新興市場(chǎng)或多或少都面臨的問(wèn)題。從中期來(lái)看,人民幣匯率仍處于購買(mǎi)力平價(jià)下的升值趨勢中。

中信證券明明研究團隊認為,人民幣6月份的貶值幅度明顯大于美元指數的升幅,這主要是由于貿易影響擴大以及國內市場(chǎng)寬松預期所致。央行6月24日實(shí)施定向降準,增加貨幣供給,沒(méi)有跟隨美聯(lián)儲加息,使得中美利差收窄。央行結構性偏松的貨幣政策與美聯(lián)儲政策方向相反,進(jìn)一步加大了人民幣貶值壓力。

相關(guān)新聞

凡本網(wǎng)注明“XXX(非中國微山網(wǎng))提供”的作品,均轉載自其它媒體,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wǎng)贊同其觀(guān)點(diǎn)和其真實(shí)性負責。

特別關(guān)注